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沈爱枝叫道。

“你来了。”沈长喜笑回着。

“爸爸,你看这是大姑给我做的新衣服。”沈萍连忙跑到沈长喜面前展示。

“真好看,谢过大姑了没有啊。”沈长喜抱着女儿亲了一口道。

“谢过了,大姑说明年还给我做。”沈萍笑着道。

沈长喜抱着女儿回到客厅,没见胡玉兰的人影于是问道:“你嫂子呢?”

“去叫春枝他们去了。”沈爱枝回道。

“那我去做饭。”说着起身就往厨房走去。

“我去帮你。”沈爱枝跟着起身。

沈长喜拦住道:“你坐着吧,就几个菜很快就好。”

说话间胡玉兰与沈春枝俩子便过来了,见到沈爱枝第一句就是问她生意的事情,沈爱枝很快便与他们聊上了,胡玉兰则进了厨房给沈长喜打下手去了。

沈爱枝也趁机把给妹妹、妹夫的衣服给了他们。

“这太好了,以后的新衣服不用买了。”李庆丰边试着衣服边开着玩笑。

“你想得美,你应该还要多给一点。”沈春枝朝老公轻嗔道。

沈爱枝则只是笑了笑,看着大姑重获新生,沈驰也由衷替她感到高兴,如今奶奶和大姑的命运算是彻底扭转过来了,就只剩姐姐沈芳了。

姐姐现在还小,还不到解决的时候,想起那个王维中,沈驰心中就开算默默盘。

沈长喜很快将菜都做好,一家人围在桌前欢快的吃着,只是胡玉兰说的不是肖明金就是有关肖舟的抚养权,别说沈爱枝了,就连沈驰都不爱听。

每次她说到难堪处总是沈长喜出来打圆场。

“他肖明金不是又结婚了么?孩子你就别给他,如今你有自己的事业又不是养不活,他要敢来争就跟他打官司。”胡玉兰慷慨激昂比沈爱枝还激动。

关于肖舟抚养权的问题一直是沈爱枝心头的刺,这个时候夫妻离婚,法律还是依照民俗来判的多。

八几年别说人们对离婚还抱有异样眼光,就算是离了,孩子正常情况也是归男方,肖舟若不是还没断奶此时根本就不会留在她身边。

见妹妹脸色有些不好了,沈长喜赶紧出来解围:“这都是以后的事情,等他找来了再说,爱枝如今也办起了服装厂,咱们说点高兴的。”

不知大姑感觉如何,反正一顿饭沈驰是吃得是如坐针毡,好不容易熬到大家都吃完,沈驰赶紧告辞:“大姑,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回去吧,要不然赶不上车了。”

沈爱枝也忙身起,沈长喜拿了些营养品让沈爱枝带回去:“这些东西你给妈带回去,我年前事忙就不回去看她了。”

沈春枝也同样掏出了十块钱递到她手上:“姐,这钱你带给妈,想吃什么让她自己买。”

沈爱枝接过钱和营养品就与沈驰一起离开了。

见大姑没有来时的好心情,知道是大伯妈的那些话在她心中起作用了,沈驰于是安慰道:“大姑,表弟的事你不用担心,如果你想把表弟留在身边就没人能抢得走。

大妈说得对,你有什么事就跟大伯说,他一定会帮你的。”

沈爱枝朝沈驰笑了笑:“大姑知道。”

沈驰想去给姐姐买台录音机学习英语,于是朝沈爱枝道:“大姑,我想给我姐买台录音机。”

“买这个做什么?”沈爱枝好奇的问道。

沈驰则道:“我看姐姐学英语挺吃力,给她买台学习用的。”

“录音机大姑买了。”说着便带着沈驰往百货商场而去。

这个时候还没有单放机,录音机人们习惯上叫做“三洋”。

沈驰挑了半天,个头最小的都有二十公分高,一尺多宽。要价一百多,沈爱枝直接付了款,沈驰要付沈爱枝拦下了。

“你哪来的这么多钱?”怕耽误了赶车的时候,二人也没多逛,抱着录音机二人就出了商场。

“我的稿费存的啊,本来更多的都被我爸拿去了。”沈驰一脸郁闷的回道。

沈爱枝这才想起今年有段时间二哥经常收到汇款单的事。

“你是一个懂事的孩子。”沈爱枝摸了一下沈驰的头道。

二人又到新华书店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两盒有关英语入门的磁带,付了钱赶紧朝客运站而去,露过一个报刊亭时沈驰特意买了两本杂志。

家里有沈驰买的不少杂志,他买回去也不看,只把杂志上的那些明星们的图画剪下来收集到相册中。

知道沈驰是为了从那些杂志上明星们的穿着中找设计灵感,沈爱枝笑笑也没多说什么。

天黑前赶回家,沈长林已经做好了晚饭等着姑侄二人。

沈爱枝把营养品和沈春枝给的钱都交到了胡氏手上,沈芳看到还有一个纸箱子忙问里面是什么。

沈爱枝把箱子塞进沈芳怀中:“小驰给你买的。”

“是姑姑买的,我要付钱姑姑没让。”沈驰忙道。

沈芳打开箱子一看惊声道:“是‘三洋’!”

“小驰说买来给你学习用的。”沈爱枝笑道。

沈芳果然看到箱子里还有两盒磁带。

“谢谢姑姑,谢谢小驰。”沈芳喜滋滋的把录音机拿回了自己的房中。

“多少钱我一会把钱给你。”沈长林朝沈爱枝说道。

“二哥,你这不是打我的脸么?”沈爱枝脸一沉,然后不愿再多说。

沈长林面色悻悻的道:“我不是看你挣个钱也不容易么。”

“买个‘三洋’送小芳的钱不是有的。”沈爱枝沉着脸道。

沈长林不说话了,胡氏适时圆场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吃饭。”

“对了小驰,你怎么想起要给我买三洋的?”吃饭时沈芳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我看姐姐学英语很吃力,便想着去给姐姐买台三洋,可惜大姑不让我出钱。”沈驰回道。

“你哪来这么多钱呀,要一百多呢。”沈芳再度吃了一惊。

“我的稿费呀,本来更多的,都让爸拿走了。”沈驰说道。

“你那有一百多了?”沈长林吃了一惊,脸上若有所思的似乎又在打着什么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