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遮掩 >  第三十八章 烂尾楼分尸案(二十一)二更

王勤愣了一下,忙拿出电话给小尚拨过去,小尚说有几扇排骨,没有骨头棒子。

王勤挂了电话松了口气,周望也松了口气说:“他应该是不敢,人骨和猪骨区别还是很大的,稍微细心一点就会发现,他要是敢卖,一旦被人发现就麻烦了。”

这时,在屠宰房里的小蔡站在门口对周望说:“老周,在缝隙里找到了血迹,碎肉没找到,骨渣倒是有一些。”

“骨渣?”周望扭头看向王勤说:“他刀工这么好,又有专业的刀具,我虽然只看了一个坛子,但也能分辨出是剔骨剔下来的肉,咋会有这么多骨渣?”

王勤眨了眨眼,像是想起了什么,扭头就跑出了院子。

小蔡又问:“这间屋子基本上就这样了,检材不少,我们先带回去检测,报告出来马上给你。”

周望说了句:“辛苦!”

小蔡又追问了一句:“别的屋子不用再看了吧?如果是像这间一样的大工程,那就明天再说,检材得赶紧送回队里……”

后面的话周望没听到,他站在院中紧盯着正房发呆,直到王勤回来拍了他一下,兴奋的说:“之前我出去的时候村民们说,村里有一户养猪的,老两口,平时兄弟俩从他家收猪,他家就让兄弟俩帮忙买猪饲料,老两口没车,这样一来,省了不少事,卖给兄弟俩的猪稍微便宜了点,两家都合适!”

“猪饲料?”

“对,猪啥都吃,养一头两头的倒是不用刻意的买猪饲料……”

“我咋忘了,猪饲料里有骨粉!”

“对!”王勤眼神放光:“我刚问那老两口,他们说前天陈青松刚给他们送过去几袋猪饲料!他们还抱怨这次的骨渣很多……”

“他咋碎的?我先去看看!”周望走到院门口又突然回头说:“你再想想这间正房里有啥?”

“啥意思?”

“他收拾了!”

……

陈青松怎么也不会想到,他认为的短时间内警方找不到的证据,被他的突然勤快给击败了。

黄昏的时候,周望在猪饲料里筛出了不少的骨头渣。

王勤和民警很仔细的在屋里一遍遍查找,差点把炕扒了,屋里都是老家具,炕柜,立柜,酒柜,书柜,别的不说,抽屉是真多!

立柜顶上放着的旅行箱,家具底部的空隙他们都找了,没有发现什么,可王勤知道周望说的对,陈青松不会无缘无故的收拾屋子,如果只是藏个什么东西,有必要把屋子都收拾一遍吗?

肯定是有原因的。

王勤站在屋子正中,一处处又看了一遍。

书柜!

王勤终于看到了哪里不对!

书柜后边的墙面有一侧露出了一条颜色稍微深一些的,跟书柜一边高的印记,说实话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原来的墙面因为多年没有刷新过,白墙都快变作黑墙了,而这条稍微深一些的印记,或许说明这个书柜被动过!

民警搜过这里,玻璃门里面上层放了几本养猪杀猪的书,下面几层整齐的摆放着福尔摩斯全集,柯南,名侦探的守则等等书籍,民警翻看了一下也就没在意。

王勤忙和民警合力将书柜抬出来一块儿,扭头一看,墙面上有一个挡板,墙上居然有个夹层!

“这特么的是电影看多了!”王勤惊讶的喊了一句。

将夹层上的挡板去除,王勤迫不及待的一看,里面是两个密封的褐色大罐子,隐隐的有酒味飘出,他预感到里面是什么,深吸一口气。

王勤和民警一起将罐子捧出,再看里面,凿的是坑坑洼洼。

“再深一点,这面墙就凿透了!”王勤嘟囔了一句。

一名民警说:“要不他咋会收拾屋子呢,挪开书柜,凿出这么一个大洞,不好好清扫一下,咱们来了还不一看就能看出来。”

王勤点头。

然后几人研究怎么打开罐子,这个罐子密封的像是不打算再打开一样,罐口凹槽被蜡密封了。

王勤决定带回队里找技术部门的人打开。

罐子搬上车,小尚的电话也打了过来,附近的汽修厂都没有找到陈青松家那辆面包车。

王勤说:“先回队里碰一下再说。”

……

骨渣和两个罐子都被送去技术部门了,大龙和老牛还在做六个坛子的比对工作。

周望跟着王勤回到他们的办公室,小尚和刘冰刚回来不久。

“如果不出意外,两名被害人的尸体应该是全找齐了。”王勤进屋就说。

小尚忙问咋找到的,王勤眉飞色舞的描述了一番,听得小尚和刘冰嘴就没合上。

等王勤说完,办公室里安静了一会儿,喝水的喝水,抽烟的抽烟。

刘冰突然问:“现在找不到的是陈子轩和面包车,还有一个疑点,陈青松为啥要抛尸块?”

“对!”王勤拉过写字板,将上面擦干净,开始重新书写:“程青松应该是周二那天,在陈子轩上学去了之后,在店铺开门之前这个时间段动的手,也就是七点到九点之间,因为行凶过程在客厅,而且见了血,所以沙发被换了……”

“伤口!”周望突然喊了一声。

王勤三人同时看向他。

“腹部尸块儿上没有伤口!”周望眼中有光:“如果是突然发生口角动手,而且是用刀,他为啥手里会有刀?如果用的是刀,应该是捅腹部,不可能因为点口角就往心脏上捅吧?”

“内啥,老周你先别激动,致死的原因后面咱们再推,现在先把时间线捋清楚。”

王勤话音刚落,手机响了,王勤接通后难掩兴奋:“找到了?”

周望的脸都快贴到王勤的脸上了,王勤挂了电话一把将周望推开:“就等不得这两分钟了?”

“沙发找到了?”周望激动的问。

王勤先是叹了口气,才说:

“落霞街的民警真是给力,一下午就跟着收废品的转悠了,好在没送去垃圾站,半路被人花三十块钱买下来了,但是吧,沙发是收废品的周三早晨在小区外发现的,当天下午就卖出去了,买家买回去做了清洗,一会儿就能送到。”

“我先同情技术部门的同事几秒钟!”小尚说。

“问题不大!纤维组织里面的血痕很难用家用清洗剂去除,如果渗进沙发里面……等会儿,刚才你说捡垃圾的是哪天捡到沙发的?”周望忙问。

“周三!”王勤皱眉:“咋会是周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