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与凤逐行 >  第12章 魏无琛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本宫知道太后刚刚也找了你,难道她的目的和本宫的一样?”敛起愤怒,魏后低头,有深重的恨意在眼底涌出,面上则是挂着一片笑意。

闻言,越凤点了点头,攥紧的手松了开。

魏后眼珠子一转,站起身来慢步走到了越凤面前。

这个女子当真是不能小觑,明明进宫时日不长,遇事却严密谨慎,甚懂这宫中的生存之道。看来,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把她留在身边,若不然她可能会成为自己最大的敌人。

炙热目光灼得越凤全身不自在,就在她想开口之际,魏后蹲在了她的面前。

她用护甲轻轻抚摸着她绝美异常的脸庞,神色沉重道:“如若你来本宫的身边,本宫定会好好对你。”

越凤沉沉眸子,不敢抬头看着魏后,“多谢皇后娘娘好意,娘娘对奴婢的好,奴婢谨记于心,但太后娘娘早已要了奴婢,所以怕是要负了皇后娘娘的好意。”

越凤说这一番话,只是不想让魏后发怒,但魏后听来,更像是越凤在感谢她。

故此,心中对越凤多了丝好感的同时又升起了一股防备之意。

“你去太后身边吧,替本宫好好照顾太后。“甩袖起身,魏后目光如同铜针。

这言下之意在明显不过了,她这是把被动转划为主动,她这是在指使越凤。

越凤转眸,压下心中所有情绪。没想到,这魏后竟想利用她对付太后。

“奴婢身为奴婢,自然是要照顾好太后的。”拱手磕头,越凤的脸上没有丝毫惊慌。

“你…”魏后愤恨转身,怒指着她,手上青筋凸凹的厉害。没想一个小小奴婢,竟敢如此拒绝她。

锁着她脸上愤怒色彩,越凤故作无知道:“皇后娘娘,奴婢是说错什么了吗?”

无辜害怕的样子让魏后松下手来,她平息下怒意,扬手让她退了下去。

一出殿门,越凤仰天深吸了几气。这般压抑的与人对话,当真是令人难受。

“越姑娘,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冲上前来,青冬虽说着关心的话,但其眼中色彩却不是关心,反而像是一种可惜。

越凤瞧出来了,并未多言,只示意她快些离去。

朝堂中,大臣们低低垂首,面上皆是肃穆。

方才,魏无琛听明各边界之乱后,发了一通脾气,此刻正静默着。

时间就在这种状态下慢慢流逝,温德礼站在一旁,犹豫着上不上前时,一个小太监疾步来到他的面前,附在他的耳边说了一通。

只见温德礼听完,面色顿时苍白起来。

他敛起胆子,跺步到魏无琛身边,将消息告诉了他。

闻言,魏无琛深沉锐利的目光变了几变,旋即敛袖站了起来,以睥睨众生的姿态盯着群臣道:“无事就退下吧。”说罢,大步而去。

温德礼低叹口气,快步追上前去。

皇上若是去找全极太后要人,那自己这条小命怕是不保了。

原本,魏无琛是要去全极太后那处的,可行至半路,他改变主意,来了香御园中。

抚着秋菊花瓣,他淡淡开口:“原本,朕是想去太后那处把那女子要回来,但想着以后,还是让她待在太寿殿吧。毕竟,她是要长居我魏周朝宫中的人。于朕于她来说,此刻留在太后身边,是最好的安排。”

落下话,魏无琛手中的花瓣已被他扯得粉碎。

全极身边从来不收无用之人,她既主动要了越凤,想来是瞧出越凤与旁人不同之处。

只要越凤得到全极信任,他便可利用救命之恩控制于她,到那时,全极定会败下阵来。

“是,皇上说的极是。”温德礼接话,适时为他斟满了茶。

魏无琛扭头瞧了他半眼,冷哼一声。

温德礼慌忙垂头,大气不喘。

“老奴拜见皇上。”静默间,全极太后身边的掌事嬷嬷方曹的声音响了起来。

只见她跪在地下,双手举着黄花梨木托盘。

盯着那黄花梨木托盘,魏无琛挑了挑眼角,缓缓站起走到了方曹面前。

犀利的目光扫着那大小一样的牌子,冷笑道:“怎么,母后连请事房的事也一同做了。”

真是可笑,一个老妇,竟管起了前朝皇上就寝之事。

方曹昂头,眸光不敢与魏无琛对视。

但全极交代她的事她还是记得的,只见她将托盘再往前送了送开口道:“皇上,您已数月未入后宫,后宫娘娘们皆是期盼,太后娘娘亦是担心。毕竟,绵延子嗣是重中之重,还请皇上翻牌子。”

在宫数十年,方曹自然知道这番话说出会激怒魏无琛,但全极所交代之事,她亦不能不做。

皇上登基数载,前朝叛乱皆平,其后宫子嗣却只有三个,太后着急,也是情理之中。但今日让她抢了请事房之活,在她看来,却有些令人深思了。

方曹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他们静等着魏无琛发火,却不想魏无琛在静默片刻后,翻起了牌子。

“回去告诉母后,让她担心是儿子不孝,以后不会在有如此情况了。”他的声音,低温至极,但却透出苍凉无比的味道。

完成自己的使命,方曹掬身而退。

魏无琛抬起头,目光望着上空宽阔无边的苍穹,身上迸发出强烈无比的寒气来。

如今他的人生他无法掌控,但他不会一直这么任人掌控下去的。

全极,你欠朕的,朕会尽数讨回来。

“温德礼,那个叫越凤的女子今夜还在养乐殿吧。”往前跨去,魏无琛没有前往翻牌子的宫殿,而是问了越凤。

“回皇上的话,那名女子明日前往太寿殿,今日还在养乐殿。”温德礼怔怔出言,有些猜不透魏无琛此刻的心思。

皇上既翻了牌子,为何不去那宫娘娘处,要去那女子处呢!

“派人去告诉玉答应,朕晚些时候去她处,如她愿。”淡漠的声音响起,打断了温德礼一切思绪。

他低着头应着,还来不及出言,魏无琛又道:“朕去养乐殿,不许任何人跟着。”

“是。”

夜下,越凤在青冬睡下后,又坐到了养乐殿外的石桌上。她双手托腮,眉头紧锁,一脸心思。

这般忧愁的她,在月光的映衬下,生出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来。

盯着那露出半边脸的月亮,越凤轻轻叹气,喃喃自语道:“好想妈妈。”

“这般晚了,姑娘为何还不歇息。”温柔声音响起,惊得越凤身子大颤。

她拧着眉头,想生气时,觉此声音熟悉无比,故缓缓转身。

“你怎么会在这。”月光下,一袭白衣的魏无琛立在哪,脸上笑意满满。

越凤激动起身,两三步就飞奔到了他面前。

锁着近在咫尺的面容,魏无琛无意识动了动喉咙。

只见面前一身淡雅长裙的越凤,眉眼圆睁,眸子仍带着不可置信,素净清雅的面孔正透着点点红晕,那模样,当真想让人亵渎。

“姑娘又为何在这。”压制住内心悸动,魏无琛退后小步,心情自然的变得愉快了起来。

越凤眉目微动,不自觉抿了抿唇,“明明是我先问你的。”

落下话,她将目光投向了他处。这男子长得这么好看,若在望下去,怕是无法自控。

魏无琛笑笑,缓缓坐在石凳上,“听说姑娘明日要去太寿殿,所以今日在下便想来看看你,不然在下的银两可就要不回来了。”

轰。越凤一听,从脖子红到了脸颊,她现在那里有银两还给他吗。不过欠人恩情,定是要还得。

想到此,她跺步到魏无琛面前,低垂着头小声开口:“可不可以在宽限一些时日,我现在真的没有银两。”

可怜兮兮的模样让魏无琛心绪大颤,他盯了她片刻,随后毫无形象的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越凤拧眉,很是不解。

笑了一会,魏无琛停下来,猛地站起,趁越凤不注意时,将她扣进了怀里。

只是多看了她几眼,他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来。

“你这样看着我,是喜欢我吗?”推开他,越凤随口道了这么一句,但马上意识到说错了。

哎呀,她怎么又把现代开玩笑的话带到古代来了。

大胆耿直的话让魏无琛惊骇,他凑近她低低道:“你刚刚说什么?”

忽略他的打探,越凤呵呵两声,转过头去岔开了话题,“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魏周朝的皇宫里呢!”

魏无琛轻咳几声,淡淡道:“救你的人就是我。”

他想,这个时候告诉她自己的身份,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听到这句话,越凤面色骤然沉了下来,反应过来后,快速跪在了地下,“奴婢拜见皇上。”

恭敬十足的样子让魏无琛心生闷意,他扬扬手冷声道:“起来吧,在我面前你不用自称奴婢。”

越凤轻应了句是,心慢慢沉了下去,胸口突窒息的难受。

她不明白这个感受从何而来,她只知道现在的她有些发颤。

他,为何是皇上!

静谧的氛围下两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原本明亮的月光变得昏暗起来,增加了股无法言说的气息。

“不知皇上深夜来找奴婢所谓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