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道浮沉 >  第36章 未来的女皇陛下

“当然,我从不骗小孩”李益功自信满满道,小公主看向老祖纳兰青锋,只见他也跟着附和的点了点头,尽管他脸上表情复杂。

小公主心中顿时有了决定,自己立志要做傲沧国的下一任女皇。

“就这么定了,我要努力,做傲沧的下任女皇”纳兰文霏有了自己的目标,开心的跳了起来,这样父皇就不用再为难了,自己也不用再嫁给那个家伙了。

纳兰青锋心中苦涩,小祖宗啊我是被迫的。他刚被李益功控制了身体,所以才跟着点头,本想用表情暗示小公主,可却没想到这丫头年轻太小,哪里能识的出来自己的意思。

就算要做下任女皇,那也需要面对傲沧境内外种种势力,可不是嘴上说说就是了,无奈的纳兰青锋只得叹了口气。

也罢,既然李益功插手了,那未来也有其担着,他倒是不用过分操心,只需这江山还是纳兰家的就行。他也不再阻拦,索性让李益功带着文霏小公主离去。

“就这么让他们走了?”鲸鲨王出声道。

“不然还能怎么办,这小子说得对,为了皇室,把责任全压在文霏身上,我们太过于自私了”纳兰青锋沉声道。

一大一小两道人影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你要带我去哪里呢?”文霏出声询问道。

“跟我先回花神宗吧”李益功停下步伐,思索了一阵后回应道。

宗门大会结束后经历了这么多,他想先回花神宗交待下,然后去周游大陆,搜寻石碑碎片,不仅仅是为了让歆瑶能够复生,更为了找出那隐藏在古史中的一角真相。

李益功没有选择飞行,反倒是一路上带着文霏走了回去,这可是让平日里桥生惯养的小公主抱怨连连,不过好在李益功传授了她许多修炼功法,这倒是让她颇为开心。

经过好几日的长途跋涉,终于花神宗近在眼前,可李益功望着远方的花神宗,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原来在那花神宗的外围,有几名黑衣人隐藏在暗处,看其样子,应该是在监视那花神宗。

“怎么了?”

见李益功皱起了眉头,小公主出声询问道,一路之上,她已经问了好多次“到了没?”都快让李益功的耳朵生出茧来了。

“没什么,有几只跳蚤”

听闻有跳蚤,文霏小公主以为是自己身上的,连忙抖了几下衣服,这一路上连个洗澡的地方都没有,她都能闻见身上的味了。

见文霏误解了自己的意思,李益功倒也并未解释,只是轻轻一笑,轻轻拍了拍文霏的脑袋。

“待在这里别动,我去捉跳蚤了”

文霏愣了下,立马明白了,抬眼一看,李益功已飞向了远处。

花神宗外,一名黑衣侍卫飞身进了那丛林深处之中,左晃右晃,停在了一处草丛跟前,只见他轻轻挪动草皮,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跳了进去,紧接着那草皮便自动恢复了原状,看不出来与之前有何区别。

在那黑衣侍卫进入那洞口之后,隐藏在暗中,跟踪这黑衣侍卫的李益功走了出来。他探出自己的神识从那洞中钻了进去。

黑糊糊的洞口不断向下延伸着,大概行进了有二三里路,整个洞内变得灯火通明起来,刚刚那从洞口进入的黑衣侍卫此刻在半跪在地上,向着旁边的老者禀告着打探的消息。

“摧花大人,我们已经在这里监视了有半个月多了,可依旧还是未曾感应到圣物的气息”黑衣侍卫额头上渗出了汗珠。

这摧花大人性情古怪,已经有几名兄弟忍受不了其摧残折磨,化为白骨。也不知道,国师为何派这样一个魔头来带领他们寻找圣物。

“既然找不到,那你就去死吧”摧花大人声音如从地狱里传来,让旁边的黑衣侍卫感到彻骨的寒冷。

“大人饶命,非属下无能,只因那花神宗内有强者出没,非我们所能力敌”黑衣侍卫赶忙求饶道,生怕晚了半分就没了小命。

“没想到那丫头实力如今这般恐怖”摧花大人不禁有些感慨,在他未离开傲沧之前,那小丫头非自己一招之敌,现在竟然成长到了自己见到也要退避三舍的地步,就连国师派给自己的幽冥使都已折损了好几人。

原来摧花老人自那日被李益功吓退,便所幸离开了傲沧国,去了西褚国。

却没想到机缘巧合之下遇见了那西褚国师,发现其身上携带的气息有熟悉的气味,被其抓了起来,严刑拷打。

生平怕死的摧花老人哪里受得了这般苦,立马将自己所知道的东西交待了个明明白白。

可那西褚国师以为其在蒙骗自己,又将其一顿折磨,终于摧花老人才意识到对方想要的是什么,自己身上携带的那气味来自于那里。

他当初之所以愿意投靠那阴阳门,也是那阴阳门祖师北冥仁潇的招募,自己曾有幸见过其修炼,那身上的黑雾与那西褚国师身上的竟如出一辙。

在其巧舌如簧之下,西褚国师委派其返回傲沧国,将那阴阳门祖师手中之物夺回,自知自己实力低微,不足以抗衡那北冥仁潇,故而西褚国师将其手中秘密卫队指派给了摧花老人。

这下子摧花老人可是信心十足,意气奋发,再遇见那小子,非得要他好看。回到傲沧国的摧花老人带队直奔那阴阳门,可是到了之后却傻眼了。

如今的阴阳门已沦为一片废墟,里面的弟子们也都不见了人影,那西褚国师的秘密卫队以为摧花老人在欺骗自己,准备将其擒拿回去,可没想到那老怪隐藏了真实实力。

摧花老人将那秘密卫队中几个不听话的直接虐杀掉,震慑诸人。然后四处打探,还真被其发现了一丝线索,原来那阴阳门竟然是花神宗所灭。

估计那东西十有**就在花神宗内,摧花老人十分的肯定。在得出消息后,原本那内心犹豫的秘密卫队顿时也不再抵触,全部都听命于他。

这几日他们一直在花神宗外潜伏打探,一直没有任何发现。中途还被那花神宗的雨筠发现,秘密卫队与其交手后,损失惨重,所幸对方没有追太远,他们便找了就近的地方继续潜伏追查。

“看来我得使出绝招了”摧花老人阴笑着,伸出枯槁的双手在怀中一番摸索,过了好一会儿才掏出一个皱皱巴巴的小纸袋。

只见他小小翼翼的将那小纸袋打开,露出一朵不知风干了多少岁月的花。虽然那花上面的水分已然全失,但仍旧掩盖不了其当年绽放的美丽。

紧接着摧花老人拿出特制的器具,将那花朵研磨成粉末状。大功告成的他舔了舔舌头,神色颇为兴奋和激动。

旁边的侍卫见摧花老人拿出那花之际,直接被震惊住了。

“他怎么会有这东西”

原来摧花老人拿出的花名为渡神花,此花可让修道之士在一段时间之内化为凡人,可谓是在外行走,居家必备之物。

不过这东西据传只有中域才有,在这荒僻的东域几乎从未听闻过,中域那里汇聚了东土最强的那批修士以及各路顶尖修道教派,培育这东西对他们来说轻而易举。

“莫非这老怪也与那中域有关系?”旁边的侍卫猜测道。

可能是看着侍卫疑惑的表情,摧花老人有些忍不住卖弄起来,将曾经自己的光辉事迹一一道出。

原来,摧花老人原本就是中域之人,只不过因其门派擅长将女子化为修炼炉鼎,助其提升修为,遭到中域各大门派的齐力围剿。

所幸当时的他实力低微,小心逃过一劫。此后,他于俗世不断修炼,且偶尔去捉一两个当年围剿他们门派的宗门女弟子,将其纳为炉鼎后一番虐待,多年下来,竟然也有不少收获。

实力大幅度进步,而那些宗门教派原本不想太过于伸张,可没想到最终摧花老人直接劫掠了他们那还未入门的种子弟子,这可是将各大门派彻底惹怒。

而在那种子弟子中有一人,便是那青文长老,当年被中域某一宗门看中,却没想到因摧花老人的缘故彻底错过。

面对众多门派的围剿,摧花老人死里逃生,才在东域隐居下来。可是仍旧不改其死性,在东域继续做起恶来,没想到中域的门派都追了过来,面对这绝路,摧花老人选择投靠了阴阳门。

“原来大人竟是合欢宗弟子”旁边的侍卫拱手道,听摧花老人这般讲,他也有些感叹这老头命真硬。

摧花老人方才讲的这些也都一一被李益功听去,没想到上次漏掉的那个家伙竟然也是一个恶徒,索性这一次一网打尽,免得以后其再继续为祸一方。

“哈哈哈,真是有些怀念当年,这渡神花乃是我当年从宗门逃亡之际所带,年份岁月乃属上品,要在这里使用,着实让我心痛”

可以看得出来,这渡神花的珍贵,这么多年,多少次濒临生死危险,他都未曾使用,这次可是投入了大本钱。

“希望那丫头的元阴能让老夫破开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