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诸天纵横,从港综开始 >  第六十六章 机不可失

过去发生战斗,

一旦有人将要对叶雨时造成严重伤害时,叶雨时便会通过【神经衰弱】提前预知到。

一如公厕一战时,叶雨时如同后脑勺长了眼睛,提前躲过脑后的钢管袭击。

这便是【神经衰弱】在战斗中,五倍危险警觉性的强大之处!

叶雨时突然明悟,

如果异化后的【痛风】,是给予了他强大的徒手搏击能力,

那么【神经衰弱】,将是他面对现代枪械最大的依仗!

……

“砰——”

一声枪响后,叶雨时强行克服【神经衰弱】的警示感,

对着小臂打了一枪。

霎时间,

子弹撕裂血肉,弹头受阻,在体内大肆破坏后,

卡在了叶雨时左臂的尺骨和桡骨之间。

弹头携带的动能,

也扯动叶雨时的手臂,让闷哼一声的他身形微微踉跄,左臂无力的垂了下来。

可想而知,

如果不是叶雨时的关节强度为常人三倍多,并且骨头也被连带着些许强化的话,

他可能会像普通人一样,被黑星手枪近距离打中左小臂后,左臂直接废掉。

要是威力更大的步枪,胳膊细没什么肌肉的人,手臂恐怕会直接被打飞。

‘后面的伤势比前面要严重,这就是子弹的空腔效应吗……’

叶雨时摸了摸手臂上的弹孔。

嗯……

有点痛,

比痛风要痛。

“呼……”

轻吐口气,叶雨时用手指把弹头扣了出来,然后把地上的弹壳也捡起,

一起揣到裤兜里,离开了深山。

之所以来这里,一是四周无人烟,方便试枪,

二便是叶雨时要确认一下,飞龙的坟头是否被人动过,

这种可能性很小,

但为了以防万一,叶雨时还是来瞧了瞧,

三便是为了飞龙的手机。

……

公共电话亭。

叶雨时照着飞龙手机上显示的号码,

拨通了飞鸿的电话。

“喂?滨个啊?!”

飞鸿烦躁的声音响起。

叶雨时并没有理会他,只是歪着脖子夹住讲机,故意用右手捏着喉咙,改变嗓音,

说出了飞龙的位置:

“飞龙的尸体在……”

又继续说道:

“别怪我没提醒你,

和联胜姓叶的睚眦必报,心狠手辣,说下一个就是你,让你去和飞龙作伴,

总之你小心一点,别死在了他手里!

还有,明天叶雨时会独自前往澳门,带着一百万去救他大佬官仔森,

机不可失啊……”

话音一落,叶雨时直接挂断电话。

驱车离去。

路过一深水潭时,把飞龙的电话,以及弹头、弹壳全部沉了下去。

……

翌日。

清晨。

叶雨时手臂已经痊愈,

除了弹孔处新生的皮肤,比其他地方粉嫩,显得有些显眼外,看不出其他异常。

此时他正坐在刚刚打样的夜未央吧台上,

喝着一大桶冰镇啤酒。

苏阿细也早就回去了。

叶雨时说过,让她不要再熬夜班,苏阿细便在每天九点半前,乖乖的回到了出租屋。

这小妞倒是越来越听他的话了。

“雨哥,钱带来了!”

东莞仔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走过来,里面是一百万港币,

叶雨时看了下,微微点头。

昨晚商量好每个人出多少后,叶雨时一大早就让东莞仔去龙根、阿乐、占米那里收钱。

“还有早点!”大头也提着一大份早点过来,

都是含有大量嘌呤的那种,

腰花汤、蟹黄包、花蛤海鲜面之类的。

“你们也没吃吧?一起啊。”

叶雨时示意东莞仔和大头一起吃。

东莞仔犹豫一下后,皱眉说道:

“雨哥,你真打算一个人去啊?带上我吧!”

“还有我!”大头附和道。

叶雨时轻笑,“澳门不是我们的地盘,我一个人去和带上你们两个去,没多大的区别。”

顿了顿后,继续笑道:

“再说这一次又不是过去打打杀杀,只是和和气气的把森哥欠的赌债还了,

然后一起平安的回来,

放心,陈金城虽然号称赌王,但他只要以后还打算来港岛,就必须给我们和联胜面子,

之前主动给龙根叔打电话,也表明了只要把钱带过去,他们不会做得太绝。”

几分钟后。

买了件崭新白衬衣的方展博,也来到了夜未央。

“雨哥!”

重新振作起来的方展博,精气神比昨天要好很多,

从三和大神变成了市民刘先生。

叶雨时笑容温和:

“展播,我知道你对股票最感兴趣,我认为你最大的才能也是在股票上,

我现在正在给你联系一个师父,他叫叶天,自称股神,曾和你父亲一起在股票界中击败过陈万贤,

在联系到你师父前,你先到我另一家酒吧上班,叫梦巴黎。”

……

码头。

叶雨时带着两把黑星手枪,一袋子钱,和龙根、阿乐打完招呼后,

又对上前来送他的东莞仔、大头嘱咐了几句地盘内的事,

旋即看向占米:

“那个生意,我回来后再和你细谈!”

占米点头,用力的拍了拍叶雨时手臂:

“好!到澳门那边你也要小心,我等你回来!我女朋友她也说很想见见你!”

……

深山。

昨夜没有睡好,双眼带着血丝的飞鸿,

凭借着叶雨时昨晚给的地址,

带着一众小弟来到了密林深处。

“挖!”

看着明显被翻动过的泥土,飞鸿沉声命令道。

几分钟后,

飞鸿脸色阴沉无比,里面埋得,果然是他表弟!

“飞鸿哥,昨晚是谁给你打的电话啊?”一个飞鸿的小弟忍不住询问。

飞鸿没好气的回道:

“我哪里知道是哪个扑街?!大晚上打电话给我,说这种事!”

沉默一瞬后,飞鸿眼中闪过一丝狠色:

“不管怎么样,这个人确实提醒到我了,

半个月前,丁孝蟹的两个弟弟也失踪了,我当时就怀疑是叶雨时搞得,

这个人确实心狠手辣……”

脸色愈发阴沉,飞鸿正准备继续说什么,

他的电话突然响起:

“飞鸿哥,那个叶雨时果然是自己一个人带着钱去澳门啊,走的水路!”

听负责去监视码头的小弟传来消息,飞鸿点了点头。

挂断电话后想了会儿,

拿出两把手枪,递给自己最信任的两个小弟:

“你们两个去澳门,把他解决掉!”

嘱咐道:

“记住!不要和他近身肉搏,看到他后直接用枪打死!

我就不信了,人治不了他,枪还治不了吗?!”

……

阳光刺眼。

叶雨时做了一个小时的船,成功到了澳门。

陈金城的人,说让他明天交钱赎回官仔森。

叶雨时之所以提前一天到,

也是为了先熟悉下这边的环境。

龙根也是这个意思,觉得叶雨时先来了解下路线更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