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鱼干不多,拢共就半斤,泡发之后,能有三四斤左右。

个头不大不小,跟小金鱼的拳头差不多大小。

那只大公鸡是五斤三两,可杀了之后,净重也就四斤多,再去掉头爪内脏等,唉,一言难尽。

他弄的这个佛跳墙,对于四合院的邻居来说,不是乞丐版,而是至尊版了。

然鹅,实际上,佛跳墙本身就是乞丐发明的,那么他这个说法,似乎有点矛盾。

但不管如何,当菜被端上来之后,四小只眼睛都直了,口水直流。

香!

咬上一口,更是想把舌头也吞了。

顿时,小金鱼还是咬上亿口。

四小只似乎再现了几个月前的干饭机器模式,风卷残云地扒饭,似乎几天没吃饭了。

“哇,汤更好喝。”

周淑晴尝了一口汤之后,味蕾再次被刺激,眯眼享受。

老三老四眼前一亮,吞完嘴巴的食物后,直接盛汤到碗里,用筷子随便拨弄几下,然后直接往嘴里倒。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周济民是看得目瞪口呆。

不大一会儿的时间,餐桌上,就只剩下被舔干净的碗筷了。

四小只还意犹未尽,小金鱼还想着晚上也吃这个。

但是,他们都想多了。

晚上吃旁边那盘他们没怎么碰的姜母鸭。

听到大哥的话,四小只一阵哀嚎。

虽然没有怎么碰姜母鸭,是因为佛跳墙太好吃了,可就是因为太好吃了,所以才想着晚上也能继续吃。

“对了,小晴,等下你骑车给你楠姐姐送饭去。”

“啊?”

周淑晴呆了呆,然后急了,“大哥你是不是跟楠姐姐闹别扭了啊?”

只有这个解释,否则的话,平时都不让她帮忙送饭的大哥,今天怎么会如此反常呢?

“瞎说什么呢?等你自己见到她后,问她自己去。”

瞪了妹妹一眼,周济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让老三他们收拾好碗筷,他自己便回轧钢厂了。

回到轧钢厂,他就去找杨厂长了。

老杨不愧是一位好领导,又埋首案牍之中,真是一刻也不得闲。

见到是周济民,老杨欣慰地赞了他一句,毕竟上午的时候,他可是拒绝了东北汽车工厂递过来的橄榄枝。

闲聊了一会儿,老杨直言让他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言语粗糙得不行。

但也显示了亲近之意。

“是这样的,老杨,你想不想赚外汇?”

嘎!

随着杨厂长猛地站起来,凳子跟地面之间的摩擦,发出一声十分刺耳的响声。

就见老杨十分激动地凑近周济民,迫切地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后者没有卖关子,而是借着今天老四捡到的美元说起,聊起他之前看到过的一本外国书。

国外是有版权专利的说法,而且还要专门的版权保护法。

说完这个,他又说起了他之前的发明:配电箱、汽车安全带、大卡车水箱、刹车片等。

总结来说就是,这些玩意儿,交给轧钢厂来操作,每年可以创造的外汇,绝对是惊人无比的。

“你说的,都是真的?”

杨厂长犹豫了,表情是不敢相信。

因为在他看来,周济民刚才说的这些发明,牛归牛,但好像创造不了外汇吧?

外汇有多难,看看最近一年的报纸就知道了。

今年可以说是最困难的一年,内外交困。

所以,周济民说的这个创造外汇的方法,如果真的可行,那不亚于一枚深水炸弹。

“哎呀,老杨你不要老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周济民埋怨了一句,道:

“您先等着,我过两天就给您报告,自个看去。”

真是的,他以为不用写报告了。

没想到,老杨又在搞怀疑这一套了,他不写都不行了。

“不行,两天太长了,你今天下班前就要给我。”

“老杨你是资本家吧?”周济民急了,讨价还价地说道。

可是老杨根本不退让,他太了解周济民这小子了。

他就是懒驴拉磨,就得逼着前进才行。

抱怨着嘟囔了一句,周济民扭头就走,不想再跟老杨多说一句。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就去仓库空间找资料了。

复制粘贴这一套流程,简直不要太顺畅,修修改改,又检查了多几遍后,抄写出来就完事了。

搞掂之后,他又去底层空间,查看动植物的生长情况。

野兔规模最为强大,一窝五六七八只,一年可以生长好几窝。所以现在已经是接近五百只兔子了。

野猪、鸡鸭鹅等规模一般,但个头都挺不错的。

外面养五六斤就是大公鸡了,在这里,五六斤还只是青少年,七八斤才是平均水准。

其实,在后世的乡下,一只大公鸡最少是**斤,十斤以上的也有不少,但这些重量级的大公鸡,最少得养十个月以上才行。

而且这种大公鸡,一小半的肉都是油,超肥的。

数了数个头将近七八斤的鸡,周济民直接开始宰杀,处理好之后,直接存入仓库空间里。

反正仓库空间是恒定静止的,比冰箱的保鲜效果还要逆天。

野猪也一样,到了两百六十多斤以上的重量,就直接开宰。

因为这般体重的猪,再养下去的话,就浪费粮食了。

还别说,纯喂养蔬菜、玉米等农作物的野猪,肉质保持得很好。

处理好空间的事,他便回到办公室继续摸鱼了。

只要没什么事,他就在办公室拿着一本书,光明正大地摸鱼。

以前没被领导发现过,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下午悠闲看着数学书的他,正看得入迷呢,没想到杨厂长突然走进办公室了。

“咳,有些人啊,就知道看书,不知道干活吗?”

“额,是厂长啊,怎么了?不允许我看书吗?”

“上班时间看书,你很闲啊,报告呢?”

“不是吧?您怎么还来我这催呢?”

周济民苦着一张脸,对杨厂长的行为表示很愤慨。

“快拿出来吧。”

老杨直接无视了他的话,伸手就要报告。

“哼哼,快拿走吧,别打扰我看书。”

愤愤不平的周济民,从抽屉里把报告扔给对方,气呼呼地赶人了。

“好好好,真不错,那你先看书吧。”

前倨后恭的行为,实在是令人不齿,周济民冷哼一声,老杨也不介意,拿着报告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