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神权继承人 >  第一卷 第34章有意思的神经质

“是呀,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呢。”仟海现在最重要目标就是找到创世神所说的游戏。

“可这里根本出不去啊!!”安修激动道。

“你们出不去,不代表我出不去呀。不然,我是怎么进来的?”仟海反问道。

“什么?!”安修诧异地盯着仟海,“你是说,你是主动进来的,不是意外进入迷雾的?!”

“对啊,我的船没了,在海上遇到海族,说是……什么亚蒂琉斯王国,是他们跟我说这片迷雾里一定有小岛。”仟海半真半假的说道。

“海族?!亚蒂琉斯王国?!”安修猛的站起来,激动地上前抓着仟海,“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你是怎么进来的?你准备怎么出去?”

“冷静,冷静,哥们。”仟海赶忙安抚安修,“你怎么这么容易激动啊。咱们慢慢说不行吗?”

“哦,抱歉,抱歉。”安修很是尴尬的重新坐回去。

“我呢,其实对外面的世界也不太了解。”仟海看向迷雾,“我只知道这片迷雾外面是一片无尽的大海,具体有多大我也不知道。而且这个世界很危险,有很多特别特别强大的怪物,就是随便来两三只就能把这个小岛直接弄没的那种强大。对了,”

仟海看向安修,“你们岛上有没有会飞的交通工具?就是那种能在天上一直飘着的?”

安修摇摇头,“你说的那种飞行工具我在古代文献中看到过,我们岛上没有。”

“那你比我强,你起码还在你们的书上看到过,”仟海动作夸张感叹:“我去,那飞行战舰看着有好几十米长,那么老大,一点动静都没有在天上飘着,我当时都惊呆了!”

或许,因为安修是第一个遇到的人类,让仟海潜意识里产生某种亲近感;也或许,是因为来到这个世界后,仟海第一次以完全放松的状态与同龄人相处。

总之,仟海就是莫名觉得眼前这个有点神经质的小子很有意思。

而一向独来独往的安修,除了对眼前这位几百年来首个来到岛上的外来者充满好奇外,更多的是被仟海直率、积极的性格所感染。

他们从仟海对岛外世界的见闻,到安修以魔法元素的角度对世界的理解,两个年轻人在一次次感叹世界的神奇、精彩中,完全忘记了时间。

“迷雾居然不是对我们的诅咒,而是对我们的保护,”安修深深吸口气,“这对于我们来说实在太颠覆了,我的族人们从没这么想过。”

“恩,我能理解,一直被困在岛上与外界彻底隔离,换做谁也不会往好处想。”仟海点点头,“可就像我说的,外面的世界有各种强大的生物和类似亚特琉斯王国那种发达的文明,如果他们不是因为迷雾无法登岛,那你们一族恐怕早就遭难了。”

“你说的有道理,”安修真诚的看向仟海,“仟海,认识你真的很荣幸。”

“嗨!两个大老爷们说这些干嘛~”仟海笑着问道:“其实,你也很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吧?要不然,你也不能没事半夜坐在海边看海。”

“我确实很想出去,可是”突然被仟海问到,安修反倒有些茫然,“你不是说外面很危险吗?在无边无尽的大海上,如果连要去的方向都没有……”

“哎呀,什么是少年?少年就是无论做什么都要一往无前,想那么多干嘛!”仟海觉得安修这人什么都挺好,就是这不爽快的性格有点受不了。

“你的性格确实挺让人羡慕,”安修微笑着推了推眼镜,忽然开口道:“对了,过了午夜海边会很冷,我回去给你拿睡袋过来吧。”

“不用,不用,”仟海身上海水已经被海风吹干,他将烤干的衣服重新套在身上,“我现在这身体壮得我自己都意外,在海水里泡那么久都没觉得冷,这点海风完全无所谓。”

仟海脱去上衣吹了这么久海风却连个喷嚏都没打,确实让安修挺意外仟海的身体素质。

“那就把火堆再烧旺一些吧。”安修还是有些担心仟海,“岛上草药很少,你如果生病的话,我只能带你去找族长。”

“真没事,你放心吧。”仟海笑道:“现在是不是都快天亮了,你也赶紧回去休息吧。”

“好吧。海边虽然很少有野兽,”安修起身,嘱咐道:“但你自己还是要小心些。明早我给你送吃的过来。”……

转天清晨,安修来到沙滩送东西时,昨天在海里游了一天的仟海还没睡醒。

安修叫起迷迷糊糊的仟海简单交代几句,在周围帮仟海捡了很多木柴,连同给仟海带来的东西一起摆放好后,安修没再管接着睡过去的仟海,急忙赶回小镇去上早课。

等仟海完全睡醒已经快到下午。岛外强烈的光线透入迷雾,只能将岛内弥漫的白雾驱散,而海面上仍是一片亮白色的朦胧。

仟海看着眼前奇妙的景象,简单吃了些安修送来的面包、肉干,怀着被安修真诚对待的小感动,把摆放整齐的被褥、衣物收入空间戒指中。

随后,仟海沿着海边朝小镇的反方向走去,看看能不能找到适合造船的木材。

感觉没走多久,仟海就看到不远处有一大片雾蒙蒙的灌木林,仟海嘴角扬起:“嘿嘿,我这运气很不错呀~是不是还能有些奇遇呢?转转去。”

灌木林里要比沙滩凉爽很多,湿气很重却没有多少昆虫,还能隐约闻到淡淡的青草香。

因为岛上常年光线不足,林中的灌木都很稀疏,仟海在林子里闲逛了很久,别说是奇遇,就连找到的最粗树干也勉强只有仟海的手臂粗。

用这些木头做个木筏还有可能,可如果要造一条能出海的船,根本不现实。

“没事~”仟海随手拍了拍湿润的树干,“我才刚到这座岛上,现在也不急着马上造船出海。再说,难得认识安修这么有意思的人,我怎么也要在岛上多待几天再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