奇书 >  轮回百万次我无敌了 >  第32章云洛同学你会透视吗?

他来到李云沧跟前。

一脸真诚的说道:“李导师,能够借你制药台用一下吗?”

“可以,但是太危险了,我不建议你这么做。”

李云沧没有拒绝,但是他摇头示意云洛最好不要这么干,很容易出事的。

说完,他意兴阑珊回到讲台上。

显然云洛只是个高中生的事,给他的打击太大了。

好不容易遇到对他胃口的学生,结果对方是一个门外汉。

在李云沧看来,一个高中生会制药的可能性。

跟一个高中生给病人做手术,同样荒唐。

宋云慈双手抱胸,她倒想看看云洛能玩出什么花样。

如果练不出来,待会看她狠狠抽对方屁股。

这是一个高中生该干的事吗?

“别开玩笑撒,很危险的!”

其他学生听说云洛要现场制药,慌的一批,迅速找到桌椅,遮挡物做掩体,生怕殃及池鱼。

【肝:主人你终于决定要让我出手了吗?放心交给我吧!】

云洛:“我打算自己来。”

“......”

【肾:哥哥,你来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脚丫子:男人,我劝你不要玩火!】

云洛走到制药台前,看着特制冷藏柜里一株株药材,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涌上脑海。

他闭上眼睛,这一次出现的并不是山川河流,也不是穿着白大褂的李云沧。

是一个浑身邋遢,头发杂乱跟鸟窝似的,看不清本来面目的家伙。

但他一双手非常干净,指甲剪的整整齐齐,秀窄修长。

一株株药材在他手里被迅速切割,捣碎,放进各种各样雕刻着花纹的陶瓷罐里。

不同药材融合时,药效产生的激烈碰撞,是导致药剂师失败的最大魁首。

药剂份量不对,或者药性相冲都可能产生爆炸。

轻则被炸伤烧伤,严重的话轰的面目全非,丢掉性命。

邋遢不已的家伙,咧着嘴兴奋不已,似乎很享受这种在悬崖峭壁上走钢丝的感觉。

越是关键时刻,他越是亢奋。

当然,他的手非常稳,一章一法,行云流水,让人感到赏心悦目,充满极致的惊艳感。

云洛将药材抓在手里,闭上眼睛。

此时的他陷入一种奇怪的状态,他的意识跨越无数时空。

以第一视角亲身观看这个邋遢家伙整个制药过程。

渐渐他模仿这个家伙的一举一动。

从僵硬到稳健,从笨拙到灵动,药材在他手指尖跳舞,切割,提炼。

云洛学的很快,仿佛与生俱来的本能。

最后将这些比例恰到完美的药材,装进容器中。

就进行最后一步一一融合!

也是最难一步,稍有不慎,那只是祈祷别炸到脸,这样亲朋好友还能瞻仰他最后遗容。

到了关键时刻,不再是复制,不同时空的两道身影仿佛融为一体。

当然,还有那病态般的笑容。

虽然短短几分钟,宋云慈的心情经历数次大起大落。

原本看到云洛闭上眼睛,她直接吓了一跳,第一时间,就想将对方撵下制造台。

但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闭上眼睛的云洛,操作起来并没有违和感。

这让她陷入无止境的沉默......

大雾散去,

废物竟是我自己。

闭着眼睛制药?

这波操作直接将整个实验室的看傻眼了。

他们忘记了交流,忘记时间,忘记了姓名......

甚至云洛那病态的笑容,他们都没有注意到。

他们注意力都集中在云洛的手上。

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这也可以???

一个少年闭着眼睛制药。

就跟目睹医生闭着眼睛做心脏搭桥一样离谱。

众人集体张大嘴巴,久久不能合拢。

配制好的药剂会散发着一股轻微的香甜。

过了一会,整个实验室弥漫一股诱人的清香。

当云洛将一瓶瓶药剂整齐的摆放在台面上,金牌制药师也绷不住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是万万不敢相信,这个世界真的有绝世天才。

同样的药材,在他手中配制出来,学生见了直摇头,狗都不喝。

他低头看着容器中晶莹剔透,宛若玉液琼浆的药剂。

端起呡一口。

他试过自己制作的药剂,辣的难以下咽。

而且喝下去会感觉有一股狂暴的力量在身体肆虐,过程非常痛苦。

这一次入口的感觉很柔,有点甜,药剂进入胃部迅速吸收,李云沧感觉自己全身血液在沸腾。

他的瞳孔泛着血丝,浑身燥热,握紧拳头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

就是这种感觉,这就是一直专研的狂暴药剂!

云洛只是尝试一次,就将他改变,并完美的炼制出来。

这个世界人真的这样的天才吗?

李云沧迫不及待想要询问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但在此之前,他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必须确定下来。

云洛睁开眼睛,看到一双比之前还要火热无数倍的眼睛。

直接红了。

吓他一跳。

“你......”不等云洛说话,就被李云沧打断了。

李云沧一把拉住云洛的手,眼神火热,掌心也火热,说出来的话却让云洛如坠冰窟:“小伙子,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云洛触电般将手缩了回来,一脸惊恐,完全不能接受:“我不是这样的人。”

“小伙子,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不管你是谁,什么身份,以后你都是我的学生。”

李云沧又一次拉住云洛的手。

云洛再次甩来了,连退两步,眼神警惕:“老头我告诉你,你毒死我,拿我的心肝脾肺去做实验,制药都没问题.....但噶我腰子就不行!”

【肾:哥哥我太感动了......】

“你误会了,能够单独炼制一种药剂,你现在已经是一名真正的药剂师了。”

“所以不管是加入我们部门,还是成为我们飞腾制药的药剂师,我都没权利干预你的去留。”

“甚至我还要听你的。”

宋云慈咬着嘴唇,心里有些后悔。

她不该小瞧对方的。

云洛看向这个女人,发现她的眼神很真诚。

“那你先道歉吧,你之前的行为很不好,让我幼小的心灵受到重创。”

云洛慢里斯条的说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小弟弟,对不起!”

竟然敢说我小,妹妹你很勇啊!

哥之大,不是你这种凡体肉胎能够想象的。

“诚意不够,忘了告诉你刚才我炼制只是下品药剂,但不代表我只会练下品药剂。”

其实云洛是吹牛,他只会炼制这一种药剂。

但不管是看一眼药剂,脑子里就能浮现出,药材诞生到炼制全过程的画面!

还是那个邋遢家伙的手把手教学。

都让云洛明白,他又开挂,还是一个超级BUG!

说这话,他有底气!

宋云慈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云洛又抛出一记重磅。

她来不及反应过来,李云沧抢先开口:“上品药剂也能练?”

其实这么问只是李云沧的本能反应,他心里只能信了一大半。

这个年纪本身能够制药,本身就是一种奇迹。

将来云洛的成就有多高,没人可以想象。

“湿湿水啦,给我时间,你想要的我都有。”

眼神挣扎了一下,最终低下高傲的头颅。

“同学......对不起。”宋云慈握着拳头说道。

“啊?我没带眼镜听不见。”云洛做了一个侧耳聆听手势。

可恶,聋子跟眼瞎有什么关联!

宋云慈知道云洛在刁难她,但一个十几岁的制药师对公司意义重大。

这种天才无论如何也要签下他,不然她绝对过不了公司高层那关!

而且老师也不会答应。

“云大师,对不起!”

宋云慈彻底将头埋进胸里。

“嗯,我这次我听见了。”

云洛知道适可而止,毕竟这么年轻就能够当上助理,肯定走了后门,说不定还是筱雨同学那个亲戚,不能得罪死了。

“那我们谈待遇吧。”李云沧搓着手,一脸兴奋。

云洛点点头开口道:

“你们也知道,我是一个学生,平时要上课,只有放假才有时间,不一定天天能来,工资,名头什么的随便给就行。”

“但有一点你们必须记住,新鲜出炉的药剂第一个试药必须是我!”

钱财乃是生命之物,云洛对钱不感兴趣。

“嗯,你的要求我们拟进合同里......”

宋云慈虽然人眼高手低,但办事非常利落,是一个合格的助理。

李云沧是一个制药疯子,根本不管这事,平时都是交给她在处理。

她将云洛的要求,记在手机里,很快就拟定了一份草稿合同。

云洛的岗位是药剂师副手,相当于这个小型实验室二把手。

基本工资是一天一千块钱,这个工资已经追平,那些正儿八经从学校毕业的药剂师了。

“公司对药剂师的产量保底是五瓶,这一点你能完成吧?”宋云慈说道。

既然有工资,也会有相对的任务。

一份普通药材理论上能配置五份药剂。

所以云洛只要每天配置一份就可以完成任务。

另外,制作出来五份药剂也有提成。

净利润的80%被飞腾制药拿走,剩下的归药剂师所有。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隐形奖励,假设一名药剂师能够精准配制五瓶以上,或者更多药剂。

多出来这些都归药剂师所有。

这项规定是这个行业的潜规矩,给了那些高级制药师更丰厚的利润。

同时也淘汰了那些无能制药师。

“没问题。”

云洛点点头,表示我懂。

接着他说出最后一个要求:“对了,工资一天一结可以吗?”

他怕有钱赚,没命花。

万一活不过一号,那不是白白便宜了这制药公司。

“呃?”宋云慈看向李云沧。

李云沧点头示意,作为金牌药剂他这一点权利,他还是有的!

云洛将合同迅速看了一次,爽快盖上大拇指,还有自己的签名。

这样一来也代表着他正式加入飞腾制药这个大家庭。

李云沧眼神前所未有的炽热。

可以看出心里藏着无数个问题,早就憋不住了。

“那个云洛同学,你那个闭着眼睛制药......是因为透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