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晴月记 >  第四十二章人言可畏

自从出了那个自杀的乌龙,督军府里真是热闹非凡啊,晴月也是有苦难言,晴月躲在屋里都不敢出门了,看到每个人都觉得她们会笑话自己。

情月越是躲着不出门,府里的谣言便飞的越快。

“少奶奶看来真的伤心了”。

“自从那个许小姐来过别院,少奶奶就吃醋到要自杀了”。

“要我说咱这少奶奶也太小家子气了,咱们少爷以后,肯定要娶好多姨太太的,这种闹法还不早晚把自己吊死了”。

“你少在这说这种风凉话,咱家少爷这么好,是不会娶姨太太的,再说了咱少奶奶多好的人啊”。

府里的丫头们坐一起,便开始八卦,三五成群的聊的都是这些。季沣钰被晴月的这一闹,弄的是满头问号。

在书房里不断的抽着烟,一脸愁容。

“报告少帅”!听到赵路的声音,季风玉转过了椅子。

“查的怎么样”?

“属下问过小翠儿了,但她似乎不太知道为什么少奶奶自……哦,不是,出事的那天她并没有跟着,不过”。

“不过什么?别吞吐吐的”。

“不过听下人们说,少奶奶可能因为吃许小姐的醋,所以才…所以才寻了短见”。

季沣钰听完赵路的话后,面部开始有些发烫,他真的是喜欢上自己了?

真的是因为许曼吗?想到这儿,季风玉便对赵路说道。

“你去门房吩咐下,以后许小姐来了拦一下”。赵路有点儿难以置信自己听到的话。

季沣钰接着说道

“她在哪儿”?赵路有些跟不上季沣钰的节奏,问道

“少帅,您问的他是谁”?

“少奶奶”!季沣钰不耐烦的说道。

“哦,您说少奶奶呀,一直在房内没有出来过,从昨夜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出来过。早饭午饭都是小翠端进房内的”。

季沣钰对赵路使了一个出去的手势,赵路便敬了个军礼出去了。季沣钰放下手中的香烟,整理了一下衣领,向书房外走去。

房内的晴月在床上翻来覆去,不停的打滚儿。嘴里不停的嘟囔着,怎么怎么办?

小翠站在旁边焦急的看着。

“小姐,你到底怎么了?什么事情是小翠能帮忙的,您就告诉我,您这样我真的很害怕,您寻短见真的就是为了许小姐吗”?

晴月听后真的火冒三丈,

“你这丫头!怎么也跟他们一样八卦,我根本就没有寻什么短见,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我根本就不是为了许小姐,我是因为季沣钰……”给的龙佩这四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季沣钰便走了进来,季沣钰也是脸红心跳,她刚刚说是因为自己,看来苏晴月真的爱上了自己。

晴月也是一脸委屈,这回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自己在下人和季沣钰心里都是一个妒妇。

“季沣钰!你听我解释,我真的不是想自杀,那是个意外……我就是因为脚滑,不是,就是因为高跟鞋,也不是,是旗袍,对!是旗袍太不方便了”。

晴月边说边来到了季沣钰面前,季沣钰就像没有听到自己说话一样,对着小翠示意她出去。

晴月看着小翠离开的背影对着季沣钰说道

“不是,你让小翠出去干嘛?这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一会儿府里的人又不知道说啥了”。

季沣钰来到沙发上坐下对着晴月问道:“你是从什么时候爱上本帅的”?

晴月被季沣钰的问话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什么”?季沣钰没有接晴月的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晴月被他看的浑身发毛,这怎么回答啊?

说自己不喜欢他,还在人家的屋檐下,万一这个家伙发怒赶走自己,那怎么回去啊?

说喜欢他,他有喜欢的人,会不会反感自己呢,到底该怎么说呢?晴月一脸愁容不知怎么回答季沣钰的问话。

“你不用为难了,我已经通知门房了,许漫以后不会进到别院来”。季沣钰说这话时语气非常温柔,晴月能感觉到被偏爱的感觉。

晴月此时阴白了,季沣钰误会自己爱上了他,季沣钰心里也有些喜欢自己。

那就好办了,讨好他就对了。以后近水楼台的办起事来事半功倍啊。

“都知道干嘛还问我,现在我丢脸都丢到家了,屋子都不敢出了”。晴月撒娇卖萌的说道。

季沣钰看着晴月的可爱样也不由的嘴角上扬,晴月见状赶紧趁热打铁:“少帅!你带我出府逛逛呗,我都快在屋里待的长蘑菇了”。

晴月边说边摇晃着季沣钰的胳膊。

“好!你收拾一下自己,我在门口等你”。季沣钰边说边起身站了起来,晴月听后高兴的手舞足蹈,手一不小心就将旁边的花瓶给打碎了,季沣钰怕碎片伤了晴月,便一把将其抱进了怀里。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就静止了,两个人的心跳声、彼此之间的喘息声都透漏着暧昧的气息。

晴月在季沣钰的怀里慢慢的抬起头,正对上了季沣钰深情的眼神,只一瞬间晴月就感觉头晕目眩,哎呀!

惨了!姐姐好像爱上季沣钰了,怎么办?晴月屏住了呼吸,傻傻的望着季沣钰,季沣钰看着晴月憋红的脸,内心狂躁不安。

清了一下喉咙说道:“你这样又是要自杀吗”?晴月听后万分不解的嗯了一声。

季沣钰贴近晴月的耳边说道:“再不呼吸会死人的”。晴月忙推开了季沣钰,退了一步说道:“谁要自杀了”。

说完后晴月的心更是狂跳不止,他刚刚那么近的靠近自己,那温热的气息真的让晴月情迷意乱。

季沣钰来到晴月面前伸出手说道:“凤佩呢”?晴月忙回道:“在床头”。

季沣钰看向床头,一眼就看见了龙凤佩被整齐的摆放在床头。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珍爱这对龙凤佩,看来她对自己是真的喜欢。

季沣钰指着腰间对晴月说道:“给我带上吧”。晴月啊了一声,随后又嗯了一声,小跑似的过去拿来了凤佩,只是为季沣钰将玉佩佩戴腰间时有些想入非非,晴月自己都脸红的要命,不断劝自己要克制自己。

晴月刚给季沣钰系好凤佩就听见季沣钰说道:“快点吧!我在外面等你”。

季沣钰边说边向屋外走去。晴月看着季沣钰的背影有些着迷,不断的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季沣钰,这可不行啊,自己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啊,还要回到现代去呢。

晴月啊,你的赶紧收起你这些泛滥的爱。晴月努力的平复了下心情,换好了旗袍,来到门外寻找季沣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