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的港综世界 >  37、限制还是bug?

赛事分好几轮进行,从群雄争霸到双雄对决,中间每次比赛还隔着几天时间。

陈俊只是走了下过场就回去上课,并不凑这个热闹。

继续上课欣赏老师的黑丝不好吗?这才是最美的风景!

看着何敏在讲台上投入的讲着课,娇颜如雪、红唇欲滴,陈俊就有点受不了。

这不是折磨人吗?

特异功能悄悄发动,此时的何敏在他眼中又变了一个模样,比wallpaper刺激一万倍!

他多想有个相机能把这美好的时刻拍下来永远保存!

他不介意做摄影师先驱!

这些天阮梅也时不时打电话给他,问他要不要做饭。

有时候陈俊在外面,都特意回去尝尝她的手艺。

然而幸福总是短暂的,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

毫无意外,左颂星那边出意外了。

临近决赛,最终依然是洪光和左颂星的对决。

然而洪光根本不会安安分分的和他在赌桌上一较高下。

临近决赛,阿英和黑仔达被抓走了。

而且由于左颂星太招摇,他的特异功能各种路数被人看得清清楚楚。

也被洪光找到机会破掉,左颂星失去特异功能根本不是洪光的对手。

兜兜转转,又变成了电影中的两难局势。

左颂星和陈松那边第一时间想到了找陈俊帮忙。

毕竟他之前可是连洪光的情报都能拿到,比卧底在洪光身边的绮梦都知道更多。

还有和警方的关系也亲密得很。

正是有警方的介入才避免了一场火拼。

这次或许也可以借助一点力量。

陈俊叹了口气,真是没他不行啊!

【叮!触发任务“解除危机”!左颂星失去了特异功能,请想办法帮他恢复。】

【叮!触发任务“救人”!左颂星的女朋友阿英和他三叔黑仔达被洪光抓住,请将他们救出来,否则将失去世界赌神大赛冠军。】

连续两个任务弹出来。

不管是任务还是他押的赌注,这是陈俊管定了!

他也没想到左颂星身上除了个长期任务还能继续触发,看来这只肥羊不能轻易放弃。

就以他和黑仔达那跳脱的性格,不出意外才怪。

两个人凑到一起,那是唯恐天下不乱。

不过还是先解决现在的难题再说。

左颂星的特异功能其实有不少限制,发功过度会失去特异功能、收功前说脏话会失去特异功能。

至于什么时候能恢复?不确定。

电影中左颂星找到一个方法,那就是爱情的力量。

另外还有个缺陷,特异功能赢来的钱是不能花的,不然就会倒霉。

其实电影中有很多设定是在《赌侠》中加的,为的是将《赌圣》和《赌神》两个系列拉到一起拍《赌侠》。

让左颂星有个由头拜赌神为师,学正正经经的赌术。

其实这根本就是个bug,陈俊有一百种方法破解。

有特异功能拜个屁的师!

最简单的方法,就和命中相遇的第一天一样,左颂星用特异功能赌钱,陈俊或者换黑仔达跟着在后面下注就行了。

赢到的钱再给他一起花。

左颂星赢来的钱还能调头就输给黑仔达,黑仔达带着他吃香的喝辣的。

直接赢双份!

甚至黑仔达还可以调头再把钱输给左颂星。

左颂星好歹也会两手的,双方放水靠赌术赢回来一点难度没有!

这不算特异功能赢的钱吧?

转手两次洗得干干净净!

不过现在的左颂星有陈俊帮助顺风顺水,还没试过失去特异功能。

更不知道爱情的力量能使特异功能恢复。

也还没摸清用特异功能赢来的钱会倒霉的内在规律。

这些天忙着世界赌王大赛,根本没时间花钱,之前花掉的一点倒霉了也根本没往这方面想。

陈俊都在想,这次的危机是不是他们乱花钱的缘故?

陈俊觉醒的特异功能并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十分的正规。

他甚至很羡慕左颂星特异功能的不正经。

在他这里简直是bug!

他赢来的钱直接送给自己的女人,特异功能使用过度再用爱情的力量补充……

简直无敌好吗?

思绪飘飞中,决赛要开始了,很多人已经纷纷入场。

左颂星和陈松急得像两只无头苍蝇。

“现在快开赛了,你先去进去和洪光赌。记住,不要和他赌技术,就逼他和你赌运气!每把都和他梭哈看他敢不敢跟!”

陈俊先给左颂星出招,这本来就是他电影中的路数,顺手拿来用。

“不错不错,还是俊仔你这招高!洪光技术这么高,绝不会甘心和你梭哈赌运气,逼也逼死他!”

陈松笑得非常畅快,洪光的痛苦就是他的快乐。

那狗东西卑鄙无耻,之前想杀他不说,临决赛了还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可是阿英和三叔呢?”

左颂星笑了一下就再次愁眉苦脸,有他们在洪光手上,就算到了最后他也不敢赢。

“我去救人,让绮梦给我情报,我们里应外合要救他们不难。”

因为上次的变故,绮梦并没有暴露,依然潜伏在洪光身边。

“你行吗?”

陈松表示怀疑。

“他的身手不比我差。”

左颂星还是怀念和陈俊大杀四方的日子。

“那我派人手帮你。”

陈松顿时喜形于色,他没想到陈俊除了靓仔竟然还有会武术这个优点。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生猛!

“不用了,你的人估计都给洪光盯住了,我自己行事反而方便。”

陈俊可不想成为靶子。

他之前就和绮梦留了电话,很快联系上。

“绮梦,你打探到洪光将他们藏在哪里了吗?”

“打探到了,是比利在看管,在吉利街赌场附近的一个旧楼里,我正在赶过去。”

绮梦那边很快传来消息。

这件事不是她经手,不然更容易解决。

“不用了,你不要暴露,我来解决。”

陈俊阻止她,为了这点事暴露完全没必要,还不如继续潜伏在洪光身边。

想刀一个人的心是藏不住的,有机会陈俊绝不介意送他一程。

这种卑鄙无耻的玩意,万一有一天给他知道自己也会特异功能,又会想些什么肮脏招数来对付自己?

左颂星就是前车之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