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黎少你的小撩精又下线了 >  第一章 昨晚太过劳累

[恭喜宿主第三十六次重生成功!“挑战一百种不同的死法”挑战只要累计达到四十次,系统将为您升级金手指。]

[宿主,系统塔塔已升级,提供阴阳怪气功能,三秒后自动唤醒。]

“我呸!阴阳怪气功能,亏你们想的出来!”

安鹿芩在梦里破口大骂,一下惊醒看到了自己卧室的天花板。

又又又回到白莲花生日宴的那一天了,她已经在这一关挂了六次了。

塔塔:[恭喜亲爱的小鹿鹿第三十六次重生成功!在同一个地方摔倒六次,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我的宿主就是最棒的!我将为您颁发最不屈不挠宿主奖!]

“我谢谢你啊!谁开发的阴阳怪气功能?多此一举。”

安鹿芩一个白眼翻到了天上,不情不愿地爬了起来。

两个月前她出车祸死亡,醒来之后就重生到作天作地的公主病患者安家大小姐安鹿芩身上了,原主安鹿芩是一个非常元气的女人,杨柳细腰,乌黑的卷发顺滑地披在身后,一双桃花眼清澈灵动,右眼角下边有一颗小小的痣。

她的任务是阻止难搞青梅竹马黎景闻和白莲花唐茗在一起,还触发了“一百个不同的死法”的挑战系统。

不过这还不是最离谱的,最离谱的是她每次快下线的时候就会变成不同的动物。变成动物,她就更容易被害死了!而且,黎景闻还是一个动物摄影师!

她又要攻略黎景闻,又要保护自己小动物的身份不被发现,好难做。

安鹿芩啐了一口痰,痛定思痛,仔细回顾前几次她的死因。

最离谱也最惨的一次就是这次,自己在派对上喝了酒不舒服,结果变成了小仓鼠,本来黎景闻已经发现了变成小仓鼠的自己,结果该死的白莲花被自己吓了一跳,叫来了一群人,慌乱之中被跳舞的人一脚踩死了。

等塔塔来的时候,她都变成一个小薄片了……

前六次的下线有一个共性——她喝酒了,这是不是说明喝酒必变身!只要今晚她不喝酒,她就不用担心变身了,然后就可以顺利拿下黎景闻!

安鹿芩忽然听到了房间外的说话声:“景闻昨晚喝多了,你们都不懂得准备醒酒汤吗?”

这声音——这不是白莲花唐茗吗?

安鹿芩一下从床上跳下来了,冲出门去。

黎景闻房间门口没人,她敲了敲门,还是没人答应。

今天是周末,现在是上午九点,黎景闻难道在秘密基地?

安鹿芩挠挠头:“这什么情况?现在的剧情是什么走向?”

塔塔:[正在查询,查询成功!宿主由于饮酒过度在洗手间内晕厥,被黎少扛回了家里私人医生治疗。]

安鹿芩傻眼了,指了指自己。“我?饮酒过度晕厥在厕所?意思是和被一脚踩死一样尴尬呗!”

什么鬼系统啊!凭什么别的宿主死的时候那么美她就是那么惨!凭什么其他人重生之后那么强,她成了醉鬼!

天要亡我!

塔塔:[你还吐了黎少一身。]

“额……要不我去给他道个歉?”众所周知,黎景闻是一个有洁癖的人,啊这——黎景闻应该会想把自己丢出去。

安鹿芩扯起了嘴角,战战兢兢地走到黎景闻卧室门口给他道歉,却怎么敲门都没有人回应。

“景闻哥哥,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吐你一身,你原谅我吧!”

“景闻哥哥,小鹿鹿为了表示诚意,这两天都不会烦你的,你原谅我好不好?”

“景闻哥哥——”

第三次安鹿芩手还没放上去,白莲花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了。“景闻昨晚太过劳累,有点疲惫,还在休息。”

安鹿芩一回头,看着这个穿着白色针织裙头发随意披在肩上的女人,她居然没穿袜子!

WTF?昨天晚上太过劳累?果然是白莲花唐!茗!

安鹿芩瞬间脸都黑了,睨了唐茗一眼,“你怎么知道?”

你这个白莲花你出现在黎景闻的卧室!还穿的这么性感!你你你——不守妇道!

唐茗并不生气,端着一碗茶,漫不经心地说道:“当然是因为我昨晚一直陪在他身边照顾他。”

安鹿芩眼中已经有熊熊燃烧的怒火了,拳头也已经握紧,随时准备解决这个白莲花。

她挑眉,“哼,你是梦女吗?”

唐茗不明白什么是梦女,挡在门口不让安鹿芩进去。

“安小姐,我想你最好不要打扰景闻休息,不然景闻生气我也帮不了你。”

唐茗那张涂满粉底的脸坑坑洼洼,安鹿芩恨不得拿阿姨的抹布给她都擦了。

这么丑陋的脸配上这么不要脸的话,真是绝了!

“唐医生你一个外人站在这里才算打扰吧!”安鹿芩勾嘴轻蔑一笑,想和我斗,下辈子吧!老娘不是白重生的。“让开!”

唐茗偏不让,安鹿芩一步迈上前去,身高优势跨过她就要开门。

黎景闻一开门,唐茗突然摔倒在地上,茶碗也“啪”地一声摔成好几瓣。而安鹿芩,她的手正悬在空中——

“安鹿芩!”黎景闻阴着脸,瞥了安鹿芩一眼。接着蹲下身关切地看着唐茗。“你没事吧!”

“她能有什么事,她在练习演技。”安鹿芩一点情面都不留,居高临下地看着装柔弱的唐茗。

唐茗抿嘴,微笑着看着黎景闻:“景闻我没事,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只是可惜了这醒酒茶,我煮了一早上……”

黎景闻扶着唐茗起来了,那关切的神情,好像安鹿芩把唐茗害的有多惨似的。

“我没事,”黎景闻说完又神色漠然地看着安鹿芩,“给唐茗道歉。”

“让我给她道歉!”安鹿芩指了指自己,气到快吐血了。

唐茗倒装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没关系的景闻,安小姐也不是故意的。倒是安小姐从小就是被宠大的,你别为难她。”

黎景闻又厉声道:“道歉!”

安鹿芩双手环抱,翻了一个白眼,“咳咳!唐小姐,真是抱歉,我的魅力把你吓倒了,一不小心打翻了邱阿姨一大早煮的醒酒茶。”

安鹿芩话音未落,唐茗的脸色都变了,本来惨白的脸色现在羞愧的有点红。

黎景闻又要开口了,安鹿芩压根不给他机会,扭头就走,一边下楼梯,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邱阿姨,您再往楼上端一杯茶给景闻哥哥吧!”

“景闻,我——”

“没关系,我让小宋送你回去。”黎景闻打断了唐茗的话,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摔烂的碗。

这个茶碗放在柜子最里边,只有邱阿姨沏茶的时候才会拿出来。看来安鹿芩说的是真的,不过她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

黎景闻嘴角忽然牵起一抹笑容。

安鹿芩,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

安鹿芩在楼上看着唐茗坐着宋秘书的车离开,眼底闪过一抹狠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