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流放后,被掉包的福气崽崽回来了 >  第82章 受罚,下跪

村长儿媳妇抱着哇哇大哭的小壮匆匆回家去了,她还得去邻村请孙大夫!

菱宝和程昀也扶着虚脱无力的程毅回了家。

“二哥哥,你刚刚好厉害呀。”菱宝反复说着,感觉也没法表达她的崇拜之情。

二哥哥救了一条人命呀!

自从死过一次后,菱宝就明白生命是很脆弱很珍贵的。

“你救了他,他就不会死了,真好。”

程毅得意地哈哈笑了两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又耷拉了下去。

“菱宝,对不起。”他突然道歉。

菱宝不解地歪了歪脑袋:“二哥哥为什么要和我说对不起呀?”

程毅说:“第一次见面我让大哥不要带着你......对不起。”

他那时候心情坏到极致,看谁都不顺眼,更不理解他们都落魄成那样了,为什么大哥还要捡一个拖油瓶。

其实程毅从小就不会对别人遭遇的危险视若无睹,他很喜欢帮助人的,会拥有由内而生的满足感。

大伯曾经评价他,说二郎若是做官一定是为民着想的好官。可惜这家伙遗传他那不成器的爹,都不爱读书!

可他却恰恰对菱宝那般......

程毅将心比心,觉得要是有人那样对自己,就算自己不怨恨他,也很难做到不计前嫌,真心对他。

想到自己当时的态度,程毅觉得心情很不好,如果可以,真想给那个时候的自己一拳头啊。

“没关系,我原谅二哥哥了。”菱宝笑着说。

程毅出神地看着她,鼻子酸酸的。

“你脾气这么好,小心以后受欺负。”

菱宝摇摇头:“不会的,有哥哥们在,没有人敢欺负我的。”

程毅和大哥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对,我们会保护你。”

大王:“还有我!超级厉害的喵大王也会保护菱宝!”

菱宝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说说笑笑的兄妹三人回到家中,程毅立即就要去换身干净的衣裳,还真是冷啊!

听到动静的程仲谦抬头看了一眼,蹙眉问道:“身上怎么湿了?”

对于自己挽救了一条生命的事,程毅还是很自豪的,手舞足蹈地说:“村长小孙子掉河里了,我去救他了。当时的情形可谓是千钧一发,要不是我救的及时,他就完了......”

“救上来之后还没完,村长小孙子几乎没什么气息了,还好菱宝知道一个方法,把人给救回来了......不过菱宝,你那个法子是在书上看的?什么书啊?有时间我也看看,竟然还记载着这样的好法子!”

要是菱宝有双兔耳朵,这时候肯定紧张地要打结了。

“啊?名字、名字我记不清了......”

程毅:“那算了。可真冷啊!咦?我放这的衣服呢?爹,你见着......”

“你说什么?”程仲谦忽然打断了他。

程毅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即将来临,重复道:“我说爹你见着我放这的衣服没?”

“你说什么?”程仲谦又问了一遍,语气极其恐怖,“你刚刚说什么?”

连菱宝和程昀都看了过来,程昀有种不好的预感:“爹......”

程仲谦脸色极其难看,而且很苍白,刚刚还不睡这样的,像是一瞬间失去了血色。

连大王都躲在了菱宝后面,菱宝爹爹这是咋了喵?

程毅都不敢再翻找衣服了,喏喏地叫了一声爹。

程仲谦剧烈地呼吸着。

他难以形容方才听到程毅跳下去救人时自己的心情是怎样的,只觉得脑子里“嗡”地响了一声,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一瞬间甚至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所有的声音都如潮水般退去,连心脏都暂停了跳动。

“我问你你刚刚说什么?!”程仲谦忽然大喊一声。

程毅吓了一跳,不知所措地说:“我、我说什么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啊!

“你跳进河里救人去了?”程仲谦问。

程毅迟疑地点了点头,他救了人哎,爹不是应该夸夸他吗?为什么爹的表情这么吓人?

“中途差点没力气游回岸边?”程仲谦再问,语气更冷。

这回程毅连点头都不敢点了。

程昀似乎知道爹在问什么了,他刚想说话,程仲谦就把矛头对准了他。

“他跳下去的时候,你在不在?”

程昀低头:“在。”

“你就那么任由他跳下去了?”程仲谦冷声问。

程昀抿唇,没有吭声。

他知道自己确实欠缺考虑了,当时救人心切,完全没有考虑到后果。

“说话!”

程昀说:“对不起,爹,我错了。”

程毅急切道:“事情是我做的,爹你别骂大哥,要骂就骂我吧!”

但其实他还是没懂自己哪里做错了。

程仲谦疾言厉色地呵斥道:“闭嘴!你也想挨打是不是?”

程毅下意识缩了下脖子。

菱宝手指扣了扣衣角,想要说话,可是程昀朝她摇了摇头,菱宝想起刚刚大哥哥就说,无论一会儿发生了什么她都不要出声。

可是,可是爹爹好生气啊......

“爹,一人做事一人当,本来就是我自己做的,你就算要打我我也得说!”程毅梗着脖子说。

程昀气极反笑:“好,好,看来你是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爹,我是救人,不是害人,为什么你还要生气呢?”

不说还好,越说程仲谦越生气,冷声道:“去院子里跪着!”

他看着程昀说:“还有你,一起去跪着。”

程昀道:“是。”

然后拉着不情不愿的程毅一起去了院子里,直挺挺地跪了下去。

菱宝不安地叫道:“大哥哥,二哥哥......爹爹,不要这样......”

程仲谦看了她一眼,竟然朝她招了招手:“过来。”

菱宝仔细地瞧了瞧他,发现爹爹虽然生日,但一点都没有对着她的。

“去搬个凳子坐过来。”

菱宝乖乖地搬了个凳子坐好。

“认真看着,你两个哥哥犯了错,就得受罚,你须得以他们为前车之鉴。”程仲谦说。

菱宝点了点头,然后问:“可是爹爹,哥哥们哪里做错了?”

程毅不服气地想,是啊,他哪里做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