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宇仙灵录 >  第十六章 现场实习

三颗浅紫色的鼠胆。

众人看向三颗鼠胆,立体龙纹清晰可见,似乎慢慢转动。

“这是最后那三只阴鼠胆?”宇文看着黄兴问道。

“对啊,我当时就说了,风险和利益并存啊,哈哈。”黄兴笑道。

“如果这样,前期我们不能先以比赛为主了。”宇文看着黄兴手里的鼠胆说道。

“我们此次历练的目的,不就是比赛第一吗?为什么不以比三为主了?”

“对啊。”于正第一个发问后,众人附和疑问。

“教主和长老为我们出来历练,其主要目的,并非是要我们真正的收获,而是让我们提高自身能力。但是我们现在的收获,取巧的嫌疑太大,以我们现在的能力,和我们现在的收获比较来看,一百多颗红色鼠胆,就是我们最大的极限。所以说,我们先提高自身能力。皇庭,黄兴,支行你们三个现在都是识灵境七八重吧?”宇文转头看向三人。

皇庭说道:“我八重。”

支行也跟着说道:“我也是八重。”

黄兴挠着头皮说道:“我七重。”

“嗯,咱们先这样安排,每人先分两颗金色鼠胆,用鼠胆灵力提高我们修为,三颗紫色分给皇庭,黄兴和支行三人,他们最好可以突破到聚灵境。如果我们队伍有几个可以突破聚灵境的,那么我们的收获长老也会认可。另外我们可能还要回去,争取消灭那个最大鼠巢,如整体实力提升,也敢硬碰硬的试试,不然我们只能干看了。”宇文说完看向众人。

“如果长老知道会不会取消我们比赛?”支行问道。

“我刚才已经说了,这次比赛的主要目的,是对于我们能力的提升,如果我们整体能力得到提升,比赛第一不第一的,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宇文解释说。

“就怕有别的长老有心找茬咋办?”支行接着问道。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我们要根据现实情况做出行动。”宇文坚定说道。

支行还是担心道:“可。。。。”

宇文抬手打断支行说道:“好了支行,我知道你的担心,命令是我私自做主下的,你们是在我的压迫下执行,长老追查我承担全部责任。”

“我黄兴也不是缩头乌龟,命令是我和宇文一起商定的。”黄兴拍着胸脯说道。

“不能少了我皇庭。”

“也有我于正。”

“马斌。”

“许可。”

“铁牛。”

“何青。”

“风扬。”

“支行。”

支行继续说道:“呵呵,我刚才想问的是,咱们怎么提取鼠胆灵力?”

所有人看向宇文。

“呃。”

“应该是用刀子划破,直接感觉灵力溢出后吸收吧。”宇文也是挠头道。

“靠!资源浪费。”突然一道沙哑声音传出。

众人一个激灵。

沙哑声音继续说道:“这也不能怪你们,因为你们还没有学习野外这一块,识灵境原来没有野外历练,所有的基本操作没有教授。找个阴鼠放血,把天蚕灵豆磨碎,和阴鼠血混合成糊状,涂抹到阴鼠胆上,用木刀在鼠胆上开个小口,让灵力缓慢外溢,自行对灵力吸收。另外,最好先从绿色鼠胆开始,一点一点熟悉运用,不然狂暴的灵力冲击,有可能把你们给废了。另外天蚕灵豆,先从青色稚嫩的开始用,成熟灵豆不能让金色鼠胆灵力外泄。我这是怎么了,睡觉还不忘小崽子们的基础课程,哎,最近忙糊涂了。”

众人面面相觑。

宇文赶快说道:“我曾经偷偷去聚灵境课堂,听长老们讲过鼠胆灵力取用,我记得当时也给你们讲过。”

“对对,我咋忘了呢,你看我这脑子。”黄兴赶快附和道。

“是啊是啊,有时候一着急就容易忘事。”于正也是笑着附和。

“对对。”众人笑着点头。

“宇哥,你啥时候。。。。。呜呜。”马斌还没说完,铁牛一手就捂住他的嘴巴。

“铁牛,带马斌去抓只阴鼠过来,皇庭你带两人火灵的去摘灵豆,其余人去帮忙。”宇文对铁牛摆手说道。

“好好。”铁牛没有松手托着马斌向鼠巢而去。

其余人员自觉去帮忙。

众人离去后,宇文把蚕茧收起,在附近凸起石块上打坐休息。

“墨灵前辈,蚕茧怎么使用?”宇文闭着眼小声说道。

“你把蚕茧和拂尘放到一起就行,其余我来操作,另外有个事非常蹊跷。”墨灵声音在宇文脑海响起。

“什么事蹊跷?”宇文问道。

“昨天和虎王争斗的鼠王有噬灵者的气息,我没想明白,这个不起眼的阴鼠怎么会是噬灵者?”墨灵继续说道。

宇文差点骂出声来。

“我靠,噬灵者的底线太特么低了吧,不起眼的畜生都吸收。”宇文生气的说道。

“可能另有隐情吧,这个先不要担心,你现在做的是对的,先把整体实力提升,不然你还真不能再去那个鼠巢,先打基础吧。”墨灵说完就没了声音。

宇文按照墨灵吩咐,从另一个包裹取出拂尘,和蚕茧放到一个包裹背在背上,其余的事情就交给墨灵吧。

半个时辰后,皇庭带着两个包裹回来。

“你们收起地上鼠胆,继续向回走,找个远离鼠巢地方,先把灵豆磨碎,他们回来后我领他们,找你们汇合,沿途做好标记,先去吧。”宇文对三人说道。

三人收起鼠胆挥手离去。

又过半个时辰后,黄兴六人陆续回来,每两人抬一只阴鼠。

“我说你们怎么这么久才回来,这是超额完成任务啊。”宇文微笑着看六人说道。

“我怕一只放血不够,虽然不知道你如何计划,如果计划成功,再去下个地方又要阴鼠,拉屎,扒地瓜兼得逮蚂蚱,一举三得,一次顺手办理了。”黄兴放下阴鼠笑着说道。

“知我者,黄兴,也!只可惜你是个公的,哈哈。”宇文对黄兴调笑道。

“滚!他们还没回来吗?”黄兴问道。

“他们提前向回赶了,我让他们提前去把灵豆研磨,等你们过去直接放血调和,你们先休息一下,我提前过去看看情况,注意沿途记好。”宇文说完起身向远处跑去。

“他这队长太不称职了,屁活不干瞎指挥。”马斌嘟囔道。

“瞎指挥能有现在收获!别的队伍现在红色鼠胆,能够超过一百个就是奇迹,没点鸟数,一会汇合我给宇文汇报,你自己申请调出别的队伍吧。活没干多少,偷奸耍滑倒是利索,还在这里蛊惑人心,要你何用,啊!”黄兴怒斥道。

“兴哥,兴哥,我错了不行吗?我脑子笨,没事,我可以改啊,干活,干活,我现在就干。”马斌说着,就自己扛起那个最大的阴鼠,左右摇晃着向宇文身后奔去。

“脑子笨能改吗?”黄兴看着其余四人道。

“能,哈哈。”

“哈哈。”

“向更好的目标出发!”黄兴大手一挥,向前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