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天穹第一枪玄天帝 >  第十九章 武神山

几日后,

武宗主峰武神山,群山环绕,拔地而起,直冲云霄,恰如一个巨人,矗立在万山之中。此刻,山巅上站两位身着灰色长袍的老者,正静静的俯视下方的圣武殿,微风吹来,长袍随风而动.....

许久,一老者说道:“师兄,你可是二十多年未曾出山了。”他正是武宗现任宗主许啸天。

一旁,须发皆白的老者闻言摇头一笑:“出不出山又有何异,武宗如今在你们的带领下也日益昌盛,我也已经已然无憾。”

许啸天面露亏色:“师兄过誉了,如果当年师兄肯留下来掌管宗门,恐会宗门会更加辉煌。”

“行了,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自打师尊仙去,我奕无暇顾及世间凡尘,当今只求一心修行问道,在武道上更进一步。”老者摆了摆手。

“不知此次师弟前来所为何事?”老者狐疑的望向许啸天。

“师兄,不瞒你说,今日前来确有要事恳求师兄帮忙。”许啸天朝老者抱拳一礼。

“嗯?莫非宗门遭遇大敌?”老者眉头皱起。“若是如此,我自当捍卫我武宗的千年基业。”

“不,不,师兄你误会了。并非宗门遭遇大难。”许啸天赶紧解释道。

“那是何事,让你如此劳心劳力?”老者正眼看向许啸天。

许啸天低头一笑:“师兄,你可曾听闻先天武骨?”

“嗯?先天武骨?”老者不解。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大概半年前我院招收到了一个大龄弟子,他没有任何修炼基础......”紧接着许啸天把林天加入宗门后发现的所有事情都详尽的一一告诉了老者。

老者刚开始听到这消息也是将信将疑,随后眉头越皱越深,最后抬头闭上了双眼,低喃道:“拥有先天武骨就是所谓的先天武体,居然真的有此特殊体质之人。以前我随师尊参加总院交流的时候偶然有听到过这类特殊体质......且不单单有先天武体,还有先天道体,先天剑体。只是之前只是听闻,这么多年也未曾遇见过。想不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见识到,也算是一桩趣事。”

“是的,师兄!开始是看到那少年拥有如此特殊的体质我也不大敢确认,要不然之前师尊留下的书籍中有所记载,我们怕是错过了具有如此天赋之人。”许啸天诚恳的望着老者。

随后,他又说道:“拥有先天武体的人传言修炼速度比正常人快十倍,这段时间我们也经过了多次测试,确实这个孩子不论是修炼天赋还是修炼速度,皆远远超出了其他人。这真的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培养得好,或许能改变我们宗门的命运。”

老者看了一眼表情正色的许啸天:“所以你此次来找我的目的是想让我亲自培养这个孩子?”

许啸天点头回应:“师兄,我确有此事,你也知道在我们宗门内,就属师兄你的武道造诣最高,有了你的培养,我相信不出数年,我们宗门将出一位绝世天才!”

老者闻言,呵呵一笑:“师弟啊!师弟!你也知道我这一生未收一徒,亦不理宗门所有事物。师弟你这是给师兄带来难题啊!”

许啸天朝老者深深一礼:“我也知道师兄有难处,可是为了宗门和祖师留下来的基业,我恳请师兄能够答应。”

“且这孩子不但天赋俱佳,而且心性和毅力也非常好,拥有一颗越战越强的武者之心!”不等老者回到,许啸天赶忙又补充说到。

“师弟你可真的是抓住我的软肋了,我这一生沉心于武学,不久也将是半只脚踏入棺材的人了,若是能留下一点传承也算了了一桩心愿。”老者闻言哈哈大笑。“这样如何,我们前去见一见这孩子,若是真如你所说的心性如此俱佳,那我收他为关门弟子也未尝不可。”

“好,好,那就多谢师兄了。”说完许啸天又朝老者一礼。

随即二人,几个飞跃,朝山中的圣武殿飘去。

另一边,在藏书阁内院中,婉青、沐雪和林天正围坐在石桌上。此刻林天手里正抓着一个馒头,嘴里啃着一只野猪腿。

而沐雪则在一旁看着林天狼吞虎咽,不时提醒他慢点吃,别噎着。

几人无话,

许久一旁的婉青徐徐出声:“天儿,经过这几天的休养,身体恢复的如何了?”

林天抬头答道:“回禀师尊,自从服用了师姐给的丹药,我感觉这两日身子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沐雪俏皮一笑:“那是,那可是我们家的祖传丹药,效果可不是一般的丹药能比的,在治疗内伤这块比我们宗门的许多丹药都要好。”

林天挠头一笑:“多谢师姐!”

婉青闻言也是开心一笑:“你俩师姐弟的感情很好,作为你们的师尊,我很欣慰,武道一途何其远,何其艰辛。不论你们以后达到何种成就,希望你们都能保持一颗善良正直的心。”

二人赶紧点头回应。

随即,婉青表情一变,正色的望向林天:“天儿,你可曾想过有朝一日离开我的身边,另拜高人门下?”

听到这话,林天顿时紧张了起来,放下手中的馒头。低头内心思揣到:“师尊这是何意?莫不是在考验自己?”

见到林天紧张的表情,婉青一笑:“别紧张,就是问问。其实修行之路,达者为师,如果有好的机会,不一定要原地固步自封,也可另谋机遇。”

林天一时语塞,他知道可能师尊是在考验他,或许也不是。

就在此时,忽然大殿外传来一声高亮:“婉青师叔可在?”

几人闻言,皆起身朝藏书阁大殿中走去。

来到殿中,林天放眼望去,只见一位年轻的弟子伫立在大殿外,目光正朝几人看来。

“婉青师叔,传宗主口谕,令你和弟子林天前往圣武殿议事。”他朝婉青鞠躬一礼。

林天顿时心头一紧,他隐隐感觉可能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随即他眼神犹豫的看向婉青。

“无大事,天儿,你随我走一趟吧。”婉青安慰到。

一旁的沐雪,一脸狐疑,看了看林天:“师弟加油,我在殿里等你们回来。”

随后,林天师徒二人朝圣武殿走去。

半个时辰后,当婉青领着林天跨入圣武殿大门,林天朝内里看去。

只见武宗宗主许啸天正坐在大殿主位上,而他的一旁坐着一位须发皆白,眼睛炯炯有神的灰袍老者。

见到老者,婉青愣在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来。随后小跑向老者走去。

“婉青见过大师兄!”说完她朝老者深深一礼。

“呵呵,小师妹,许多年未见了,你还是如此年轻,师兄都老咯。”老者站起身和蔼的看着婉青。

闻言婉青身体一怔,两行清泪落下:“大师兄,你可二十多年未曾下山了。”

老者抚须一笑:“哎!过去的事就不提了,师兄今日不就来看你们了吗。”

“好了,好了,婉青师妹,你好好调整一下情绪,师兄已经答应出山了。”许啸天赶紧出来打圆场。

“今日唤你前来,有要事相商。”许啸天又正色道。

而后,婉青擦干眼角的泪。领着林天来到老者面前:“天儿,跪下。见过大师伯。”

林天快步走到老者面前跪下:“弟子林天,见过大师伯!”

“嗯!很好,你就是啸天口中说的那个林天?”老者眼神深邃的望向林天,仿佛要把他身上所有秘密看穿一般。

婉青点了点头:“大师兄,他正是林天。”

“嗯,挺好,小小年纪见到我能如此镇定,心性确实不错。”说完老者站起来走向林天。

林天心中不觉一紧,内心腹诽:“大师伯这是作何?不会要考验自己的修为吧?”

只见老者来到林天身边,抓起林天的右手道:“莫要抵抗。”

随即,林天感觉到一道强大的神念沉入自己的体内,感受着体内的一切。

“嗯?确有些不同。”老者眉头一皱,然后手掌轻轻一震,一股强大的玄气朝林天体内涌去。

几息后,感受到自己的玄气尽数被林天的四肢百骸吸收,老者松开林天。

“嗯,应该没错了。是先天武体。”老者面露喜色的望向许啸天和婉青。

二人听言也是点头一笑,经过大师兄的确认,应该没有问题了。

随即老者慢步走回座位望向林天:“你可愿跟随我修行?”

林天原地一怔,思索片刻答道:“感谢大师伯的厚爱,只是我父亲曾言: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如今我已拜入婉青师尊的门下,所以我暂不能另改门道,望大师伯恕罪。”

老者闻言稍稍一钝,而后问到:“若是不拜入我门下,只跟随我修行呢?”

听到此言,林天顿时犹豫不决:“方才师尊说过,如是有好的机遇,也可另辟蹊径。眼前这个大师伯的实力固然在师尊之上,若是能得到他的指点,我的武道一途定会更加顺利。只是做人不能忘本,若不是师尊,自己恐还是个外院扫地的杂役弟子。”

念至此,林天眼神坚定了下来,答道:“回禀大师伯,能得到大师伯的青睐,这是我的福缘和机遇。只是我觉得修行一定应当不忘初心,自从加入宗门以来,婉青师尊待我不薄,我万不可辜负她的一片苦心。”

听到林天的回答,老者朝许啸天微微点头,而后哈哈大笑。

“为人正直,心性果然不错!要是你一开始就答应,我定拂袖离去。”

“大师兄,这是答应了?”许啸天原本凝重的神色终于舒展开来。

“嗯,给我五年时间,我还你一个惊艳天下的武道天才。”老者正色说到。

听到老者的回答,许啸天和婉青皆面露喜色的走向林天。

“天儿,你可曾记得我与你说过的话?”婉青严肃的盯着林天。

说过的话?林天脑中飞转,他只记得师尊对他说过要好好修炼。

“没错,你未来要肩负起兴盛我宁城武宗的大任!”一旁的许啸天补充到。

林天身体一僵,兴盛武宗?要靠自己吗?

“天儿,我们对你期望很大,希望你不要辜负我们的希望。特别是现在有大师伯亲自来指点你。一定要出人头地。”婉青拉着林天的手,正色的看着林天。

这下可玩大发了!林天内心腹诽。可如此场面,也由不得自己不答应。

“那以后还能称您为师尊吗?”林天迟疑的望向婉青。

“呵呵,那是自然。你是宗门的弟子,拜入谁人门下也皆是宗门的人,如今你能跟随大师伯修行,这是多少人一辈子都无法得到的机遇。所以你好好跟婉青道别吧,稍后跟随大师伯回武神山。”一旁的许啸天宽慰到。

“希望你下山的时候能让我们所有人眼前一亮。”婉青对着林天鼓励到。

“好了,给你一个时辰收拾行囊,随后随我上山。”老者和蔼的望向林天。

“嗯,知道了,大师伯。”林天轻咬嘴唇,点头回应。

回到藏书阁,只见沐雪还站在大殿门口。

“你回房内收拾一下,然后和你师姐简单辞别,别让大师伯等太久。”说完婉青转身朝内院走去。

场中只是林天和沐雪二人,四目相对。林天想对沐雪说什么,却又久久无法开口。

察觉到林天凝重的表情,沐雪灿烂一笑:“傻师弟,你的事今早师尊都跟我说了。”

“你好好的跟随大师伯修炼吧,只是不要忘了我这个师姐就行。”说完沐雪转过身去,眼角不争气的流出两行清泪。

见状,林天欲言又止,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嗯,师姐,我会时常想起你的。那我先回房收拾行囊了,大师伯还在等我。”林天咬了咬牙,随即转身离去。

看着林天离去的背影,沐雪顿感悲伤,眼泪哗啦啦的往下落:“不知何时才能见到小师弟,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一个时辰后,

老者带着林天朝远处的武神山走去。

这一别,就是五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