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龙族:重启英雄之路 >  第18章 入学(6)

“不是吧?对龙语反应不敏感的轻则降级重则退学?”

“因为那通常意味着能力不足。”芬格尔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路明非,“能力不足的人学院收着干嘛呢?我们和龙族要进行的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兵员素质低的话是打不赢的。你们那里不也有个‘精兵简政’吗?”

“难道每个人都必须是战斗兵?”路明非反问,“有些人适合做战斗兵,有些人不适合。如果我们都做战斗兵,一窝蜂地冲上去,没人统筹规划,没人搞后勤,那才难以打赢一场战争。而且,八路军的精兵简政是因为各机构组织过大、脱产人员过多,难以适应农村游击战争环境,使根据地的供给能力不胜负担。现在这种情况和你说的精兵简政完全不同,师兄。”

“但有很多人的血统等级低到只要进入龙族领域就会死!”芬格尔的声音中带了点火气,“这种人怎么办?”

“血统等级就是那个ABCD对吧?”

“对!你是S,硬顶着龙族的威仪也可以战斗,但那些为数不少的BCD混血种呢?他们怎么办?”

“那就让他们做后勤工作,做参谋,不让他们去前线呗。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师兄,你这个容克贵族还不如我一个平民懂军事。”

“我是哪门子的容克贵族……”

“名字里带‘冯’的不都是容克贵族吗?”

“那都是先祖的事。德国民主化去军事化之后哪来的贵族?你看谁还是贵族?英国倒是有贵族,家里祖传的城堡是旅游景点,自己西装革履上班,每年的进项是薪水和旅游收入分红,你看见他的城堡之前都不会觉得他是贵族!”芬格尔说了一大通,语气平静下来,“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战士们去打仗之前必须有人制定作战计划,打完仗回来也的确需要可口的饭菜。但我们和龙的战争与你了解的那些战争又不相同……算了,这个问题先放一放。现在的重点是明天的3E考试,我们得先想办法把考试过了。你听不懂龙语但是又能看到大皇帝,这的确麻烦。”

“如果我把我灵视中产生的动态图画出来,会不会零分啊?”

“灵视的原理是‘探究你内心最深处所想之人、物、事’,所以你只要把看到的东西画出来就行。这东西没标准答案的。”芬格尔一脸轻松,“楚子航让你顺其自然,因为我们只听说过血统等级不够被踢出去的,没听说过血统等级太够被踢出去的。”

“行吧,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不过我要先发个帖子。”

“啥?”

路明非听到“发帖子”,皱起眉。

贴吧都是什么年代的东西了?

他自己就是个资深网络冲浪客,见证了很多个贴吧由盛转衰,“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著名电竞厕所抗压吧。原本还能有正经八百的分析帖,也有抗压文工团这种整好活的,但自从张艾宇瞎搞、抗压吧吧友大规模生化危机 忍界大战导致贴吧被封之后,新合成的抗压背锅吧里全是引流狗,每天打分破防开牧场三件套……

路明非正进行有端联想,芬格尔已经登录了一个网站,噼里啪啦开始打字。

路明非凑过去,只见那个帖子的大标题赫然写着“唯一S级学员无法听懂龙语!其中缘由为哪般?”,内容就是刚刚发生的事,还附带着一个链接。

“喂,师兄,这事你也发个帖子出去?”

“发帖子是小事,关键是底下这个。”芬格尔点进链接,给路明非看他的菠菜链接,“我可是欠了不少钱,就指望这波当大力水手吃个大的还钱了!”

“欠钱?你撸小贷?”

“你那学生证就是个信用卡,你没发现?”

“我还真没发现,这玩意能刷?”路明非拿起那张黑色的学生证,在手里摆弄,“真牛啊!”

“我就是刷这玩意把自己刷得负债累累了。没办法,我现在综合评级太低——不过你还刷不了。你不是正式学员,只有你过了3E考试,你才能用它刷。”芬格尔继续打字,“所以关键还是明天的考试。”

“考试确定没有标准答案?”

“确定没有。”

“那就行。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考试我怕他干嘛,上点分吧!”

路明非往自己电脑前一坐,开始帝国时代上分。芬格尔继续水帖,宿舍里的气氛无比和谐。

……

……

卡塞尔学院中央图书馆,古籍典藏室。

古德里安踩着梯子,一边用手机输入编号一边找书。

这个区域的书有很多孤本残本,包括纸质本和用透明包装真空密封的铜卷。纸质本是人类文字写就,而那些铜卷上的文字像是符号的集合。

古德里安拿了本纸质书,正要退下来,就有人在梯子下面和他说话。他往下看了一眼,一见那个灯泡似的球状物就知道来者何人。

“你怎么大半夜的来图书馆了?”

光头大叔踩着梯子向古德里安打招呼。

“你不也是晚上十一点多来图书馆么,曼施坦因。”

古德里安从梯子上爬下,和光头大叔打招呼。

“是啊,我睡不着,所以出来走走。”

光头大叔曼施坦因也爬上梯子,随意拿了本书。

“守夜人论坛上的帖子你看了么?”

“什么帖子?”

“新生中的S,那个路什么的,听不懂龙语。”

“那个帖子是芬格尔发的吧?”

“是的。”

“我就知道是他,当时他在场。”古德里安松了口气,“除了我和路明非自己,只有芬格尔也知道这件事。”

“那个路什么,路明非,在骤然间面对楚子航的黄金瞳的情况下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但又听不懂龙语。”曼施坦因沉吟,“这可真是……他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他对‘皇帝’有共鸣,也能看到大皇帝的形象,但并非杂乱无章的线条之类的,而是动态画面。另外,他听不懂龙语。情况就是这样。”

“只有一种可能了。”

“什么?”

“这个路明非是大祭司那一脉的。”

“大祭司还留下过血脉?在大祭司的时代有人类活动吗?”

“有种猜想,大祭司的时代也有人类先祖活动。大祭司曾经率领她的部下背叛过大皇帝,而且用自己的心灵技术覆盖了大皇帝的召唤。”曼施坦因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如果路明非是大祭司的血裔,那么他能与大皇帝的召唤词共鸣是因为仇恨,听不懂就是因为他的先祖响应的是大祭司的心灵技术,不接受大皇帝的旨意。”

“我们至今都没发现过大祭司的血脉。如果明非是大祭司的血脉,那会影响什么?”

“整个学院都是大皇帝的血裔,现在突然来了一个另类,而且和两位校长等级相同,这会让学生们很不舒服。纯人类的学校里校园霸凌事件都不在少数,如果那个路明非真的是大祭司的血裔,我怕他被学生们霸凌。”

“子航呢?”

“楚子航一人之力可保不住他。所有学生都会针对异类……”

“你们在干嘛?”

嘶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施耐德先生,我们在讨论学术问题。您这是?”

古德里安和曼施坦因迅速转移话题,同时向来者问好。

“诺玛在清理系统,我亲自出来逛逛。”

执行部长埃尔文•施耐德走进图书馆。他戴着合金面具和柔软的脖套,左手推着个小车,右手放在腰间,呼吸机的软管一直探入合金面具中。

施耐德冷冷地扫视,只看到了两个教授,并未发现异常。

“你们这么晚跑到古籍典藏室来,有什么事么?”

“我们想到一个和大祭司有关的学术问题。”曼施坦因一本正经地回答,“我猜想,大祭司是大皇帝的配偶。”

“哦?这个想法很有趣,说说看。”

“大皇帝觉得自己太寂寞了,于是创造了大祭司来做自己的配偶。但大皇帝和大祭司因为……嗯,因为权力分配问题展开了一场战争,最终大祭司输掉了战争。”

“但什么权力需要他们分配?”

“残存的铜卷记载,龙族也会向某个东西祈愿。如果那个东西是世界命运,大祭司很有可能通过祈求世界命运来获取力量,而大皇帝作为君权并不能祈求。为了获取更多的力量,大皇帝可能会要求大祭司分享祈求世界命运的权力。”

古德里安在旁插话。

曼施坦因继续给施耐德讲自己的“新想法”,古德里安在旁静听,时不时插上一句话。三个教授就地开始研究起学术问题,直到十二点多才分开各回各家。

……

……

路明非走进标有“第1号考场”的教室,找到了自己的考号和对应的座位。

作为新生中的S,他理所当然地被分在了第一位。当然,那位英伦绅士风格的校长在讲话中并没有直接说“路明非是S级”,只是说了“新生中有我们的未来”这种场面话。

新生当然是未来嘛!难不成芬格尔这傻蛋儿是未来?

路明非想着事,没顾得上看路,一头撞在人身上。

“喂,你会不会看路啊?!”

清爽干脆的女声从对面传来。路明非抬起头,一下愣住了。

那人正是在家里披萨馆化装成服务员的陈墨瞳。她穿着学院制式的西装套裙,胸前有“监考员助理”的吊牌。见路明非愣愣地看着她,她也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路明非。

“哦哦,抱歉,学姐。”

路明非看了一阵才反应过来,连忙低了头致歉。

“看起来是个不错的家伙。”

陈墨瞳在心里做出评价,却不表露,只一指讲台最下方的座位。

“那里就是1号。”

“谢了,学姐。”

“被称呼学姐的感觉很好。”陈墨瞳唇角上扬,“做最后的准备吧,曼施坦因教授要到了。”

路明非拿出手机,关机,屏幕向下扣在桌角,和学生证摆在一起。

“所有人请回到座位!所有人请回到座位!”曼施坦因的声音在广播中响起,“现在宣读本次3E考试规则!手机必须关机放到桌角或交给监考员助理保管,严禁任何形式的抄袭!这间教室里有六个摄像头无死角覆盖,不要试图作弊,违者取消成绩并立刻清退!但有限度的讨论是不禁止的……”

路明非听着曼施坦因唠唠叨叨,满脸的不以为然。

老子在中国不知道考过几百场试了,还用听考试要求?

于是他转过身,四下张望。

第一个映入他眼帘的是个印度人模样的家伙。那家伙见路明非在看他,还打了个招呼。路明非也用笑容回应他。从这印度人的穿着来看,他不像什么国会议员的子弟,路明非对普通人还是很有好感的。

第二个映入眼帘的是个金发美少女,皮肤白皙,金发齐腰,发梢修得很整齐。但这位美少女整个人透着某种冰冷,路明非离着老远就打了个寒颤。

第三个……

“路同学,麻烦你转回来,考试要开始了。”

“啊,抱歉,我没想到这么快。”

曼施坦因的声音在广播中响起,路明非连忙回身。陈墨瞳看着眼前男生的窘态,掩口轻笑。

“距离考试开始还有五分钟,大家请看这里,这个试卷袋子是完全密封的。”

陈墨瞳将装有试卷的袋子展示给所有人看,之后拿出小刀,裁开试卷袋,将试卷分发给考生们。

路明非拿到试卷,吃了一惊:这试卷就是几张白纸,连题目都没有。他正要问陈墨瞳是怎么回事,曼施坦因的声音又恰到好处地在广播中响起。

“本次考试题目将在广播中播出,请大家安心。”

“我真是艹惹,还要考听力?”

路明非暗暗吐槽,用力搓了搓手,又往手心哈了口气,这才从文具袋里拿出笔,准备攻略这份没有纸面试题的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