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人在原神:我妹是大家龟秀 >  第46章 神?

面对一声不吭的苟系统,神里悟也是拿它没招。

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但是也成就了他现在强大的实力。

“权柄……”

“在提瓦特可以称之为神位,很多原神都渴望达到的境界,如今就握在我的手中。”

看着有规律在那旋转的两颗棋子,神里悟神色平淡,没有发出太过火热的眼神。

神只是一个境界,不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让我来感受一下吧!”神里悟眸光闪烁,大手一握。

黑白两色棋子瞬间融入到他的身体当中。

嗡——

刹那间,神里悟周身产生神秘玄奥的波动。

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神圣的气息,如同神明临世一般。

“生与死?有趣的力量。”神里悟看着双手流转的力量,满意的点了点头。

蒙德晨曦酒馆,微醺的温迪抬头朝着雪山看去,眼神也变得清澈明亮,表情有些凝重。

“有未知的神明诞生?而且好强大的神威。”

随后也没有去管,继续喝酒。

贸然打搅一个神明,或许会引起对方的不喜,从而产生神战,神之间的战斗造成的破坏太大了,而且他也懒得动。

璃月街道上,拎着鸟笼的退休老大爷钟离停下脚步,看着这个方向,摇了摇头,继续闲游。

稻妻的天守阁内,正在打坐的雷电将军睁开威严的眼睛,其中雷光一闪,清冷的声音传出:

“与永恒相背的,都是我的敌人,要是你来到稻妻,我会斩上一刀。”

随着雷电将军的情绪波动,环绕稻妻的雷暴,也变得更加暴躁。

须弥净善宫,一个五百岁的白毛萝莉,小吉祥草王纳西妲,用充满智慧的眼睛,看向神里悟这里。

……

神里悟融入权柄的那一刻,所有的尘世七神,全都感觉到陌生神性的出现。

“时隔多年,你果然再一次出现了,真是让人怀念的气息啊!”

提瓦特的最高点,天空岛。

这里没有生机勃勃的氛围,十分冷清,无形之中散发着孤寂的气息,到处都是白色的建筑物还有石柱,充斥着岁月的痕迹。

一处辉宏的宫殿内,高坐王座之上的白发女子缓缓睁开双眼,金光闪烁,弥漫着浓浓的神威,也带着一丝疲倦。

如果荧或者空见到这个女子,一定会惊呼一声。

这就是让他俩分开的天理维系者。

此刻她的视线投到忍冬之树那里,冷俊的容貌上浮现一抹笑容。

“时间还很多……”意味深长的说了这句话,天理维系者重新闭上金眸。

龙脊雪山这边。

神里悟仔细的感受着自己的变化,很神奇,首先是寿命近乎于无限。

关于这个权柄,大量的信息涌入到脑海当中。

在提瓦特绝对算得上顶尖。

不过也有些鸡肋。

现在他的肉身,并不能完全发挥出它的作用,或许需要等琦玉的模板出来,才能完全的驾驭。

神里悟想从权柄当中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但是很遗憾,没有一点记录。

“噗!”

拔出腰间的斗鬼神,朝着手掌轻轻一划,极其锋利,掌心立即喷涌出鲜血。

神里悟眉头微微一皱,掌心伤口处有柔和的白光氤氲,几乎是一瞬间,伤口就消失不见。

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如果不是血迹的残留,都看不出受过伤。

比起反转术式和妖力疗伤,这个更加全面迅捷。

他有一种感觉,在治疗这一方面,绝对能治疗所有的伤病。

最逆天的就是能复活死者。

这要是传出去,神里悟可以成为很多人的贵客。

即使是七神这样的神明。

“接下来是死亡吗?”神里悟手中出现黑色的光芒,蕴含着浓郁的死亡气息。

“咦!”

神里悟轻咦一声,虽然初步的掌握,并不能发挥出太多东西,但也让他感到吃惊。

附着这种力量的攻击,会十分强大,可以一点点蚕食鲸吞对手的生机。

在他的估计当中,神明都抵抗不了。

收回死亡的力量,神里悟直接凝聚一颗种子,融入到忍冬之树当中。

有了生命气息的融入,忍冬之树重新焕发生机,光秃秃的树干和树枝开始出现小疙瘩,似乎随时都能长出枝芽。

做完这个,神里悟也稍微有些疲惫。

时间太短,掌握太弱了。

不过也足矣,用不了多久,忍冬之树就会生长为银白古树。

龙脊雪山也会变成一处适合人类居住的土地。

“没有出手吗?”神里悟抬头望着天空。

他造成的动静不小,无论是融合权柄还是让银白古树恢复生机。

都是能让天空岛注意到。

他还想听那个形似草履虫的天理维系者来到他的面前,对他说上一句:

“我将在此终结你的僭越。”

他也可以试吧试吧。

究竟孰强孰弱。

“下次见面,就能看到完整的你了。”神里悟等了一会儿,没有人过来,对着正在蜕变的忍冬之树徐徐说道。

水晶当中的公主,在他的感知当中,已经没有了生机,水晶的作用只是保持她的肉身完整,让她不要腐烂。

神里悟现在还不能让她苏醒。

热爱自己国家的公主,要是醒来之后,看到的只是冰雪,估计会感到悲哀。

等银白古树生长起来,梳理地脉,驱散风雪的时候,他也能掌控更多的权柄,到时候让她在这个时代苏醒。

他有建国的想法,但是却不想管事,想当一个甩手掌柜。

这个曾经受雪国人民爱戴的公主殿下,正好适合管理这个国家。

如果公主知道他的所想,估计会气的再死一次,她人都没了,还得让她活过来打工。

神里悟转身朝着外面走去,这已经过去了半天多时间,得去找一下可莉和阿贝多了。

收获不错。

见到了曾经沙尔·芬德尼尔,虽然不是很全面,但也知道了一些。

有很多隐秘,都得他以后才能知道。

当神里悟离开这里,又变得沉寂,不过却多了一点生气。

道路都被雪崩淹没了,神里悟只能朝着阿贝多那里飞去。

……

“悟先生?”

“你去哪里了?”

正在清扫雪堆的阿贝多看到飞过来的神里悟,笑着问道。

他还以为神里悟已经回到蒙德了,没想到他还在雪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