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人在大清我是多尔衮的宠妃 >  第八十章 恐怖的内务府

玉机真人将黑牡丹带到我身边,说是为了保护我和教导秋水方便,我便有了其他的主意。

只是我认为此事牵涉太多太广,我便请来皇上一起商量。

皇上、玉机真人、我和黑牡丹一起商量。

“民女花满楼楼主参加皇上,皇上威震天下,一统四海”。

纵然是一位楼主,初见皇上,黑牡丹还是有点紧张,参将皇上的时候,便将那江湖的套路说了出来。

“威震天下,一统四海,朕允许你以后见朕就说这句话!!!”。

多尔衮听了非但不生气,反而很高兴的道。

仔细想想”皇上万岁、皇上吉祥、皇上万福金“这些个废话,还真不如这”安威震天下,一统四海”来的实在一些。

我笑着瞟了朵尔滚一眼道:“臣前想把黑牡丹的花满楼改成一个刺探消息的组织,如此一来,便可掌握鳌拜、索尼等的消息,不至于被动挨打”。

“睿妃说的太对了,目前朕只是让多铎弄几个侍卫去刺探消息,这确实不够完善。不知道花楼主组织现在有多少人,经费如何?”

“目前组织有三百多人多人,每人月银大概三十两左右,每月费用一万两左右。原来有刺杀收入,便不担心经费,如果只刺探,这这笔费用便需要朝廷支付。”

万两也不算个小数目,黑牡丹犹犹豫豫的说道。

"一万两,太少了,朕每月先给你十万两,但是朕有要求:第一不得再承接刺杀业务,既然有玉机真人和睿妃担保你,朕便不再治理你以前的罪;第二你要把这个组织渗透到整个大清,主要的工作是按朕的要求刺探大清要员的动向,如有异动,及时报来;除此之外,朝中大臣和各省的总督、提督、巡抚、布政使等有欺压百姓、贪污受贿的,不论级别都要及时报给朕,虽然有督察院左右督御史及下属各级机构在督察,但是朕总是怀疑他们官官相护;

这第三嘛,就是每次朕的赈灾款银和粮食,你也得让人给朕看仔细了,胆敢有盗窃赈灾粮和贪污赈灾银的,及时报给朕。

“皇上如此体恤民生,则大清百姓有福亦!!!”

玉机真人没料到自己无意间办理一件大好事。

“皇上,你这钱从哪里出”,我不禁问道。

”这每月十万两毕竟不是个小数目,就让户部出吧!!!“

多尔衮看来没有仔细想这个问题。

”皇上万万不可,这件事不能让朝廷知道。否则会引起动荡和不安。“我开口道。

“爱妃言之有理,如此则如何是好”。多尔衮沉思道。

“皇上自己有没有钱银,皇上自己出”。我说道。

“对对对,朕自己有内务府的钱,朕在内务府出”。多尔衮恍然大悟。

“内务府?”,我只知道这内务府确实厉害,却搞不清到底有多厉害。

“爱妃不知道,朕便给你讲讲这内务府,内务府除了管理太监、宫女和朕的后宫侍寝之外,还管理着朕的私有房产、田地、商铺等等,每年收入和花费极大,这区区十万两何足挂齿."

"原来皇上才是大清最大的商人?“我笑着道。

”爱妃言之有理“,多尔衮继续道。

”内务府主要有“七司”和“三院”。

“七司即广储司、会计司、庆丰司、掌仪司、都虞司、慎刑司和营造司。会计司、广储司类似外朝的户部。

“会计司掌内务府旗人人口及内务府地亩、庄园租赋之收支、稽核等,其相关衙署,有三旗银两庄头处。”

“广储司掌本府库藏出纳,供应皇帝、皇室用物及赏赐、典礼用品。另外,这两司还兼掌其他相关事务,如,会计司掌宫女、太监、乳母等选用,本府旗人之旌表;广储司掌各类器物之制作,织造等。”

“庆丰司,专掌本府京内外牛羊牧养之供用,这一机构职掌,乃是我满族皇室自己的需要。”

“掌仪司,类似与外朝的礼部,掌皇室诸礼仪、奏乐及生育记录、婚丧嫁娶等事务,兼管太监之升降调任。

都虞司,类似外朝的兵部,掌本府武职官员之铨选、甲兵之挑补给俸银等事,兼理府属山泽采捕事务。

慎刑司,类似外朝的刑部,掌包衣旗人及宫廷役人之刑罚。

营造司,类似外朝的工部,掌府属诸工程修缮及器物制作。”

“三院,为上驷院、武备院、奉宸苑。上驷院,掌御用及宫廷用马、驼之牧养与供用。武备院,掌御用、官用武器等相关物品的制作与供用。这两个机构年的设置与清代满族皇室的尚武传统、重视骑射武事有关。奉宸苑,掌京城内外景山、西苑、南苑、畅春园、清漪园、静宜园等皇家园囿及相关事务。”

”不过,现在内务府的总管是索尼,此人偏向大玉儿和福临,如果让他知道这件事,不太方便“。

多尔衮讲完内务府的事情,继续说道。

”大清六部都不止一位尚书,皇上何不再设一位内务府总管,把广储司的职责分给新任的内务府总管,然后把这广储司的堂官爷给换掉,连着所有的账务人员全部换掉,可用名升暗降之法方不会引起怀疑“。我说道。

”此计甚妙,朕就让何洛会担任内务府总管,分管广储司和掌仪司,为了不引起索尼的怀疑,朕干脆让索尼再提拔一人。“多尔衮道。

”掌仪司管着敬事房,也就是管理太监和宫女,如此甚好,皇上有了何洛会,就会对后宫的事了如指掌。“我笑着说道。

”那这个组织,叫何名字好呢?“我想起来黑牡丹这组织的名字,总不能还叫花满楼吧。

”这是爱妃的主意,爱妃给取个名!!!"多尔衮笑着道。

“就叫暗影,如何?”

“暗影,妙极,就这么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