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帝坟冢。

虽然分阴阳两座。

但青帝大部分的宝贝,都是放在了阳坟里面,留给了后人。

甚至是心脏,

都掏出来了。

可谓是为了后代掏心掏肺,是个合格的老祖宗。

这样的绝世宝藏出世,争夺的人自然数不胜数。

随着时间推移。

不朽圣地与不朽世家的太上长老级别大人物,已经到场,正爆发着恐怖伟力,对阳坟宫殿一阵狂轰乱炸。

除此还有五尊被耀眼金光包裹的身影,他们就像是烈日当空,无尽的恐怖气息从他们身上洋溢,每一次出手都是天地崩碎。

大能。

这是大能级存在!

这种大人物。

自然处在第一梯队。

恐怖古兽拉着威压惊人的战车,在天空呼啸,让其余人不敢靠近。

青帝阳坟。

只是留给后辈资产的地方,并没有设置太过强大的阵纹保护。加之岁月的侵袭,早已十不存一了。

此时在五尊绝顶大能,配合多个太上长老级人物狂轰乱炸下,顿时有一角被撕裂了开来,无数霞光从裂口处喷涌而出,向四面八法冲去。

第一梯队的大佬连连出手,在其中占据了大头。

但霞光实在太多了,加上灵活无比,造就了不少漏网之鱼。

第二梯队也开始了疯抢。

其中最为耀眼的,要属灵虚洞天的老道士一行人。

数月不见,老道士突破至化龙第二境,实力翻了数倍。

不过这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是他边上被霞光包裹的身影,虽然只有化龙第一变,但实力却比起化龙第二变的他还要强大,随手就击退高自身两变的对手。

纤细的双手连连抓取,几道躲闪不及的霞光被其抓到了手上,气得其他同为化龙境的对手牙痒痒,但又忌惮地没敢出手。

“数月不见,看来两人都有了突破,完整的太仙之体,果然有着独到之处,越阶挑战就跟吃饭喝水一般简单,可位列绝顶天骄一级。”

林南一眼就看破隐逸,被霞光包裹的身影不是薇薇还能有谁。

对于欠自己帐的人,不说化成灰都认得,但也差不多了。

这两人确实是老道士跟薇薇,两个魔功一脉的魔头被林南碰巧解决,他们两个也是有了不同的命运。

老道士不需要拖住魔头,也就避免了殒命之祸。

薇薇不需要重伤逃亡,自身本源自然不用损耗了。

原本世界她虽然也算出彩,但在叶凡等绝世天才光芒下,加上没跟主角团,只能居于二线,到老也就证得准帝之位,未能真正证道。

不过就算这样,她也把魔功一脉收拾了,报了大仇。

叶凡成天帝去看望她的时候,一个魔功一脉的大圣,就正被她囚禁着,堂堂大圣沦为阶下囚。

魔功一脉占据的摇光圣地,也落入了她的囊中。

本源受损都能如此。

现在她本源未损,还从林南手上得到了仙源,未来会如何,可想而知。

叶天帝现在在她的面前,可以说是小弟弟辈。

在林南观看她的时候,她像是感应到了,回首望了过来。

当看到熟悉的身影,她先是一喜,接着瞬间脸色一变,迅速用出各种遮盖手段。

一层又一层,看起来跟个粽子一样,一眼望去全是各种遮盖光芒。

林南那“毒辣”的瞳术,她是深刻领教过了,她不觉得自己反应过激。

对于这样的“特殊”对待,林南直接翻了一个白眼。

咱是这样的人?

还有你觉得自己遮盖,就能挡得住咱的眼睛吗?

闹呢!

林南吐槽一番黄毛丫头,就懒得去多看一眼,年纪比自己小的女人,他表示无感,活不好,屁事好多,搞不好还沾锅。

“哈哈!孩子,这是一件凶器,你镇不住它的,来,让道爷降服它。”

在林南表示对黄毛丫头不屑间,一道贱兮兮的大笑,从一边传了过来。

没一会,一道咒骂跟着传出:“死胖子,我记住你了!”

“道爷我没那么胖吧,只是壮而已,孩子。”

面对咒骂贱兮兮没在意,反而更贱的大笑回应。

林南转首朝声音望去,不是段胖子跟便宜老弟叶凡还有谁。

只见这两人组第一次会面,此时正在愉快的互相问候呢。

不过现在的叶凡,还不是段胖子的对手,只能干瞪眼被欺负。

第一件捡的宝被“保管”走了,第二件同样也被拿了去。

叶凡气得愤愤不已,可惜修炼时间太短,暂时不是对手。

两件通灵宝物被抢,醒目叶凡顿时变得更小心了。

但此时的段胖子就犹如他的克星,在他走运得到第三件时,段胖子又哈哈大笑飞了过来,气得叶凡又是一阵大骂。

段胖子好像有喜欢欺负小孩的癖好,吃了神果淬体的叶凡现在看起来也就十来岁,现在是被逮着欺负。

不过没等段胖子多得意,肥硕的屁股就被狠狠踢了一脚,直接来了个狗啃泥,没反应间还吃进去了几把土。

“无量他娘天尊,谁这么不讲武德偷袭你家道爷?!”

从懵逼反应过来的段德骂骂咧咧,拍地起身就要找麻烦。

不过当他看到踹自己屁股的人的模样时,他骂骂咧咧的表情顿时定格住了,整个人跟见到鬼一样死死瞪大眼睛。

“你说你是我的爷?”

一道平淡声音传出。

“不,你才是我爷!”

面对平淡的话语,段德啪嗒一下当场跪了,毫无节操认爷。

“滚犊子,我特么还未婚呢!哪来你这么大的孙子。”

平淡声音的主人回道。

“没事没事,干的也行。”

段德把节操完全抛弃,誓要今天认爷爷的模样。

“南哥?!”

在胖子要厚脸认爷爷时,叶凡惊喜的声音传了出来。

“凡弟,又见面了。”

声音的主人笑笑点头,不是林南还能有谁。

两次改变命运的照顾,让叶凡真心感激,最后一次离开的时候,非要认下林南这个哥哥,林南没反对,就有了哥弟称呼。

“南哥?凡弟?”

嗷嗷认爷爷的段德听到两人的对话,脸色顿时猛然大变。

之前看到林南翻手镇压闪电鸟,他可是知道眼前的爷有多猛,否则也不可能这么没有节操,当场跪地认爷爷了。

这可不单单是求饶,还想抱大腿要好处呢。

以后出门在外考古被追杀,也好有个大靠山,报家门。

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要认的靠山爷爷,竟然是被自己抢到哭的小屁孩的哥。

这尼玛还得了?

自家老弟被欺负到哭,现在哥哥来了,还能善了得了?

段德那是越想越怕,悉索索的就想脚底抹油开溜。

只是还刚开始动作,林南的目光就望了过来:“我让你走了吗?”

“嘿嘿···”

见计划败露,段德顿时冷汗直冒停下,继续陪着傻笑。

林南没有理会,收回目光重新看向叶凡问:“凡弟,这缺德胖子欺负你了?”

“嗯!这死胖子抢我东西!”

叶凡一副告状模样点头,好大哥在边上,瞬间底气充足了起来,看向段德得意的笑。

“我老弟也敢欺负?”

林南看向段胖子,伸出手指一指冷声道:“凡弟,去,给他两耳光,让他长长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