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灵愣了下。

他本就生得高大,身上的重量压下时,她甚至有些无措。

她下意识伸手抵在他的胸口,竟是面颊上露出了几分少女该有的娇羞。

“夫君,你莫不是故意的吧?”

看起来很像这么回事。

她不知道她现在羞赧的模样,对男人来说仿佛无言的邀请。

哪怕是他戴着面具,也难掩他眼中的慾。

楚灵看见了,也没听见他的回答,一颗心似是提到了嗓子眼,有些小紧张的望着他。

直到男人那张冰冷的面具逐渐靠近,他的呼吸还有些灼烫地落在她的脸上。

楚灵感觉到他的面具冰凉地贴在脸上。

她的手缓缓地挪到了他的后脖颈处,有意无意地轻轻摩挲了下他后脖颈上的皮肤。

这个动作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

男人眸光微暗,“本王刚刚不是有意的。”

当然是故意而为。

但是楚灵当着以为他不是故意的,扯唇轻笑了声:“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倒是这摔的位置挺合适。”

男人张嘴欲要反驳什么,谁知楚灵突然摁住了他的头。

她的芳唇贴了上来,将他即将要说的话堵得结结实实。

顷刻间,被她的呼吸占据,整个心神都好似弥漫着她的清甜气息,叫人恍惚得厉害。

楚灵原本摁着他的后脖颈处,见他好像有些分心,她眼中划过狡黠的笑意,张嘴,咬他。

原本有些难以置信的男人吃痛。

他意外的不过是,她竟然会主动亲吻他,这若是换做前世……绝对是永远都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可是,她就这么做了。

而且现在还咬了他。

楚灵其实有些可惜,因为他戴着面具,根本看不见他的表情,倒是只能从他的深眸里猜测几分他的心思。

他是高兴的吧?

她的主动。

她逐渐放开了手,而他也撑起了身子,垂眸望着她。

随着他垂眸的动作,几缕青丝坠落,拂在她的脸颊上,有些发痒。

“怎么了?”她眸光流转,向来平静无波的眸底泛起涟漪,哪怕是眸底泛起的笑意都显得格外好看迷人。

孤夜辰开口,嗓音低沉暗哑:“今晚留下来陪本王。”

楚灵撇嘴。

原来只是这样。

“我不。”

她拒绝得干脆,转开脑袋,看向别处,就是故意不看他。

孤夜辰抿了抿唇,长指捏住她的下颌,将她的脸扳正,让她的视线避无可避。

“为何?”

“夫君对我还心存芥蒂,连夜晚就寝时都还戴着面具,我这颗心呐,有点小难过呢,让我独自回屋难过吧。”

这丫头,竟然还演上了。

孤夜辰手指游走在她的面容上,来来去去地轻轻扫弄着。

他的手指骨戒分明,素雅白净,游走在她白皙的肌肤上,却越发显得好看。

楚灵拉住他的手,“夫君不说些什么?”

“本王今晚不戴面具,你肯留下吗?”

她听见这话,眼睛都亮了。

“当然可以!”

男人不由得蹙了蹙眉。

他当真不知,她原来对他戴面具这件事如此耿耿于怀。

他更不知,那日她分明都知晓他已经毁容,却不怕他,也不躲着他,甚至还想再看。

她和前世……真的大不同了。

楚灵笑得很高兴,甚至还亲自起身为他拂灭了烛火。

陷入黑暗中,她才摸黑爬上了床榻。

“夫君快取下面具吧,我发誓我绝不会偷看你的。”

黑暗中,她隐隐听见男人幽幽叹了声,紧接着听见哐当的响声,是男人把面具扔到了地面上。

到了半夜时。

楚灵悄悄睁开了眼。

她轻轻唤了声男人:“孤夜辰?”

很轻。

本就黑暗中,她的声音就像是从云端飘下,轻轻飘摇。

确定男人已经真的睡熟了,楚灵立刻伸手去摸他的脸,起初小心翼翼,后来发现他应该是真的睡熟了,压根没有反应。

索性,她更加大胆了,黑暗中,指尖描绘着他的五官。

小心,还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她发现,男人的五官极好,鼻梁格外挺拔,眼睛深邃,眉毛形状应该是剑眉。

这样的他,五官定然不差。

楚灵半带忧愁地收回了手。

她应该是唯一一个嫁人却不知自己的夫君长何样的女人了吧?

……

大年夜这日,宫宴十分热闹。

帝王也比往日打扮隆重,他的妃嫔们皆到场参加这场皇家盛宴。

虽说今日是大年夜,外面却飘起了雪。

楚灵从宫宴开始就乖乖地坐在孤夜辰身边,除了喝酒吃水果,她几乎无事可做。

上面妃嫔们争奇斗艳,皇子们绞尽脑汁地在皇帝面前表现,好不热闹。

楚灵在桌下,轻轻拍了拍身侧男人的腿。

孤夜辰侧头看她。

“夫君,你没发现今日皇上似乎脸色很差吗?”

循着楚灵的话,孤夜辰亦是看向上方的帝王。

皇上虽然高兴,却脸色极其难看。

他的状态看起来确实不太好。

孤夜辰抿唇,“你是说……”

“也没什么,你别想太多了。”楚灵轻轻拍了拍桌下他的大腿。

她只是发现,帝王这命不久矣的征兆……

可看孤夜辰的模样似是一点不在乎,甚至不意外,好似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楚灵看他神色,索性没再说。

上方皇帝突然狠狠咳嗽了两声。

一直站在帝王身侧的楚长玉急忙起身,太监也手法娴熟地轻拍帝王的后背,给帝王顺气。

奈何,随着太监的拍抚,皇帝的咳嗽声越来越强烈。

殿中的舞姬不敢再舞。

喧闹声也因此停下。

所有人屏息看着帝王,等待着帝王给出点回应。

可帝王的咳嗽不但厉害,最后竟是一口鲜血吐了出去。

“皇上!”

“父皇!”

眼看着皇上吐血倒下,大家都着急了。

今天可是大年夜,皇上突然吐血,这岂不是大凶征兆?

楚长玉给帝王诊脉,脸色微变,“先扶皇上回去休息。”

他即便已经做好了预判,但真的发生时,他还真的有些措手不及。

太监招呼着侍卫过来搀扶皇上回去休息。

这时,楚长宁也起身说:“听闻摄政王王妃是娇神医的师妹,为何此时不出手救治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