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复苏了全世界 >  76、十面埋伏!

湖心秋月,是锦山城著名的风景名胜。

秋心湖背靠锦山,由流下的山泉积累而成,其湖心的位置,有一座亭台阁楼,名为湖心亭。

在这湖心亭上赏月,山水交相辉映,美不胜收。

这一天傍晚,江恒和丑羊驼,还有阿青和阿姝他们,早早的就来到了此地,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此刻眼看,夜色四合,一艘小船却是从岸边缓缓驶来,那狐妖公子,白衣胜雪,站在船头手持横笛,一首悠扬的音乐,便缥缈般传来。

“这家伙的确是风流雅士。”

江恒微微颔首。

“我觉得没有公子你吹的好听,咿咿呀呀的,像女人似的,你上次那首叫什么,什么埋伏来着,有意思多了!”

阿姝却是撇了撇嘴,很不以为然,她说的,是江恒上次在蚁潮中吹的那首曲子,十面埋伏。

“想不到,江公子居然还精通乐理?!”

白狐公子惊喜的声音响彻了起来,他却是从那小船上飞身而起,落到了湖心亭中。

“……这丫头胡乱吹嘘的罢了。”

江恒摇了摇头,伸手弹了弹阿姝的额头。

阿姝吃痛,连忙躲到了姐姐的背后去,还朝江恒挤眼睛,她也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居然被远处的白狐公子听到了。

这狐妖看起来是个文弱书生,但其实力,恐怕也有三重圆满,距离第四重不远了。

“看来,江兄是不肯赏脸了?”

白狐公子摇头,显得很失望。

他身后的那艘船,也慢悠悠的到了,里面有十来人,也钻了出来,自然也是些公子小姐,丫鬟仕女什么的。

“这位江兄弟,你的小跟班都这样吹嘘了,你不露一手,这不合适吧?”

“江兄不会连白狐公子的面子,都不肯给吧?”

众人都起哄了起来。

这些人都是白狐公子的朋友,江恒被他万分看重,这些人的态度,表面上倒是都彬彬有礼。

一般读书人,精通乐理的也不少,大家是真的都想听听江恒的曲子,不过也不至于太期待也就是了。

这家伙据说,诗才极为优秀,总不至于乐理,也惊世骇俗吧?

人的精力到底是有限的。

“居然带来了这么多人……”

江恒本以为白狐公子,来赴约,只会带几个贴身侍从呢,没想到来了十几个不相干的家伙。

暗暗朝丑羊驼示意,那家伙却是朝他点了点头,然后朝着亭子四周悄然走去,看来是去改动阵法去了。

本来不想再出什么风头,但现在为了给丑羊驼,拖一拖时间,江恒便只好拿出了一只笛子。

“十面埋伏么……倒是也挺适合今日的氛围。”

江恒暗暗想到,深吸了口气,然后吹奏了起来。

婉转但却激烈的音乐声,顿时骤然响起!

这音乐一响,原本带有轻慢之心的众人,却是不由怔住了,一个个都诧异的望向了江恒,安安静静的闭上了嘴,驻足聆听!

这一首十面埋伏,乐声壮丽辉煌,风格雄伟奇特。

其一开始,便是极为急促的音调,让人顿时心弦紧扣,宛如置身在一个令人窒息的黑屋之中。

大家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而随着曲子的不断进行,那种激烈,紧张的感觉,便越发强烈。

那音乐之中,竟然仿佛蕴含着刀剑,有无数的刀光剑影,骤然闪过!

“这曲子……”

阿青忍不住回头看了妹妹一眼,难怪老妹如此推崇,这曲子真的很不一般啊!

如今大盛的音乐,多是描写一些公子佳人,风流韵事,难免像是靡靡之音,好听是好听了,但总归是太过柔弱了一些。

那些妖族们,一个个也是听的入了迷,这一刻的现场无比安静,只有湖水在秋风之下,微微波澜的声音,有规律的响彻着。

“江兄果然不会让人失望……”

白狐公子也是心中感慨,他立刻察觉出来,这首曲子,绝对是一首能够流传后世的传世经典!

而且,白狐公子隐约感觉,横笛其实并不是特别适合这首曲子。

这首曲子,应该要用琵琶来弹才对!

因为乐器不对,这首曲子,甚至失去了很多原本该有的风味。

但哪怕如此,这曲子此刻也足够惊人了!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眼光不错,这首十面埋伏,在江恒前世,也是古代十大名曲之一。

而且也正是琵琶曲。

它仅仅用单一的乐器,便演绎了一场史诗般的旷世之战,那种波澜壮阔的场景,仿佛历历在目,让人叹为观止!

而此刻,众人沉醉在音乐声之中,谁也没有注意到,丑羊驼那家伙,却是在湖心亭的四周,前蹄挥动,将一道道阵纹,丢入虚空。

伴随着江恒那首十面埋伏,达到**部分,众人仿佛听到了四面八方都传来了军队的号角声,看到了一只军队被围剿的水泄不通,感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惨烈。

而四周的阵纹,也终于彻底亮起,这黑暗的湖心亭,竟然亮如白昼!

而白狐公子的胸口之处,也微微亮起了一道白光。

“这是……”

白狐公子诧异的看着江恒,又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彻底愕然了。

“发生什么事了?!”

众人本来还沉醉在音乐声中,但此刻的惊变却让他们都惊醒了过来,茫然不知所措。

“诸位不要紧张,我并无恶意,只是要从白狐兄,你那里,取一件东西而已。只要你们乖乖配合,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江恒放下横笛,笑着说道。

“你……你是为了那个东西而来的?”

白狐公子叹了口气,苦笑了起来,“看来听江兄一首曲子,代价不菲啊!”

那一日,宛如明月般的东西,落入了锦山城,竟然飞入了自己体内,白狐公子是知道的。

但这些日子,他未曾感到任何异样,也就暂时没将其当回事。

而此刻眼前的变动,让他联想起了那明月般的神奇之物。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有人骇然的大叫了起来。

“该死的人族,果然没安好心,居然想暗算我们,那就来比划比划!”

有人愤怒的拔出了剑。

江恒正缺个人立威,顿时微微一笑,身形宛如闪电般出击,一把将那家伙的脖子捏住,将其提了起来,就像提起来了一只阿猫阿狗。

“城南鼠家,以贩卖人族奴隶为生……”

江恒冷笑了一声,手掌微微用力。

咔嚓一声脆响传来。

此人当场暴毙,显出了原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