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门当户对 >  第26章 宝贝儿,晚点约

夏舒冉刚到医院门口,宋桐睿就神色匆匆地从里面迎出来,“快走,舒冉,跟我来。”

“要去哪?”夏舒冉打量了一眼宋桐睿,明明在医院却没有穿白大褂,有些奇怪。

“去监控室。”

宋桐睿四下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他们,这才推开监控室的门,对着里面的保安说了一句,“你先出去。”

“宋医生,这……这不太符合规矩。”

“放心,事后我会跟我父亲说,不会问责你的。”

“那,好,好的。”

宋桐睿从里面把门锁上,示意夏舒冉跟他到窗边那台显示器旁坐下,然后从兜里拿出了一张sd卡插进读取器中。

宋桐睿对上夏舒冉疑惑的目光,说道,“这是这家医院三年前的监控录像,我们当时要收购这家医院时对这家医院的就医日数量做调研的时候调出来的。”

“这个sd卡读取口有些老了,我上午让人用了许多插口,但读出来的画质都不清晰,所以现在最快的办法就是用原接口读取。”

随着屏幕上显示的文件读取完毕,一条清晰的视频显现在眼前。

2019/8/23。18:23:21

只见一个身着淡蓝色偏旗袍风长裙的女士进入了病房,一个较为年轻的男子守在外面,偶尔会有患者家属或小护士从旁边经过的身影。

这样的状态差不多过了十多分中,画质突然逐渐变得扭曲,图像变成一团黑影,又过了一会儿,图像恢复,显示的还是原来的状态。

可没过多久,图像再次变黑,这次恢复过来时,女士正从病房里出来,外面的男子看女士出来后,迅速跟上去,两人看上去都很谨慎,又四下张望了一下后,匆匆离开了。

2019/8/2318:56:07

一个女孩出现在画面上。

手里提着两袋东西,小步晃晃的回到病房,可不到一分钟,女孩冲出病房,大喊着,没一会儿,医生跟着女孩匆匆进入病房……

没错,这个女孩就是夏舒冉。

夏舒冉坐在屏幕旁,目光呆滞地看着图像。

她好像又一次回到了那一晚……

“舒冉,舒冉?”

宋桐睿在一旁叫醒了她,“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很复杂,但是你现在必须保持冷静,你先把这个带走。”

说完,把屏幕关掉,取出sd卡放到夏舒冉手中,“舒冉,我在找人调监控的时候,发现顾铭杰也去了我父亲公司,两人在办公室聊了很久。”

“所以,你现在的一举一动最好小心。”

夏舒冉接过sd卡放入手包的夹层,“宋哥,这次,真的谢谢你。”

“舒冉,别这么说,我这么做也是为我当年的事赎罪,让自己良心上过的去。”

夏舒冉听完这话情绪更显激动,“宋哥,当年的事,我们都有错,我从没有怪过你,我只是……,哎,以后我们都别再提了。”

宋桐睿看着夏舒冉那有些释然的表情,自己也红了眼,“好,好,咱都不提这事了。”

宋桐睿把夏舒冉送到车上,向她点点头,转身进了医院。

而谁对没注意到在监控室外面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两个人正扭打在一起。

这两个人的身手真是谁也不差谁,你挨了我一脚,那我势必还你一拳头。

正在两人打的不可开胶的时候,突然有人反应过来,“吴哥?”

吴达也反应过来,“小章,怎么是你?”

医院的小路边,两个人一左一右,每人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正往伤口处冲着。

章仕楠呲着嘴,“我说吴哥,你这下手忒狠了,差没点给我打破相了。”

吴达听完,一把把手里的水瓶子往远处一扔,“哪有你阴,差没点给老子整个断子绝孙!”

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嘿嘿笑出了声。

“骞儿哥派你来的呗!”

“你呢,顾二爷?”

“嗯。”

“小章,刚才你在窗边拍啥呢?”

“还说呢,得亏我眼疾手快按了保存,要不可就出大事了。”

“得,今天咱俩也算是能交差了。”

夏舒冉把车子停在医院旁的小林里,放下手刹。她不知道现在自己的心情是高兴还是伤心。

应该是高兴吧,她这三年,不就是在等待真相大白这一天吗?

可心里却还是不舒服,她真的有那么不堪吗?当年为了分开她和王梓骞,王梓骞的妈妈真的不惜亲自动手除掉她的妈妈?

夏舒冉轻呼口气,拨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没几秒就接通了,“宝贝儿,我在忙呢,晚点约,嗯?”

夏舒冉听完,装着娇媚的嗓回了句,“你怎么总在忙,今晚七点,我在老地方等你,你要不来,我们就分手!”

说完听着自己有些生气的撒娇音传到那边,才挂了电话。

这几天,王梓骞一直住在王家大院,除了照常的上上班,几乎天天都在大院里呆着,没啥事儿陪着老爷子下下棋,有时候甚至闲的在老太太旁支一张躺椅优哉游哉的听着老太太念叨。

“骞儿呀,这几天没事儿。”

“有事儿呀,这不天天陪您老人家吗?”

“嘿,少在这跟我打马虎眼。没事儿,你就回你自己地方去,少在这碍眼。”老太太瞪了王梓骞一眼,回过身去。

“哟,老太太,您这话说的可真让我这孙儿心寒。”说完还扶着老太太的手摸上自己的心窝。

老太太看他那混不吝的样儿,抽出手来,打了他一巴掌。

“我还不知道你小子,准是跟那冉丫头吵了架,不敢回去了,猫儿在这大院里,然后在在你妈的眼皮底下卖两天乖。”说完指着王梓骞的鼻子道,“真当你姥姥糊涂呢,啊?”

看着老太太要起来,王梓骞忙起身扶起老太太,“姥姥,您慢点。”

“去,今晚就回去吧,冉丫头那性子我知道,好着呢,你哄两句,说两句好话,你们俩也就好了。”

老太太做起来后,又小声在王梓骞耳旁说,“放心,你妈这头我到时候跟她说,等你把冉丫头哄好了,就把人带回来,给大家见见面。”

“好,都听您的。”

在椅背后,王梓骞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