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本宫回来了 >  第275章 朕一定比他活的长久(二)

打从小段状元成了段大学士,他写的剧本可以总结成一句话——昏君今天也忘了吃药了,昏君又出来娱乐大众了,小伙伴们快来看昏君秀下限!

主要情节基本雷同,昏君一定有个不务正业的爱好,譬如热爱打猎,痴迷下棋,好赌成性之类,然后又有个贤惠大度的皇后,到了最后,皇后一定会和昏君和离,再同风度翩翩的重臣在一起。

也难为段大学士把这么重复的套路写的趣味横生,一次又一次让人忍不住跑来看。

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据说昏君的原形就是当今皇上,每一次段大学士写了新本子,都是皇上又有了新爱好的时候,看这些新剧,就仿佛在窥视皇帝的私生活,一想到这一点,就刺激的人激动的不行不行的。

今天的剧本最大的卖点就在于昏君自卖自身,看着头上插着稻草杆,在一干如狼似虎的妇人的围观下瑟瑟发抖咬牙坚持的俊秀青年,周遭游船上的太太小姐们呼吸一下重了起来——那可是皇上!

哎呦,太带感了!

看着戏台上那和段修文颇有几分相似的清秀眉眼,和林栋神似的倔强神情,一股冲动伴随着熊熊怒火突然从胸间腾腾升起,胡翠翠一拍桌子:“等下砸一千两给这个新人!”

平阳公主盯着戏台上的斯文俊秀的年轻男人,心中一阵躁动,她知道这样不好,可就是克制不住喜欢这个类型的男人,只是一旦到手又很快乏味,浑身的空虚只有下一次的强取豪夺才能填补。

她不动声色的从手腕上褪下了金镶玉的镯子,这是她的贴身之物,代表她势在必得的决心。

船娘们如返巢的工蜂,手中的竹蒿轻轻一点,足下的小船箭一般的向着戏台弹射而去。

周遭的楼船开始鼓噪起来,这等竟价之事,只有新戏上演,推出新角的时候才会如此热烈。

“……荷花夫人送出百合手帕一条!”

“……惜花公子送牡丹缠丝金簪一个!”

随着楼主的念诵,鼓噪之声越来越大,显然,众人对这名新秀都十分意动,送出的都是些首饰和贴身衣物,这表示有不少的夫人小姐,想要和这位新秀有进一步的接触。

“平阳大人送金镶玉手镯一枚!”随着楼主的一声高喝,周遭的楼船瞬间就是一静,平阳大人一听就是平阳公主的化名好么,满京城也就这么一个主敢光明正大的养小倌包戏子了。

依照以往的经验来看,平阳公主一出现,旁人基本就没什么机会了,她身份在那里摆着,到底是皇室血脉,当初梁平帝又陪送了那么一大笔嫁妆,有钱有势仗势欺人她素来做的很好。

一片安静中,楼主的声音格外的响亮:“钱仙子捐银一千两!”

众人先是震惊于数额巨大,随后接二连三的扑哧声响了起来:“哪里来的土包子,竟然送一千两银子来打脸!”“她这到底是喜欢呢喜欢呢还是喜欢呢!”

也莫怪众人对这位钱仙子如此嘲讽,只因若是这戏子演的好,夫人小姐们打赏个十两二十两,最多五十两银子也就够了,若是想要更近一步,那就不是银子的事了,得送上一样首饰或者香帕罗扇之类,暗示对方自己已经芳心暗许,可否春风一度。

平阳公主更是冷哼一声,清冷的声音越过众人之口响彻在了戏台上方:“行了,等下把人送到公主府上来。”

场上又是一静,众人皆是敢怒不敢言,只恨的牙痒痒,每次出来朵好花,没等众人欣赏够就被平阳公主给啃了!

沉默中,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了起来:“呵呵,不好意思,这个小生本夫人也看上了,公主殿下,不如咱们来看看谁的银子多?”

刷刷刷,围绕在戏台四周的楼船主人们纷纷抬头,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只看了一眼,便立时跟打了鸡血一样的激动起来——

擦,这不是那个砸了一千两银子和太上皇和离的胡美人么!

原来钱仙子就是这位胡财主啊!

平阳公主的脸色很不好,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有人砸她的场子,她立时提高了声音道:“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个下堂妇!”

胡翠翠呵呵笑了两声,叫人把桌子搬到了窗边,自己直接上了桌子,一条腿霸气的踩在了窗棂上,中气十足的应道:“哎呦,我以为是谁,不过是个寡妇!”

寡妇二字出口,平阳公主心头就是一阵刺痛,无论她找了多少面首小倌,前驸马依然是她心口的白月光,她扬起下巴,咬牙切齿的喊道:“三千两!”

胡美人嗤笑一声:“三万两!”

周遭楼船上齐齐传来了倒吸冷气声,不愧是胡大财神啊,霸气,真是霸气,直接就翻了十倍!

平阳公主瞬间被堵的无语,她虽然有钱,却偏偏是无根之源,哪里比得上胡翠翠身后有胡家的支持!

待要以势压人,对方却也不比她差,好歹胡美人的儿子还是皇子呢!是现任皇帝的亲弟弟,她却已经隔了两辈了!

胡翠翠大是得意,带着新宠招摇过市的回了家中,心中舒畅无比,她发现,比起倒贴男人,还是从平阳公主手里抢人更爽!

从这天开始,平阳公主发现走到哪里都能碰到有钱的胡大爷,她表示心好塞,这日子没法过了。

打从段大学士和林将军放话即将成亲以后,两个人在未婚少女中的身价直线下跌,转眼却又有新人补了上来。

“快来快来,叶小将军出来了!”“别挤别挤,哎呦我的绣鞋!踩脏了还怎么给叶小将军啊啊!”

听到这些声音,叶安卓的手不受控制的一抖,双腿一夹,身下的骏马立刻提速,一路小跑着冲进了国公府。

管家迎面而来,伸手接过他手里的缰绳和马鞭,看着自家小主人红透了的耳根,心里一阵着急,哎呦,这样可怎么娶媳妇呢!

“大哥!”“大哥大哥!”

听到妹子们的叫声,叶安卓反倒加快了脚步,看的叶芸叶茹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喂,你看到了没,他同手同脚了!”“真是的,自家亲妹子有什么害羞的!”

叶茹一把揽住自家姐姐的肩膀,不怀好意的凑近了她:“不如你让小顾太医想想办法,你都吊了他那么久,也该给人家一个机会嘛!”

叶芸脸一红,使劲一挣,摆脱了妹妹的钳制,口不对心的恼道:“哪个吊他的胃口了!”

说是这么说,等回到了闺房,她还是写了封信,旁的也没提,只说自家哥哥这般害羞,将来可怎么成亲生子。

顾白芷盯着信纸看了很久,小心翼翼的拿起来,凑到鼻端嗅了嗅,嗯,是薄荷的香气,有提神醒脑之功,看来小娘子把他的话听进去了。

上次他跑到小娘子面前,说了一通,什么年已弱冠尚未娶妻,家有药铺一间,结果小娘子的脸倒是羞红了,却还沉稳有度的反驳他——她家里三代皇后罩着,私房钱已经足够享用一生,若是只求个温饱,倒是不必劳烦他了。

小顾太医怎么都搞不明白,怎么人家用这手段追到了叶家三姑娘,到他这里就成这样了呢。

看着眼前的信纸,小顾太医知道,这是对他的一次考验,他左手食指轻轻敲击着额头,见到女子就害羞么?

他右手伸出摊平,看着封蜡的药丸,面无表情的忖到,说不得,还得用这养荣丸了。

叶安卓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了,浑身发热,脑袋更是一阵阵发晕,胸口有一股冲动破茧而出,他板着脸,直接递牌子进了皇宫,见到了自家大姐,满肚子的话最后只化做了一句:“大姐,我会给你挣个一品诰命的!”

叶倾一惊,随即摸了摸自家弟弟的脑袋,笑眯眯的应道:“好,我等着。”

她没注意,少年的脸从耳根后一点点红了起来,匆忙告辞后,整张俊脸已经如关飞一般。

一年后,喝了交杯酒,叶芸看着长身玉立风姿秀美的良人,一时害羞,情急下随便寻了个话题:“你,你对我哥哥的病,可有办法了?”

想到那位如今已经闻名遐迩越发不近人情的铁面少将军,顾白芷沉默半晌,果断的摇了摇头:“没有!”

高昊手握密报,只觉得几个情敌一个比一个不省心,姓林的和姓段的倒是成亲了,不惦记他媳妇,改惦记他家女儿了!

高昊目光一扫,看着带着妹妹玩的两个双胞儿子,心道,叫老三从小扮做女儿果然是对的,虐情敌什么的,一百年都不会无聊。

还有他媳妇的那个堂弟,好好一青年俊杰,不想着成亲生子,老惦记着给自家姐姐挣个一品诰命!

他家娘子身为正宫娘娘,本身就是超一品的诰命好么!

高昊的视线重新落到了手中的密报上,迟疑着问道:“他就叫了一群宫女,踢毽子给他看?”

凤七毫不犹豫的应道:“是的。”

叫一群宫女踢毽子给他看?搞什么鬼!

高昊伸手掸了掸密卷,他这个弟弟,真是叫人不能安心啊,上次他亲眼看到高琅那个二货被哄着喊了一声爹爹!

姓林的和姓段的好歹都成亲了,他怎么就纹丝不动呢!难道还等着朕七老八十的去了再娶皇太后不成?

哼,朕一定比他活的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