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被骂拖油瓶,我在年代文洗白暴富 >  第47章:吃西瓜

江奶奶还在院子里的核桃树下面乘凉,别家的老太太过来了,正和她拉呱。

“奶奶,我有点事情要出去,可能晚点回来,您记得给我留门啊。”顾嫣跟江奶奶打招呼。

“小顾,那男的是谁呀?”江奶奶提着声问道。

“南郊宾馆的林科长,管保洁部的。”顾嫣肯定不会告诉她自己写管理手册事情哪,“奶奶,我回来跟你说啊。”

“小顾!”江奶奶喊住了她,声音十分的严肃,“你就算找对象,也得把眼睛擦亮了,不要觉得自己胖条件不好,就随便找。”

顾嫣哭笑不得,“奶奶,您想哪里去了,不会的,放心吧。”

她喜欢的可是沈榆成那种斯文败类,不是,是斯文清俊,特欲的那种类型的,怎么可能喜欢林天宝那种功利心那么重的。

江奶奶这人吧,有时候脾气是拧巴了一点,心肠却是极好的。

顾嫣跟着林天宝去了青年公园,一边走路俩人一边聊天。

“您来的比我想象的要晚一些。”

“这你就不懂了吧,风头不能一个劲儿的出。”

“也是,管理手册的事情您提了?”

“提了,过了,我就是个打酱油的,主编又不是我。”

顾嫣听了就笑,“现在的主编焉知下一本的主编,不是您?一朝天子一朝臣,您还年轻怕什么?对了,如果出版了,管理手册记得送我一本哈。”

“那是自然的,我这次来找你不只是因为管理手册上的问题,我还有个事情想要咨询你一下。”

“什么事情,你说?”

“这两天开会的时候,有人提出来说要在宾馆里增加个舞厅,卖些洋酒之类的东西,我看领导挺感兴趣的,你觉得呢?”

顾嫣差点要笑了,”这谁呀,这么有才,还在宾馆里开舞厅。”

林天宝见顾嫣也这么说,顿时很高兴,“你也觉得不行?”

“没见过酒店里有舞厅的,不伦不类!。”

健身区、游泳池之类的到时可以有,不过,八十年代还是算了。

“可领导又很感兴趣,我想拿出一个不一样的意见来,你帮我想一个。”

顾嫣想了想说道,“你们宾馆的饭店经营的怎么样?”

“有啊,早餐的人还算可以,其他时间人也就是个摆设,招待招待领导什么的,创收不了,还赔钱。油水全被餐厅里干活的那些人捞走了,”林天宝说的很不屑,“一帮子寄生虫,有还不如没有!”

“我倒是觉得有修建舞厅的钱还不如改造一下餐厅的环境,做的优美一些。然后优化一下餐厅的菜单,加上一些甜点、特调饮品、咖啡偏西式化的东西做下午茶,不仅对内,还可以对外,还能增加营收,这不比舞厅好多了。”

“是啊!”林天宝眼前一亮,他就知道来找顾嫣准没错。

俩人找了个路灯在下面随便一坐,林天宝紧接着掏出了一个笔记本,翻开递给了顾嫣。

“问题都在上面写着呢。”

顾嫣翻开看了跟林天宝讨论了起来,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一眨眼就十点多了,林天宝要给顾嫣钱,顾嫣没有再要,只是告诉林天宝,他们开了一家劳务派遣中心,如果南郊宾馆找临时工什么的,可以去他们派遣中心找。

顾嫣回去,没想到江奶奶还没休息。

顾嫣生火烧水,老太太跟在她身边,“小顾,你这一天早出晚归的,干的啥活?”

“奶奶,我开了个劳务派遣中介。”

老太太不晓得,“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是帮人找工作的。那时候一直在市场上干零活,每天老早的就去等活干,所以我就跟人一起开了个中介,把活提前都联系好,提前给大家安排,这样大家就不愁没活干了。”

“还能这样?”老太太疑惑道。

“当然,要不您明天跟我去看看?得半个小时的路,您要去的话,我带您坐公交车去。”

“我不去!”老太太说罢转身走开了。

顾嫣喊她,“奶奶,我以后可能天天得**点钟了才回来。您不用担心我,我这么大了该做什么,我自己心里有数着呢。”

“死外面也不管。”

“你个老太太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哼。”老太太哼着又回来了,手里端了个盘子,上面有两牙西瓜,“给,吃完把盘子洗了放厨房里。”

“啥?”

顾嫣伸头一看,惊呼,“西瓜!”她闻到西瓜的香味都醉了,不,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她忙擦擦手把西瓜接了过来,“江奶奶谁给您送的西瓜?”

21世纪冬天吃西瓜都不是什么稀罕事,但是现在吃西瓜就挺奢侈的。

“别人送的!”也不知道为啥,顾嫣听老太太说这句的时候,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顾嫣觉得自己的运气真是好到爆棚,她现在牙龈肿痛,吃西瓜最合适了。她拿起西瓜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味道就是那种老式的沙甜沙甜的感觉。

顾嫣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家里都是用麦子换西瓜吃的。

那时候麦收没有收割机,全靠人工割了,然后用板车拉回场院里用打麦机打麦子。路上往往会掉很多麦穗儿,每逢麦收的时候,她都会带着弟弟妹妹拿着破化肥袋子去路上捡麦穗,一个麦收下来能捡百十斤的麦粒。

这些麦粒就留着用来换西瓜吃。

那时候的西瓜品种不多,个头通常都是老大老大的那种。不过家里人也多一大家子人吃一个,一个人都吃不了几块,后来能西瓜自由了,能可着劲的吃了,一个人又吃不了一半。

吃了两块西瓜,顾嫣觉得舒服多了,可惜,她现在没有钱了,没有什么能给老太太的。

洗澡睡觉,第二天工作依旧。

顾嫣还是早早的去了临工市场,一路小跑过来,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让她惊讶的是,她去的已经很早了,派遣中心的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在等待了。

顾嫣一去,就有人把她围起来,问道,“小顾,我领昨天去南部山区修路的那个活,哪个都行,昨天没带够钱,我今天带够了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