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将私有爱情公之于众 >  第9章 我也有心疼我的人啦

陈风一下抱住可乐,可乐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陈风感受着可乐的委屈。

可乐用力抱着陈风,想从他身上汲取安全感。男生身上阳光的味道令人心旷神怡。可乐逐渐冷静下来。

可乐在陈风休养的那段时间里,也在积极接受治疗。

可是,癌症真的太痛太痛了。

可乐缓缓松开了抱着陈风的手,想要退出陈风的怀抱。陈风猛的用力,将可乐禁锢在怀里。

“陈风,轻点儿。”可乐轻声在陈风耳边说,“你抱的有些紧,我喘不过来气了”

陈风连忙松开了手,问道:“姐姐,你没事吧?”

可乐微微一笑:“没事,跟我回我那里吗?”

“好。”陈风说着,将牵着可乐的手十指相扣。

陈风带的东西不多,只带了两件换洗衣服。

“回去休息一会儿,我们去买些生活用品吧!”可乐笑道,“我那里只有我一个人住,有些生活用品没有的。”

“好。”陈风一直在盯着可乐看,好像陈风的眼里只有可乐了。

可乐买的房子在大学城里,两个人就这样溜达了十几分钟,到了大学城已经是傍晚了。

两人在路边简单吃了一点,可乐说想喝奶茶,就跑出去了。

五分钟后,陈风还是没有等到可乐回来,便结账出了店门。

只看见,可乐在花摊前挑花,她白皙到略显病态的皮肤上透着红润,与花摊小姐姐聊的正开心,她笑起来,像是一朵面对太阳的玫瑰花,阳光灿烂。又像是清水出芙蓉般洁白无暇,不带有丝毫瑕疵。

可乐聊了几分钟,陈风就在远处看了几分钟。就听见可乐悦耳动听的嗓音在说着:“我男朋友来找我啦!我想挑一束花送给他。我很喜欢很喜欢他。”

可乐说的每一句话都能暖到陈风冰冷的心,仿佛冰山逐渐融化,化成潺潺泉水,流进可乐干涸的心。

三分钟后,花束包好了,花摊小姐姐将花递给可乐时,可乐眼前一黑,踉跄了下。陈风连忙上前扶住。

“怎么了?”陈风连忙问道。

可乐背身不让陈风看到花束,“没事啦,你怎么这么快就吃完啦!”背在身后的手指动了下,花摊小姐姐连忙把花递了上去。

可乐背在身后的手握紧花束,手心汗津津的。

“我不放心你,就出来找你了。”陈风瞄了眼可乐身后的手,了然于胸。

“我没事啦~我们去拿奶茶吧!”可乐急忙转移话题,“奶茶做好了应该。”

“手里拿的什么?”陈风心想,这小姑娘还不送吗?

“不告诉你!”可乐微微一笑道,“你咬我呀!”

“姐姐,咬是不够的。”陈风笑了笑,笑的很好看,笑里也带了丝邪恶。

“哎呀!你去拿奶茶~你快去!”可乐一下子羞红了脸。催促着陈风去拿。

“好啦好啦,那你等我回去,不要乱走。”陈风也想知道小丫头藏了什么猫腻。

陈风转身去拿奶茶,可乐盯着陈风的背影看了许久。连陈风回来了都没发觉到,陈风牵过可乐的手十指相扣。可乐终于反应过来了。

“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可乐疑惑道。

陈风看见这么可爱的可乐,不禁笑了。

“可乐姐姐,你怎么这么可爱呀!奶茶店就在旁边,当然那么快就回来了呀!”陈风笑着说,“我看到奶茶上的字了。可乐姐姐,我好想娶你呀!”

可乐看着这样阳光的陈风,也笑了。将背在身后的花束拿到胸前来。五束白玫瑰,两束红玫瑰,还有一大束满天星,花语是纵使星河璀璨也不及你耀眼。

陈风一下子愣住了,可乐很让人心疼,也很容易让人在意。或许,这就是喜欢。

陈风还在反应,可乐踮起脚尖努力要亲亲,可还是够不到。

陈风一下子反应过来了,弯腰亲了可乐脸颊一口。

可乐羞红了脸,陈风也一样,红到了耳尖。

“哎呀!我们回家吧!”可乐闷闷的说了声。

“好,我们回家。”陈风附和道。

两人手牵手走进小区,可乐蹦蹦跳跳的刷了门禁卡,可乐很开心。

可乐蹦蹦跶跶的走到单元门下,看了看牵着的陈风问:“你是真实的吗?”

陈风微愣,笑了声。一把拉过可乐抱紧。

可乐猛的撞进结实又宽厚的胸膛里,一下一下的心跳声怦怦怦,好像要跳进可乐的世界里。

可乐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低沉的声音,“现在,你觉得我是真实的吗?”

可乐笑了,“就算是梦,我也要你。”伸手回抱了陈风。

两人转身上楼,十指相扣。

可乐和陈风乘坐电梯到达13层,可乐带着陈风往家门口走去。

可乐按了密码:041010

是陈风的生日。陈风注意到了,心里一暖。

两人走进了可乐的小窝。

房子里还算干净整洁,家里有只猫,叫乖乖。是小区里的流浪猫,一只很漂亮的金渐层。

陈风进门看见乖乖在盯着他看。好像在打量,主人带回来的这个雄性生物是谁?

可乐把自己软萌软萌的草莓拖鞋给了陈风,自己穿着棉袜在木地板上,把拖鞋拿给陈风。

“呐~家里没有拖鞋,你先穿我的吧。”可乐看着陈风说。

陈风看着可爱软萌的拖鞋,又看了眼软萌可爱的可乐,陷入沉思。

“拖鞋你穿,晚上我们去买。”陈风想了想说,“地上凉,就算穿了袜袜也是凉的。”

“好吧。”可乐委屈了。

“你要休息一会儿吗?”陈风看着蔫了吧唧的可乐,问道。

“我可以抱着你睡吗?”可乐眼泪汪汪,看的陈风心疼。

“好,我们抱着睡。”陈风柔声道。

可乐开心的跳起来,一不小心碰到了桌角。委屈的看着陈风。

陈风连忙上去抱住安慰道:“抱抱不疼,不疼不疼,呼呼ớ₃ờ”

可乐终于知道委屈了有人哄是什么滋味了。嘴角微微上扬笑出了声。

“不是疼吗?你笑什么呀?”陈风看到可乐笑了不阴所以。。

“我终于也有心疼我的人啦!”可乐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