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等时间嘉许 >  第三十四章节 获奖的根本不是她

别为了不属于你的观众,去演绎不擅长的人生。

白楠锦的事情还在不断发酵,第二天去现场的时候,范念念格外注重从身边经过的每一个人。

生怕会真的错过白楠锦!

同时又害怕在现场会遇到白楠锦,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赛方并没有要求穿什么统一的服装。

大家穿的也都比较随意,一时间竟有些分辨不出哪些是参赛者,哪些是陪同人员。

这下,范念念能在现场遇见白楠锦的概率就变小了,而且就算真的遇见她就能确保自己一定会认出来吗?

人潮涌动,不一会儿时间参赛者已经就坐,观众席上也是满满的人群。

小家伙慢慢悠悠的顺着参赛通道一个一个的看去,每个座位上都有座号和相应的名字。

“徐涛…”在看到这个名字时,范念念第一反应是吃惊,不过后面也渐渐的平息下来了。

既然白楠锦都能参加这个比赛,那么徐涛出现在现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徐涛旁边好像空缺了一个位置,上面既没有座号也没有相应的名字。

再顺下去的时候,座号明显的缺了一个…

难道这个位置就是白楠锦的?疑惑几乎在一瞬间占据范念念的脑海,白楠锦不会真的失踪了吧?

赛方为什么要撤掉白楠锦的座位呢?难道也是想掩盖白楠锦并没有参赛的事实?

一切都是舆论在作祟?

一团又一团的疑惑在小家伙的脑海蔓延,神神叨叨的走到自己座位前准备坐下时,恍惚间却被一个裹着头纱的神秘女子拉走。

距离成绩揭晓只剩半个小时了,现场依旧是十分火热,主持人还在征集观众的意见,都在猜测今年是谁会位冕冠军。

下一届的擂主又会是谁?

当然,关于白楠锦的传闻并没有减少下来,反而有越来越多的人都在猜测白楠锦是“畏罪潜逃”了。

“怎么?敢参加比赛现在却没脸出来见人了?”观众席上不知道谁说了一嘴下面附和的人便多了起来。

“就是就是,还什么堂堂副会长,不会这些名利全是参加这些活动得来的吧?”

“这种人,就不配当什么会长,还有脸参加什么活动啊?”比赛现场的屏幕上不出意外的还在放映着白楠锦代言的广告新闻。

站在暗处的范念念双手交叉握在一起,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上前走了一步,想把真实情况告诉大家,关于白楠锦的传闻都说了只是传闻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多人宁愿站在网络的风口浪尖上,也不愿意亲自看一下白楠锦的作品与风格呢?

双手握拳,愤愤不平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她不知道,如果言先生要是未来和白楠锦一样出名的话,那她还有没有机会做回真正的自己了。

那种生活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言一行都被别人可以揣摩的生活又是她真正想要的嘛?

那个女人的话,估计她一辈子也想不明白,人生就像一盘棋,落子无悔,每走一步都是在做选择。

她无法保证自己做的每一个选择都是正确的,可做的每一个选择都是为她自己所做的,就连这个也保证不了吗?

望着底下座无虚席的观众席,范念念无奈的摇了摇脑袋,其实有些事情没有结果就是最好的结果吧,就像接下来主持人要说的内容一样:

“首先,欢迎各位受邀嘉宾和各位参赛者的到来,其次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本次大赛的联名人--白楠锦!”

“啊?白楠锦是联名人?难不成她还专门给自己举办个比赛?”听到白楠锦的名字,观众的反应果然如那个女人所料,仿佛一切错误都是由白楠锦造成的,今日白楠锦的一举一动都受往日白楠锦一点一滴的成就所影响。

瞬间,巴掌轰鸣的声音在韩今朝的带领下响了起来。

他回来了?家里的事情处理完了?范念念眼神像聚光灯一样,一下子就看到了坐在观众席上的韩今朝,不过他怎么坐在了评委旁边?

“本次比赛完全参照秋闱考试的规模和考试制度举办,期间无任何参赛者作弊缺席,下面将由A城著名文学倡导人韩今朝韩先生宣布获奖名单,大家鼓掌欢迎!”主持人的声音一落,底下掌声轰鸣。

与白楠锦不同的是,似乎是韩今朝的社会认可度很高,下面并没有什么议论的声音,反而大家都乖乖的选择闭上了嘴巴。

让范念念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韩今朝又是什么时候成为了A城著名的文学倡导人?

她好像一点都不了解他...

本来以为和他很有共同话题,甚至兴趣爱好都一样,现在看来,韩今朝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她或许一点也不清楚。

呆呆的等着韩今朝上台念完那一大串入围奖的名字,下面尖叫声、灯牌、甚至人形立牌全部安排上了,另范念念无奈的是居然还有几个小姑娘上台给韩今朝送花,一大束接着一大束的玫瑰。

这家伙究竟是有多圈粉?

“念念,是念念诶,念念进入围奖了...那不是韩今朝吗?念念和她男朋友一起去的比赛现场?”庄夏旋的声音响彻整个走廊,“我就知道范念念一定行,也不看看是从哪个宿舍出来的?”兴奋的嘴巴都合不上,就差跟全世界宣告她庄夏旋是范念念的好朋友了。

转头看了看空荡的上铺,胡梓语不在,夏文君也没怎么管,毕竟范念念能入围是值得普天同庆的大事。

“韩老师的事情少说,知道吗?”抓了抓庄夏旋的辫子,贺佳弱弱的从厕所里捂着肚子出来:“那范念念能入围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值得这么大呼小叫吗?人家楼下还以为超市大减价了呢。”无奈的白了一眼,贺佳继续慢腾腾的上床捂上热水袋。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贺佳老是肚子不舒服,吃了止痛药倒是好一点了,可血流不止...应该不是例假的症状,难道是前两天吃麻辣烫放太多辣椒了?

“那念念是不是有机会获得前三名啊?好像要白楠锦的亲笔签名啊...念念这么友好的人,应该不会想不起来我们吧?”嘴巴一说起来就合不上的庄夏旋絮絮叨叨的念叨了好久,满脑子都是白楠锦的书和签名照。

“加一,不过白楠锦的东西好像并不是很好拿哦。旋旋,你努努力参加个比赛搞不好也会遇见白楠锦哦,不过过两天徐涛会来咱们学校演讲,也算是范念念的功劳吧!”捏着手中崭新的宣传页,安琪摊了摊手。

徐涛,正是和范念念一起参加比赛的徐涛,据说徐涛本人比范念念差上不了几岁,自己还经营了几家自媒体公司,也算是B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景天大学自然不会怠慢这位大客,前前后后动用了好几个部门,用来筹办迎接徐涛演讲的事宜。

而好巧不巧,安琪所在的部门又被列入其中。

“不过,白楠锦为什么不能来景天?”

“要不你问问范念念为什么拿不了第一?”

安琪一下子把庄夏旋的念头扼杀在摇篮里。

而作为本人的范念念,却似乎并不知道景天大学发生的一切,当她按照女人交代的一五一十的告诉观众之后,第一座以白楠锦命名的奖杯落入范念念之手。

“大家还有什么异议?”关于这个结果,谁都没有料想到,尽管是在评委团中的韩今朝也没能料想事情居然会发生到这个地步。

“一个十九岁的孩子,白楠锦果然还是考虑青年大众,愿意给年轻人机会,这种精神值得赞扬,我赞同。”

“这孩子聪慧可佳,文笔质地非同小可,我不反对!”

“没什么可说的,既然二老都赞同,我这边也自然是持赞同票!”

“我反对!”一般评审团是由四位评审老师组成,而韩今朝则是最后一位评审老师,当“我反对”三个字从韩今朝嘴巴里蹦出来的时候,台上的范念念明显脸色变了又变。

基本上不怎么会保持情绪的范念念,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甚至还当众白了一眼韩今朝。

“范念念同学是吧,我不觉得一个十九岁的学生能来参加首都比赛就是非同小可,大家看看这批参赛者,哪一位不是从各地认真挑选出来的?再问大家,全国哪一场比赛说明了年龄就是优势?大家究竟认可的是年龄还是能力?”

一席话说的大家都愣愣的,一时间现场氛围有些尴尬,就连主持人小姐姐都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下去,比赛持续这么长时间还是头一次有人这么说比赛,关键这家伙不是和台上的参赛者一个学校的吗?

“韩今朝韩先生自然说的在理!可韩先生不能因为是自己的学生就不公平处理了吧?”白楠锦接过话题,瞬间大家的目光锁定在韩今朝面前的牌子和范念念身上的序号牌。

一模一样的“景天大学”标识。

“就是,小韩不能是因为本校的学生就不管不顾吧?光说我们,小韩自己呢?”在刻意避讳什么?

最后,如愿,第一届以白楠锦命名的奖杯递到了范念念手中。

她获奖了,可似乎获奖的人根本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