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窸窸窣窣的声音凉欣儿缓步走了过去手里运着灵气以防万一。

一眼看过去,居然是小龙蛋。

给他隐藏的保护结界已经不见了,圆溜溜的蛋身就这样出现在凉欣儿的眼里,看到她来了小龙蛋欢快的飞到她怀中。

“嘻嘻……”讨好似的在凉欣儿怀里打滚,原本警惕的心在看到是小龙蛋便松懈下来。

和小家伙跑的真快。

“看来这里就是龙脉之气产生的地方了。”梦泽说到。

这里应为有一条龙骸长时间的沉淀之下滋养出了龙脉之气,这皇陵的位置选在这里也是十分好的。

从某种程度上讲应了那句帝王便是真龙天子的说发,若是在这里修炼些时日也是极好的,修为都能突飞猛进。

“呜~呜~”小龙蛋在凉欣儿怀里依偎了一会儿再次跑到刚刚的那个位置用蛋身去撞那龙的遗骸。

“不能乱撞,这怎么说也算是你龙族的先祖。”凉欣儿抱过小龙蛋认认真真的对他说,这是又当爹当妈的操心了。

“唔~”小龙蛋呜咽一声,声音里带着些委屈巴巴的意味,挣脱凉欣儿的怀抱再次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这次它听了凉欣儿的话没有去撞只是呜咽着示意凉欣儿。

“哪里应该有什么东西。”梦泽看出了它的意图提醒凉欣儿。

绕着这巨大的龙骸走了一圈最后停在了小龙蛋的位置,仔细的观察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唔~嗯”小龙蛋轻轻的撞了一下。

“你是要我把这里打开是吗?”

“唔唔。”小龙蛋欢快的摇晃蛋身回应凉欣儿说的话。

小龙蛋:“里面有好吃哒,打开,!打开!”

望着比自己还高的龙骸骨,凉欣儿觉得有些犹豫。用灵力制定是要毁坏的,不用灵力这怎么能弄的开?

“乃敢闯吾栖息之地。”一道威严的语气打破了凉欣儿的思考,盯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方向。

一条龙的影子慢慢凝聚出现在她的面前,梦泽警惕的看着这突然出现的龙影。

“抱歉,我们不是擅自要进入的,只是迫不得已。”凉欣儿走到他面前表示歉意 毕竟是自己闯了人家的墓地说什么也不太好。

“唔~嗷~”小龙蛋一点不害怕的样子滚到凉欣儿面前冲这虚影奶凶奶凶的叫唤。

“这是古人的蛋?”见这里居然有龙的后入虽然还只是一个蛋,他好奇的靠近用龙头去细嗅。

把凉欣儿们围在了他的龙身里“百琰怎么样了。”

他怀念似的看着小龙蛋说出了百琰的名字,在这个地方几万年了居然还碰到了古人的后代。

“你认识百琰?”

凉欣儿有些好奇,他怎么认识百琰的还嗅出了小龙蛋是百琰的后代。

“吾与他是好友,一个族的。”

看来是是友非敌了,凉欣儿也放松下来“他魂魄消散了。”轻叹一口气回答了他的问题。

“怕是为了保这小家伙吧。”他用爪子轻轻的去碰小龙蛋,眼里带着一丝温柔的神色,这也算是他族的后人。

“嗯。”凉欣儿回答神情复杂。

“他刚刚指着的那个地方是我的修为所汇聚的地方之后衍生出的龙脉之气,这小家伙怕是嗅到了。”

“小龙蛋是想吸取这股力量吗?”

“是也不是,只是他需要很多强大的力量才能破壳而出,所以对这这龙脉之气和我的力量很感兴趣。”

凉欣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来这小龙蛋那么积极原来是为了获取力量。

“那要是他吸取了这力量您会怎么样?”凉欣儿询问,这小龙蛋算是她养着了现在这样平白无故的要吸收别人的力量她怎么说也得站出来说话。

看着这浓烈的龙脉之气与兴奋的小龙蛋凉欣儿感觉脑仁疼,这哪里哪里养得起。

“哈哈哈,给他吃吧,我只不过是遗留在这里的一点残念而已,魂魄早已经消失了好多年了。”他爽朗的一笑。

这小龙蛋也算是他的后代这修为与龙脉之气给他吃也无妨,至少龙族有后了。

他越过凉欣儿飞到小龙蛋刚刚站的地方爪子轻轻一碰便出现了一个坑浓烈的修为以及龙脉之气瞬间冒了出来,小龙蛋兴奋的进入到洞里。

场面无言只能静静的等待着,他的龙身越来越虚弱渐渐消失在凉欣儿面前,如风而来如风而过。

为了表示尊敬凉欣儿对着龙骸骨深深的鞠了一躬。

什么是传承呢,它没有定义,这也算是是一种传承吧。

“你,居然先到了。”这时进入的大门再次被打开,来人却是陆景和毒妃儿,两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狼狈,看来遇见了些什么意外情况。

见来人凉欣儿警惕起来,侧身挡住了身后的的洞口“这两人来的怎么这么快。”

“这里里面的龙脉之气已经在消散了。”毒妃儿脸色立马沉了下来示意陆景,这要是没了他们不去怎么交差。

他们原来也是冲着这龙脉之气而来,那现在更应该保护好小龙蛋了,凉欣儿在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办。

“快动手,冷着干什么。”毒妃儿再次催促到,趁现在还有些赶快拿到手,总比一点也没有来的好。

两人对视一眼周身气势而动。

现在形式自己只能打得过毒妃儿,而陆景却还是差点远了,既然这样柿子先挑软的捏。

“啊……”毒妃儿只感觉自己身边有什么东西闪过便被扼住喉咙,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凉欣儿钳制住了。

这速度快的犹如一阵风,让在场的两人都看呆了。

“放开我!”毒妃儿扭动身子希望能挣脱开她的禁锢,却发现自己居然动不了了,双眸惊恐的看着她。

“让他退开!”凉欣儿犹如寒冰一样的语气,眼神带着刀刃一般注视着陆景,她知道现在毒妃儿是她唯一的筹码。

“小师妹,功夫长进了不少。”只是一刹那的错愕陆景便收敛了情绪带着以往温文尔雅的笑容。

越看这个笑容凉欣儿越觉得恶心,以往怎么没想法他这些笑容背后全是伪装。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