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樱学院,咪溪儿请了假,而正在家里睡觉的咪溪儿并不知道学院内发生的事。

程萍等人一到学院便被人拦了下来,带到了夜冥寒的面前。

他们看着冰冷的夜冥寒,寒少应该是对他们有好感,不然怎么会这么早的就找他们。程萍害羞的脸,向夜冥寒眨着眼睛,娇滴滴的声音开口:“寒少,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夜冥寒转头盯着程萍,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快的让人抓不到:“是你们打的咪溪儿?”

程萍等人对视了一眼,夜冥寒把她们抓过来既然是为了咪溪儿,心中对咪溪儿的恨意更深了:“寒少说笑了,我们没有,是咪溪儿在那里乱说吗?”

“对呀,我们和她都不熟,怎么会打她呢?”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咪溪儿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敌意,这样的诬陷我们。”

夜冥寒猛的拍了下面前的桌子:“你们还不承认?”

程萍等人打了一个寒战,怎么夜冥寒的眼神这么可怕。其中一个女子缩缩发抖。老师来了,夜不敢说话,只好等夜冥寒把事情处理完在讲课。

“说实话!”夜冥寒可不想再和他们废话。

“寒的耐心可不是很好。”南宫炫提醒着程萍等人。

程萍拳头握紧,咬了咬牙:“是我们做的,那又怎么样。”

“寒少,她就一个卑贱的平民,凭什么每天在你的身边,在你身边的应该是我,她不配!”

夜冥寒上下盯了一眼程萍:“她不配?你配吗?”

南宫炫忍不住的笑出了声:“咪溪儿不配,那你们这群花痴就配了?”

程萍撞着胆子:“寒少你这样的家事应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咪溪儿她有什么好?她就一个平民,家里都是上班族,她那么低贱,怎么配的上这么完美的你。”

夜冥寒不想再跟他们废话,管的太多,他和谁在一起,这群白痴女人也管,他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凌,交给你处理。”说完,夜冥寒便站起身离开了教室。

“是!”

南宫炫送给了程萍等人一个可怜的眼神:“谁让你们动了寒的人。死定了!”

韩炎峰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向教室门口走去,他可不喜欢理会女人的争风吃醋。

在夜冥寒等人离开后,教室内出现了几个黑衣人,抬手就带走了程萍等人。

“你们干什么?我可是程式集团的千金。你们敢动我,我爸不会放过你们的。”

“放开我,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救命啊救命啊,我再也不敢了。”

女子的哭泣声慢慢的远离了教室,高三一班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还好他们只是嫉妒咪溪儿,还没有找咪溪儿的麻烦,不然他们就真的死定了。

谁都没有想到,夜冥寒会为咪溪儿出头,一个咪溪儿却能牵动夜冥寒动手,看来咪溪儿是夜冥寒是特别的,以后他们可要离咪溪儿这个女人远一点。。

可是正在家里睡觉的咪溪儿,对这些事情,却一点也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