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夫人让我三更死 >  第18章 能不能交流?

冷歆楠确实担心李南柯的安全。

目前魔物已经缠上了林家,说不准又会返回大开杀戒。到时李南柯若不巧遇到,难保不会受到伤害。

纵然有法器护身,也不能无视其风险。

况且在冷歆楠修行的认知里,任何精造的法器都有使用次数。

大多数法器甚至只能使用一次。

然后成为废品。

这也是很多修士身怀异宝,却每每到关键时刻才会使用的原因。

心疼啊。

用了就没了啊。

当然归根到底还是一个字——穷。

冷歆楠虽然不知道李南柯哪儿来的法器,但估摸着损耗肯定很大,下次遇到魔物不一定好使。

于情于理她都有义务保护对方的安全。

况且她还承诺过洛浅秋,要看好她男人,若真出了意外,也没法交待。

哪怕她如今重伤在身。

只要能喘气,就该担起责任。

三人回到林府,林员外刚准备询问自家夫人情况,却迎来了冷歆楠劈头盖脸的质问:

“老秦头的事,为什么不说实话!”

林员外一懵,看了眼跟在后面的香儿,意识到这丫头已经说了实情。

他深叹了口气,苦涩道:“冷大人,不是小民故意隐瞒,主要是这件事关乎到我女儿的声誉,这会遭人非议的。”

“就因为你的自私,才酿成现在这场大祸!”

冷歆楠厉声训斥。

林员外憋红了老脸不敢吭声。

“还有,为什么你之前不跟我们提文秀才的事?”冷歆楠继续质问。

林员外继续沉默。

这时,厅外传来一道疲惫的声音:“对不起,是我让爹爹不要提的,我不想让瑾儿的哥哥也牵扯进来。”

面色憔悴、眼眶哭红肿的林皎月被丫鬟搀扶着来到客厅。

后面跟着彩云彩月两姐妹。

“我就长话短说吧。”

李南柯示意林皎月坐在椅子上,淡淡说道。“追杀你的那个魔物已经知道是谁了,十有**是被你们以前戏弄的老秦头。”

“是他!?”

林员外愣在了原地。

李南柯的眼神却始终紧盯着林皎月,观察对方的反应。

在听到魔物是‘秦老头’后,林皎月同样很震惊,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丫鬟扶她到座位上,她才颤声道:“这……这不可能吧,秦老头怎么可能……是魔物?”

冷歆楠见李南柯不说话,淡淡道:“我们在秦老头的药材里发现了‘红雨’,应该是服用过量红雨,发生了异变。

这也是为什么,魔物会在翠红山袭击你们,并且还缠着你林家不放的原因。

如果不是你们当初戏弄于他,断了腿不说还背负上了脏名,被赶出林府,他何必去报复你们!

还有你林员外,既然知道了事情真相,却还用钱压下去,让老秦头继续蒙受不白之冤,你可真是会做人啊!”

面对冷歆楠的嘲讽,林员外苦涩道:“冷大人,我也不想这样啊,可这事要是闹出去,我林家,还有我女儿都不好过。

而且事后,我也给了老秦头一笔钱,可他却死倔着不要,非要让我林府,让我女儿还有万家大小姐他们道歉,还他清白,你说这……”

林员外也不知该怎么解释下去,索性给了自己一巴掌,懊悔不已:“都怪我,都怪我啊!”

林皎月也落下了悔恨的眼泪。

林家父女的懊悔是真心也罢,做戏也罢,于目前的案件无任何影响。

李南柯想要的是这件案子背后的动机。

无论是平行世界或是多元宇宙,任何一桩案件都有着它绝对的动机。

掌握了动机,方能拨开迷雾,窥见全貌。

冷歆楠想的是尽快找出坟墓人,以及抓捕逃跑的魔物。

但眼下她无太多头绪。

不过她能真切感受到李南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自信,预感这家伙绝对会给她惊喜。

所以她愿意等李南柯去破案。

倘若到时候寻找坟墓人的期限已过,她会承担一切责任。

“再说说文秀才吧。”

梨花带雨的少女固然怜人,但李南柯没工夫去稳定她的情绪,直接切入主题。“八月初五,文秀才来找你。你们在房间内说了什么,他为什么要对你动手?”

少女却笑了。

这份笑夹杂着她内心的悲苦和委屈。

林皎月接过香儿递来的手帕,却并未去擦拭脸上的泪珠,而是紧紧捏于手中,自嘲笑道:“他觉得我没有保护好瑾儿,我该陪着瑾儿一起去。我确实该死,不该扔下瑾儿。”

李南柯静静看着少女,等待对方讲述内情。

“其实我之前有些事情没敢说。”

林皎月仰起头停顿了一会儿,努力抑制着自己快要溢出眼眶的泪花,声音沙哑道。“莹莹和瑾儿一直有矛盾,因为莹莹觉得,瑾儿暗中在勾搭贺庆钰,和她抢男人。

记得有一次,莹莹和瑾儿两个人还打了起来,瑾儿还受了伤。这件事惊动了两家人,最后还是瑾儿的家人上门去道歉。

后来在我的劝说下,她们二人才冰释前嫌,重归于好。

但这也仅仅是表面罢了,尽管瑾儿再三发誓,她不会去喜欢贺庆钰,可莹莹并不相信。

甚至有时在外人面前扬言,谁敢跟她争男人,她就杀了谁。”

“这么嚣张跋扈?”冷歆楠皱眉。

林员外道:“这丫头被家里人惯坏了,确实很跋扈,这在东旗县都不是什么秘密。”

李南柯相信少女这些话并无掺假。

就像林员外说的,整个东旗县都知道‘万莹莹’的恶名,随便打问一下即可验证。

林皎月没必要在这上面故意做文章。

“直到八月初四这天,莹莹说要带我们去离尘寺上香祈愿。可后来不知怎么的,莹莹又说要去翠红山游玩。”

林皎月继续说道。“本来我不想去,莹莹却告诉我,她想和瑾儿好好谈一次心,解决两人的矛盾,如果我不去,到时候她们打起来就麻烦了。

听到她这么说,我也只好同意了。

我们进入翠红山,莹莹也确实坦白了自己的目的,希望瑾儿以后别缠着贺庆钰。

但瑾儿依然坚持自己是清白,争论中两人真的打了起来。

我极力想劝她们,可她们根本不听。在推搡过程中,瑾儿被失去理智的莹莹推倒在地上。结果后脑勺不慎撞到了一块石头……”

说到这里,林皎月眼泪又流了下来,薄薄的樱唇也被咬出了血迹。

“当时瑾儿摔倒在地上,后脑处被石头撞出了血,莹莹也吓坏了。

就在我们不知所措时,忽然看到……看到……”

少女努力想要稳住情绪,但泪眼里浮现出的恐惧,似乎让她又回到了那天噩梦般的记忆里,娇躯颤栗的厉害。

她垂下脖颈,哭着说道:“我想去救瑾儿的!我真的想去救她!可我害怕!我太害怕了!我看到莹莹跑了,我也跟着跑……”

客厅内一片寂静。

唯有少女抽泣的声音,为血淋淋的悲剧进行最后的哀婉伴奏。

众人沉默着,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说可笑。

也确实可笑。

说可悲。

也确实可悲。

但悲剧已经发生,也只能尽快收拾这个烂摊子了。

从林皎月坦白的真相中,也明白为什么当时文秀才会那么愤怒,说要杀了万莹莹,说为什么林皎月不救她。

有意也罢,无意也罢,万莹莹终究要为文瑾儿的死负责。

——

时间流逝如烟。

从林府出来,天边已经泛起了霞光。

冷歆楠的心情依旧未平复。

看男人一言不发的走在前面,女郎问道:“给万莹莹和林皎月下‘红雨’的嫌疑人,文秀才是不是最有可能?”

“八成可能。”

李南柯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除了具体细节外,林皎月基本没有说谎,毕竟她所说的那些,细致调查起来是可以进行检验的。

比如文瑾儿脑后的伤口,去检查一下尸体,就可以做出判断。

既然没有说谎,那么文秀才就是唯一一个有动机,也有能力去给万莹莹和林皎月下‘红雨’的凶手。

“那就是他了?”

冷歆楠心头难言复杂。

若凶手确定是文秀才,说明对方和妹妹的感情很深,否则不会如此愤怒。

“走吧,去文家。”李南柯说道。

冷歆楠快走几步,与他肩并肩:“李南柯,你以前在海灵州是做什么的,我感觉你好像很喜欢查案啊。”

“额,可能骨子里的基因吧。”

“基因是啥?”

“不好介绍,需要提前深入交流。”

“不能和我深入交流?”女领导对男人的故弄玄虚又起了情绪。

见对方闭口不言,冷歆楠也懒得追问。

转过街道,李南柯忽然站定脚步,望着不远处的烟花之所香花楼惊诧道:“这些妹子,这么早就开始锻炼身体了?”

“不关你事。”

见男人注意力转移到了青楼,冷歆楠面色不悦,提醒道。“你可是有妻室的人。”

“我记得林员外的夫人梅杏儿,以前是香花楼的吧。”

李南柯自顾自的说道。

随即,大步走去。

冷歆楠怔了怔,下意识要拦住,但想起对方刚才说的话,犹豫了一下,索性跟了上去。

进入香花楼,浓重的脂粉气息扑面而来。

一眼望去,万壑绵延。

楼上楼下皆是红粉绿绢,冶曲艳舞,真似烟花色海,好不热闹。

还有刚参加完大型派对的妹子。

怎么说呢,简直就像是从哥布林窟出来的女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