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诡异制作公司 >  38.大雾

月光。

沙滩。

公园的长椅,三个人两副身体坐在一起。

孤男两女。

基本上恋爱文的要素都凑齐了。

如果忽视掉体内的另外一个自己的话,邵维红觉得,此情此景,此时此刻,像极了言情小说当中的恋爱氛围。

关键是男的长得帅气迷人,女的……

emmm……邵维觉得自己虽然在诡异当中不算啥,但是以人类的审美来看,起码颜值也能到80分吧。

她忽然有些感动起来,听到远处传来的海浪声,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台风的原因,今天晚上海面上还真的起了雾。

两个人刚坐下来的时候还是月光可鉴,但是此时海面上已经笼罩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而且有逐渐加重的迹象。

这让她更觉得像是在梦境中一样了。

邵维的双眼不由得迷离起来,有些期待起等会儿姚夏将要给她的小惊喜。

会是什么呢?

邵维一想到这里,嘴角就止不住地上扬。

……

过了一会儿,姚夏一边看着手机,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到,“你知道世界上第一个发明诡异制造机的人是谁吗?”

“哦不。

准确来说,应该是诡异才对。”姚夏又补充了一句。

“嗯?”

邵维抬起头来,有些疑惑地瞥了姚夏一眼。

两个邵维都在心底不约而同地骂了一句:

姚夏你是白痴吗?

这么好的氛围,干嘛聊工作啊?

不过邵维红还是兢兢业业地回答到,“世界上第一个发明诡异制造机的诡异,在诡异近现代历史书上有记载的,是活跃在1900年代的一个黑山羊头人,名字叫做文克许,他可以说是现代的诡异理论的奠基人之一。

基于文克许一生关于诡异的研究,他独立发明了第一台诡异制造机。

不过当时由于设备还比较简陋,对应的技术沉淀也不够,所以这第一台诡异制造机也只能完成最简单的单细胞诡异的复刻,也就是梦因子的复刻。”

梦因子是一种以人类梦境为食物,并且能够在人类梦境当中繁衍和传播的一种诡异生物,基本上对人类和诡异都没有什么威胁,甚至对人类的梦境也不构成多少实质性的影响。

这玩意儿复刻起来的难度算是最小的,可基于1900年代的全世界的诡异技术水平,能够完成梦因子的复刻,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可以说文克许发明的这第一台诡异制作机简直有着划时代的里程碑式的意义。

“但是,文克许其实是一个非常诡异的诡异天才,”邵维如数家珍般地说到,“他有着许多天马行空的想法,也创造了不少的理论,而且还发明了诡异制作机,本来应该是诡异界的爱因斯坦级别的人物,可在诡异图书馆里面,却把文克许的后半生当成是诡异之耻来进行描述。”

说是后半生,但实际上以邵维了解到的情报来看,文克许一生也就活了30来岁的样子,甚至连个人类都不如。

“哦?为什么呢?”

姚夏笑吟吟地明知故问到。

邵维沉吟片刻,回忆着前辈们描述的以及各种所听到的消息,整合到一起说,“传说文克许是个疯子,他研究诡异诞生和形成,已经变得走火入魔了。

甚至还想提出来,诡异其实跟人类并没有多少矛盾,甚至可以将诡异科技和人类的理论结合起来,将宇宙的规律进行扩展和补充,这样才有可能完成对宇宙最原始奥秘的追溯。

所以他……”

说到这里,邵维用眼角不经意瞟了姚夏一眼。

似乎是在说,这样看来姚夏跟文克许这个疯诡还挺像的。

“他想把诡异科技利用到人类身上,同时还想着怎么能把人类改造成诡异,甚至进行过一些可怕的改造手术……”

邵维内心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所以,即使文克许对诡异界有着超乎寻常的贡献,后来还是被诡异科学院给除名了,不但除名,甚至还对他进行打压和封锁,文克许后期的理论和发明全部都是未知之谜,到现在除了一些顶级的大佬们有资格查阅之外,我们根本不知道文克许在这之后做了些什么。”

姚夏眼神微眯,静静地听她讲着这些事情,结合起他自己的认知听得有些出神。

“有一种说法,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据说文克许做的事情太逆天,违反了诡异界的规定,甚至还弄出毁天灭地的可怕【改造】出来,所以被诡异界的大佬们秘密处死。

不然他一头黑山羊,不可能这么短命的,如果文克许不乱搞的话,搞不好今天还活着。”

邵维认真地点点头,似乎在为自己打气般说,“嗯,一定是这样,文克许这样的天才走上了歧路真的太可惜了,不然的话,他能活到今天,至少是诡异理论界的泰山北斗。”

就在她长吁短叹之时,旁边响起了姚夏的声音。

“有没有一种可能?”姚夏面无表情地看着大海说,“其实文克许并没有死?”

“嗯?”

邵维红有些疑惑地抬起头来。

“没死?那他被关起来了吗?”

不然解释不通啊,这样一个天才的诡异界的爱因斯坦,现在没有半点儿消息,要么死了,要么就是被控制起来了。

邵维蓝在心里面轻蔑地翻了个白眼。

你一只人类,你懂个屁的文克许啊?

或许这个家伙对诡异界有那么一丢丢的了解和认知,但是这些陈年往事,没有个几年的诡异经验是不可能了解到的。

难道我们这些纯种诡异还没你一只人类知道的多吗?

“嗯……”姚夏思考了两秒,笑着说,“可以理解为关起来了吧,但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阴谋论。”

“嘁,你一只人类,知道些啥?”

就在这时,海面上的雾气越来越浓,已经浓得看不见任何东西,像是一堵巨大的墙壁伫立在海面上。

只有借着背后隐约透出的月光,才能勉强看到大雾的位置。

而在雾面上,隐隐有着什么声音响动,好像是断断续续的振动声。

连邵维们这样的诡异也觉察到了不对。

“来了来了。”姚夏阴恻恻地笑了起来。

眼睛闪闪发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