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红楼:莽夫 >  第32章 草原聚兵

“老爷,各地庄子年货已经送来,这是礼单。”

宁国府中,贾珍一边饮酒,身边还有两个容貌秀美的小妾作陪。贾蓉恭敬的递上礼单:“今年各地庄子,又是减产近三成,合计银子不足九千两。”

贾珍这次没骂人,还算态度和蔼:“就这样,这几年天灾**的,减产本就是在合理范围之内,各处商铺进项如何?”

贾蓉赶紧说道:“各地商铺都还在统计中,这两天就会有最终结果,到时候他们会亲自来这里,向老爷汇报。”

“唔。”

贾珍心情少了不少,眼眸中有些热切:“吴发男爵府,派人盯着没有?”

提起吴发,贾蓉眸子里有些畏惧:“老爷,我们无法靠近,男爵府有吴发两百亲兵守卫,靠近了就会被盘问,说不得还要挨打。”

“倒是男爵府的夫人老太太,前几天去了一趟大相国寺,还有一百五十名护院保护,当时大相国寺半天时间,无法外人进入,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哼...”

冷哼一声,贾珍脸色阴冷下来。

脑海中浮现那一张,绝世倾城,勾人心魄的脸蛋,贾珍就感觉小腹聚火。

这是他梦寐以求的女人,无论如何也要得到的女人。只是那个莽夫太厉害,他不敢轻举妄动:“北方讨贼听说什么消息没有?”

“这个...”

贾蓉脸皮一抖,他知道自己老子,究竟有怎样的疯狂想法。

他最近都在打听北方讨贼之事:“那个莽夫一路横推,也就一个多月,北方、西北各路马贼山匪,不是望风而逃,就是直接被消灭,听说那莽夫扫贼兴起,现在已经到河套之地。”

“废物,那群废物!”

贾珍手中就被重重放在桌上:“以往几千兵马,都不能剿灭一处的山贼马匪,怎么如此无用?”

“去,继续盯着,有消息来报我。”

那张脸已经有些模糊,但是不妨碍贾珍因此被点起火。这两房小妾,就是刚刚从丫鬟变成妾室,虽然不是太漂亮,也让他暂时得到满足:“滚滚滚,你这无用的东西。”

贾蓉退出房,内心也有些憋火。

他不希望吴发战死?

希望!

神京城中不知多少勋贵都希望吴发战死,特别是那些纨绔,吴发在神京城的时候,每天行进路线,都要躲开男爵府附近,生怕被找麻烦。

那个动不动问候人家府上姑娘,伸手要钱的莽夫,最近不在京城,不仅是他,神京城多少勋贵哥儿,又开始没有压力,肆无忌惮起来。

谁希望那莽夫回来?

“真不希望他回来。”

那莽夫都快成为他心里阴影,想到那张脸,他就心里哆嗦:“老爷可别做傻事,那莽夫要是活着,随时都能要咱们的小命。”

......

男爵府。

秦可卿坐在书房,翻看男爵府名下产业的进项账目。

吴昕在旁边练字,偶尔抬头看着自家嫂子:“嫂子,咱们今年府中进项多少?”

秦可卿合上账目:“男爵府主要进项就是外城三家粮铺,合计进项仅有不足五千两,除此之外,内城八个铺子,才刚刚转入名下,合计进项不足两千两。”

秦可卿拿起另外的账目:“男爵府有朝廷赏赐良田,进项四千余两,另外购置的田产,还没有进项。”

这就是男爵府所有进项。

吴昕停笔:“嫂子,这进项也太少了吧。”

“今年投入大,单单投入的银子,就已经有近八万两,明年进项应该不低于一掌之数。”

男爵府开支不大,今年进项还算可观,毕竟男爵府开府才几个月?

今年一年进项,她的父亲得多少年才能攒下来?

而自家小姑,还嫌少?

“要是兄长在多好。”

吴昕有些思虑:“最近听说,有一些勋贵子弟,又开始猖狂起来,有一些勋贵家族哥儿,当街就敢抢民妇,要是兄长在,抓到一个,就顶得上咱们男爵府一年辛苦进项。”

不愧是兄妹!

都是如此霸道。

秦可卿感觉好笑:“那不是长久之计,而且很容易落下把柄,搞不好就会掉脑袋,昕儿不要胡思乱想。”

提起丈夫,秦可卿内心很是煎熬,十分想念。

这都一个多月,没有什么消息了。偶尔会从爹爹那里,知道丈夫的一点少有的消息。

“来来来,最近你身材又好了不少,回头老爷回府,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压下心中思念,秦可卿笑了笑:“再有几天就是新年,母亲已经答应你,年后带着你还有香菱入宫见识见识去。”

蔡氏为二品诰命老夫人,秦可卿是二品诰命。

年后都是要到宫中,参拜皇后的。

“进宫啊。”

吴昕兴奋起来:“真是有些期待,嫂子,到时候我跟着你。”

秦可卿微微一笑,眸子中的思念几乎化成实质。还有五天就是新年,丈夫怕是无法赶回来。能够以二品诰命身份入宫,都是丈夫拼杀出来的。

“老爷不知何时回京,外面厮杀凶险,我等在神京因此荣耀无限,真是有些愧疚呢。”

......

含元殿。

今日大朝会。

这是一年中,最后一场大朝会。

朝臣也是有年假的,大朝会之后,除非军国大事,需要内阁,六部首官需要操心,基本上大部分朝臣,还是可以过一个安稳的新年的。

“陛下。”

内阁次辅诸葛山基举芴出班:“北方草原八部,陈兵三十万于长城以北,对峙已有近两个月,如今草原意欲和谈通婚,臣以为应当以安抚为主。”

“草原?”

庆元帝双眼微眯,长城阻隔,还有三十万草原骑兵,一直都是高压姿态,如今还没有退兵。这让大晋朝一直人心惶惶,北方连破两镇,死伤无数。

如果不是北方大雪封山,进兵不易,这时候草原必然继续向神京城推进。

当年武宗皇帝,陈兵草原,草原之兵望风而逃,如今卷土重来,看不起他这个皇帝?

还是以为大晋,已经这么好欺负?

“陛下。”

一个御史言官出班:“军国大事,动则劳民伤财,臣以为应当以议和和亲为主,赐予钱粮,使其退兵。如今,草原使团不日就要进京,说明对方诚意。”

“陛下。”

武勋武将一列,水溶出班:“如今北方战事吃紧是事实,然而北方二十余万兵马,陈兵长城一带,草原不敢贸然进兵。不出意外,必然是因为草原粮草后继无力,才会想着议和。”

草原出兵,多数情况下就是因为生存困难。

能吃饱穿暖,只有那些雄心勃勃之辈,才会妄动刀兵。

“陛下。”

诸葛山基继续奏道:“如今各地粮食欠收,国库空虚,无法支撑大规模军事行动,臣以为,当以安抚议和为主。等待来年,积蓄力量,再作打算不迟。”

“陛下...”

水溶不甘,文臣不懂军事,只因太上皇与陛下相争,文臣此时不支持出兵,就是不希望太上皇一脉,继续将兵,从而稳固军中力量。

然而,军国大事,岂能因为个人利益,而置之不顾?

“国库空虚啊。”

庆元帝也很无奈,如今国库空虚到什么程度?

一场大规模的战役都打不起,大晋富有四海,然而富的都是那些商贾,那些勋贵官宦。庆元帝眸光闪动,有了计较:“诸葛爱卿,草原使团入京事宜,你来负责吧。”

议和吧,还真要打一仗?

打不起的。

真打,可能就要亡国!

“是。”

诸葛山基面露微笑,这一次文臣集团成功扳回一局。

“报!”

“八百里加急!”

一匹健马,疾驰而来。

一个驿卒举着一个竹筒,快步跑进大殿:“八百里加急!”

满朝寂静无声,目光落在竹筒上。

庆元帝也是心神一跳,莫名感觉到有不好的预感。

北方草原,不会是以议和为迷雾,实则趁机南进?

边关九镇干什么吃的?

“呈上来!”

庆元帝有些紧张,草原三十万骑兵,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旦突破长城防线,大晋根本无力可挡。

快速的拆开信件,庆元帝猛然睁大眼睛:“混账!莽夫!这个莽夫怎么如此鲁莽!”

PS:听说追读很重要,大大们,怎么提高追读?

看看咱们的数据好差啊,投资的少,投票的少。

给份支持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