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蚀骨偏宠 >  第七十八章 欺人太甚

“臭女人,你为什么要踩我的脚?”乔子轩气急,对着温知遥低吼道。

温知遥从他的面前走过,乔子轩生怕她跑了,主动的握住了她的手腕,不许她离开。

“踩了我就想逃?哪有这么好的事,你今天必须跟我道歉。”

“对不起。”温知遥抽回了自己的手,没有丝毫懈怠,认错。

乔子轩没想到她竟然会道歉的那么快,他都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其实,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

乔子轩的话还没有说完,乔玉诺直接冲了过来,气冲冲的瞪着温知遥。

“子轩,你为什么要跟这种不入流的女人交朋友?你看她那一身廉价的衣服,一看就是采用不正当的手段溜进来,目的就是为了勾引像你这种有钱还单纯的公子哥。”

乔玉诺虎视眈眈的盯着温知遥,她扬起手,对着温知遥的脸直接扇打过去。

温知遥并没有丝毫心理准备,下意识的闭上眼。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睁开眼看去,江赦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直接拦住了对方的手。

直接将乔玉诺的手甩开。

江赦的脸色并不好看,他刚刚走过来的时候,分明看到了乔子轩帮她擦奶油。

这女人,一旦离开他的视线,身边的男人还真不少。

江赦很讨厌这种感觉。

温知遥,现在只能属于他。

“江赦?你为什么要帮这个女人?”乔玉诺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万万没想到她惦记的人,竟然会帮那个廉价地女人。

“乔小姐,请你放尊重点,我江氏地产的员工,怎么就廉价了?”江赦语带不悦,邪肆的眼神让人心惊。

乔玉诺没想到他们之间竟然有这层关系。

但,她并没有被吓退。

只是公司的员工而已,应该是江赦懒得找舞伴,所以,才拉她过来充当舞伴的吧。

这么高档的舞会,江赦却没有斥资给对方买身高贵礼服,看来,江赦对她也没有那么用心。

只是因为他是公司的管理层,礼貌性的帮一下公司员工而已。

思及此,乔玉诺更加瞧不上温知遥。

“她刚刚故意踩我弟弟的脚,我不信她没看到。”乔玉诺抓着这件事不松手。

“姐,她已经道歉了。”乔子轩帮温知遥说话。

温知遥并没有多说什么,乔子轩都已经为她说话,他这个姐姐应该不会在找她麻烦了吧?

“你闭嘴!”乔玉诺瞪了乔子轩一眼,随即,将目光落在温知遥的身上,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我弟弟的身份可是很尊贵的,你要是将他踩坏了,你会吃不了兜着走。”

乔玉诺气焰嚣张,不愿让步。

温知遥本不想惹是生非,可是对方抓着她不放,这种感觉很讨厌。

不愧是姐弟,都是一样的死缠烂打,很烦人。

“这位姐姐,你应该问问你弟弟,我为什么踩他,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冲着我发火,我可不是你的出气筒,你要是让我不高兴了,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温知遥的脾气也冲上来了。

明明是乔子轩拦住她的路,她想走,只能出此下策。

“威胁我?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可是乔家的山庄,我们乔家的地盘,你在我家地盘威胁我,是不是太不把乔家放眼里了?”

乔玉诺将乔家的重力压在温知遥的身上。

温知遥咬着唇,现在的她的确不是乔家的对手。

“够了姐,是我先招惹对方的,也是我拦着她的路不让他走,所以,她才踩了我一脚,其实那一脚并不疼,你不用担心我,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乔子轩看不下去了,主动解释一切。

乔玉诺的脸色变的并不好看,她的弟弟不帮着自己,竟然胳膊肘往外拐。

顿时,她反而成为了众矢之的。

这边的动静已经惊扰了其他人,很多人都侧目看向这里。

乔玉诺装备破罐子破摔。

既然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错,那就一错到底。

“子轩,你不用怕事,这里有姐姐在,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你站在我身后,我能将这件事解决好。”乔玉诺依旧不退步。

江赦眉头微皱,乔玉诺还真是个一根筋。

乔子轩都给了台阶,她顺着走下去,这件事可以一了百了。

偏偏,她要将事情闹大。

“姐姐……”

“闭嘴,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话,你不许出声,听到了吗?”乔玉诺的声音陡然拔高。

乔子轩冲着温知遥使了一个眼神,示意她离开。

江赦听不下去了,公然跟温知遥作对,乔玉诺她想干什么?

“你弟弟都已经说了,这件事错在他,比你小的人都懂谁对谁错,乔大小姐竟然还抓着这件事死咬着不放,是不是太欺负人了!”江赦的忍耐已经濒临泯灭,如果不看在乔玉诺是个女人,他更想用拳头解决这件事。

乔玉诺心里很不舒服,她处心积虑想认识的人,他竟然帮着另一个女人说话。

原本,乔玉诺只是想让温知遥当众向乔子轩道歉,这件事就能解决,但,江赦为了她出头,现在,温知遥就算当众道歉,她也不接受。

“欺负人?我乔玉诺想欺负你公司的一个小员工,你还要拦着我?”乔玉诺也不藏着想法。

她确实想欺负温知遥,狠狠的欺负。

温知遥没想到战火会挑的如此大,这乔大小姐只是跟她第一次见面,却一副仇人相见的姿态。

温知遥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自处。

“乔大小姐,我跟你弟弟之间的事已经解决了,我们当事人都不愿意追究,你仗着你是乔家的人,看我只是个小员工的身份,故意跟我过意不去,是不是太有失你的身份了?”

温知遥适时的挖苦。

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这里。

乔玉诺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此刻,她像是被赶鸭子上架,这件事不能就这么不了了之。

一旦她就这么放走温知遥,以后,谁还会将乔家大小姐放在眼里?

“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想出手教训你,你又能怎么样?”乔玉诺端起一杯酒,直接泼向温知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