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NPC地下城领主的逆袭 >  第三十二章 空城

大门吱呀一声开了,方牧身形暴退,却发现并没有人给自己开门。

你可不要乱说,是门自己开的,和别人没关系。

阵阵圣歌响起,眼前骤然被上帝的聚光灯照亮,方牧起手一个牧师系限定技能圣光术就扔向前方。

当然,他使用这个技能并不是为了使用圣光术的主要功能,只是拿它当一个照明弹而已。

一进城堡大门,便来到城堡的外堡区之中,方才经过方牧的探查,城堡的外堡区采用相当经典的四塔楼布局,并且据方牧观察,塔楼之上没有任何敌对反应,整座城堡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

沿着外堡区走了一圈,方牧印证了自己的想法。瞭望塔楼之上的确没人,空空如也。

几分钟后,方牧重新回到了城堡大门后面,进入了城堡门楼,想要查探城堡的内堡区。

城堡门楼两侧就是守卫室,守卫室年久失修,不知道多少年没住人了,方牧一进去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霉味。

守卫室中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前方就是内堡区,方牧一挥法杖,扔了一个圣光术过去。

光明照亮了城堡内的陈设,两尊高大的骑士甲胄镇守在大门两侧,手中持欧式戟,显得气宇不凡。

经过方牧的探查之后,他发现这两尊铁铠骑士不是野怪,不需要自己来动手解决。

他自然乐得如此,于是小心翼翼地走进城堡内,却发现城堡的一层大厅空荡荡的,看不见一个活人,或者说一个会动的东西的踪迹。

只有墙上的一幅幅油画,一张张盾牌和交叉的骑士剑在彰显城堡主人的身份和高雅的审美。

“有点意思,城堡的外设结构有一种易碎的美,没想到内部会大量使用孔武有力的骑士甲胄来装扮。”

思索片刻,方牧法杖一扬,挥出一点火苗来径直向着墙壁上的蜡烛射去。

白色蜡烛瞬间点燃,整个城堡一层散发着清冷的烛光,烛光掩映下,一位面色平静的红瞳男子走入城堡深处。

谷仓中空空如也,一点谷子也没有,众所周知,谷仓是用来装空气的。

小教堂内有一尊奇怪的神像,方牧走近一看,只感觉大脑一阵晕眩,魔力和血量都有一定比例的降低,他顿时汗毛直竖,闭上眼睛转头就走。

刚才是不是过了一个San Check?

方牧眉头紧锁,感觉一阵后怕,幸亏自己出生就有五点神秘,对这种形而上学攻击具有一定的防御能力,要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过为什么自己现在就能遇到这些东西了?以前方牧玩碧绿残章的时候,直到快五十级才遇到第一次针对形而上学方面的攻击,意识到神秘这个属性的重要性。

反正现在他是不可能碰这些的......就怪了,看都看到了,今天说什么也要把这个神像揣回去。

这种神秘侧道具,每一个都很珍贵,不能轻易放手。

方牧闭上眼睛,摸索着走到神像面前,指尖冰凉的触感传来,随即心念一动,这件物品就被他收到了背包栏里面。

“物品名称:暗面蠕动者的雕像

种类:道具

品质:罕见

简介:它上面雕刻的,是很多人的第二外语。

功能:辅佐神秘仪式。”

“原来是暗面蠕动者的,怪不得扣血不是很多,那这个前期或许我还有机会用几次。”

看完说明,方牧挑了挑眉毛,这位暗面蠕动者堪称神秘侧之耻,是最弱的有名有姓的神秘侧存在,在碧绿残章这款游戏的中后期,网上经常有一些使用各种道具迫害暗面蠕动者的视频流传,也有一大批围绕着暗面蠕动者的烂梗出现,这位也彻底成为了大家的笑柄。

不过在前期,这个雕像还是很有逼格的,其本人形象还在。

把神像收好之后,方牧走出小教堂,进入了最后一个房间,面包房。

没有异常的事物,片刻后,方牧走了出来,轻轻地上楼,但脚步还是不可避免地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在空旷的城堡之中回响,加大了旅者内心的孤寂。

突然眼前电光乍现,一道闷雷自远处响起,随即是瓢泼的雨声,方牧上楼的脚步顿时一滞,挠了挠头。

地下城里面打雷了。

虽然的确有办法做到这种现象,只要安装一块天气石就行了,但问题是,我就来城里看看,至于这么大费周章吗?

又是关门打狗不让我出去,又是打雷下暴雨吓唬人的。

怎么说我也是这幽叶地下城的名义领主,你们有没有搞错?

梦魇城主是吧,你小子,可别让我逮到。

走上二楼,方牧在房间中来回穿梭,可见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物品,就好像这整座城堡都是摆设一般,直到他走入最大的那间房间。

一股幽香传来,方牧一瞬间就凝神闭气,退出房间,时而鼻翼翕动,时而使用化学上的扇闻法,研究了好一会,他才确认这特殊的气味无毒,重新走进屋子内。

一进房间,迎面的是一扇彩色碎纹玻璃屏风,有些出乎方牧的预料。

这种材质的彩色玻璃,要说对它的第一感觉,应当是人类教堂告解室的雕花毛玻璃,方牧以前身为一个圣骑士,教堂,修道院这种地方那是经常去,当然,每次去都是为了要事,绝对不是专程去看修女姐姐的。

真的。

绕过彩色碎纹屏风,方牧看到眼前的陈设,重新又打量起来这整间屋子,这才意识到眼前似乎是一位女子的闺房,有床,有桌子,有衣橱,梳妆台,桌子上面还搭着几摞书。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方牧在这一刻反客为主,鸠占鹊巢,在探查了一番后直接顺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摞书籍,自来熟地躺在床上,盖上了被子。

听说下雨天,被窝和书籍更配哦。

不过,眼前的大部头书籍光是名字就让就让方牧不想看了,这本书籍的封面很有圣洁之意,即使真的放在教堂里面也不显得违和。

问题就在书名上。

“灰败的默示录”

翻开第一页,光是扉页上面的话就让方牧感觉一阵无语,书的扉页上赫然用哥特体地下城语写着一行狂妄的话。

“以神为誓,剪除光明!”

“开什么玩笑,你以为你是谁,古娜拉黑暗之神吗?”

方牧一阵腹诽,圣骑士的老毛病又发作了,但这时候他才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的身份好像是一位地下城领主。

挠了挠头,方牧还是有些碎碎念,嘴里仍旧不满地嘀咕着什么,大体翻了翻这本书,他很快就断定眼前的书没卵用。

于是他换了一本书看,这一次抓起来的好像不是书,是一本日记本。

翻开日记本的第一页,只见上面用娟秀的字迹写着一行行蝇头小字。

“今天,月亮想像往常一样升起,可是失败了......”

“他并没有真正离开,而是以另外一种形式陪在我们身边,但不幸的是,我们似乎离不开这里了......”

“我们只能缓缓前进,在水池里行走,像失群的羊,漫无目的地走向黑暗。”

“他们都是谁?过来,帮我记起来。”

翻着翻着页,日记本里突然掉落下一张夹页来,方牧拿起来一看,只见上面平静地写了一行小字。

“来钟楼找我。”

打了个哈欠,方牧开始在大脑中分析起眼前自己刚刚获得的这些信息来,良久,他吐出了一口浊气,给这本日记本的主人下了一个定论。

“中二又矫情的初中女生,看起来有抑郁症,心理可能有一定问题。”

这日记本显然是故意给自己看的,为的就是让自己听她的话,去钟楼找她。

但问题是,自己刚刚进入城门的那一刻,她应该就已经察觉到了,但她为什么一定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骗自己来城堡,然后在城堡留下蛛丝马迹,引自己去钟楼。

难道是不好意思吗?

在一瞬间,方牧脑海中过了好几个想法,经过一定权衡,他还是打算尽快去钟楼找这位神秘的中二抑郁症患者,毕竟再怎么样,系统任务不会骗自己。

就算她再怎么神通广大,系统数值总不会骗人,系统推荐玩家等级是三十到四十级,根据方牧一概的游戏经验来看,此行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看着窗外瓢泼的大雨,方牧心中是一万个不愿意,不过这也没有办法,他毕竟还想早点回去躺沙发。

城堡其余就没什么可以搜刮的东西了,很难想象一个城堡之内竟然会这么穷,不但没有神装,就连钱都没有,在城堡里走了好几圈之后,方牧决定动身前去钟楼。

“这个梦魇城之主,是不是有点太穷了......这城堡里面干净得就好像被狗舔过一样......”

不满地咕哝着,方牧在状态恢复的差不多之后走出城堡大门,消失在雨幕当中。

下雨之后,原本平静的梦魇城内似乎产生了一点小小的变化,原本就压抑的气氛变得更加密不透风,简直能让人忘记呼吸那种。

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模糊动静自城市当中传来,带有某种不祥的意味,显然不是什么好兆头。

方牧本想按照自己脑海里的方位运算一下,算出钟楼的位置,但他随后一抬头,顿时打消了自己刚刚的念头。

钟楼高耸,一抬头就能看到,根本不用考虑太多。

暴雨倾盆,地上四处横流的积水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但被地面一映通通都是黑色的。

上身的盔甲外表全都是水,因为表面张力的原因,现在虽然倾盆大雨,也只是表面附着了一层水膜,无数水珠凝集成狂暴的条条水流,混淆铠甲本身的纹路。

丝绸裤子就更不用说了,全都湿透了。

在这种暴雨中不狂奔的话会被别人以为是神经病的,虽然这里好像没有别人就是了。

方牧定好位置,直接朝着钟楼狂奔而去。

啪啪啪啪啪......

富贵险中求,玩游戏就要这样,不管怎么样,跑就对了,起码能把地图探开。

红瞳男子的身影在雨幕中模糊,细碎的声音与天然雨声白噪音混和,但并不能蒙骗某些生物的感官。

随着方牧的脚步声在城市内回响,似乎惊扰了一些隐秘的存在,不祥的响动从城市的的腠理中迅速逼近。

方牧此时的身体素质虽然不是普通人所能匹敌,但城堡离钟楼有相当长一段距离,身后的异动声离他越来越近,正当马上就要接近他的时候,他在雨中连拐三个急转弯,重新为自己上好BUFF,一路疾驰到了高耸的钟楼前面。

异动声霎时间消散,就好像方牧的小尾巴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很好,很有幕后boss的感觉,只要我一来这里,小怪都退场了。”

水帘沿着钟楼前的大理石纹路洒下,方牧一屁股坐在由石料垒起的钟楼门前,只感觉眼前野怪消失的方式有些滑稽。

就好像那种恐怖电影里面,主角好不容易找了一处不闹鬼的地方,却发现此地原来存在着一位鬼王。

又上了几个BUFF,方牧磕了一瓶魔力药水,这才从地面上站起来,双手推开了钟楼的大门。

“轰!!!“

一股劲风自钟楼之内卷出,方牧应对迅速地仿佛一位世界冠军,他一瞬间切了秘银佩剑驻在大理石砖上,深深的划痕浮现在地面上,屡屡火星自剑尖飞出,方牧嘴唇不受控制地外翻,但身形仍然屹立在了原地。眼前钟楼剧烈颤抖,随即居然开始崩解,

一块块大理石石料从天上落下,方牧身形灵巧,在地面上闪转腾挪,仿佛一位刀尖上的舞者,从容不迫,但极令人揪心。

高耸的钟楼开始解体,最终变得四分五裂,石料崩碎,雨幕之中浮起的浮躁尘烟一瞬间就被水滴压下,视野能见度正在迅速恢复。

方牧弹了弹衣服上的尘埃,心中情绪波动虽然有,但有限。

尘埃落定,钟楼废墟中的影像映入方牧眼帘。

一位身穿洋装洛丽塔,浑身被铁链束缚的合法萝莉,脸上稚气未脱,就这样被条条银锁链束缚着,倒吊在十字架上。

如果说乌莉有些像高中生,那眼前稚气未脱的女孩充其量也就初中,不过实际上这两位一个比一个老,看人不能只看外表。

而此时钟楼坍塌,锁链松动,她睁开了眼睛。

*梦魇城主-蕾丝缇,已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