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先天大圣传 >  第八章 开挂的速度

“嗖、嗖、嗖”的破空声不断传来,长乐邦的烟雾场上一老一少两道身影辗转腾挪,正在激烈交手!

正是江小凡和谢烟客!

那一天他们遇到了谢烟客,有谢烟客作证,白万剑他们勉强相信他不是石中玉。

然后又有雪山派的弟子来找白万剑,说是找到了黑白双剑的行踪!

其实白万剑下山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白剑山庄,想要找石清夫妇兴师问罪。

不过石清夫妇常年在外,他们扑了一个空,盛怒之下,一把火把黑白山烧了个干净!

而今总算找到了这两人的踪迹!

这两人也在找石中玉,他们是石中玉的父母,跟着他们说不定能找到石中玉,于是雪山派众人就匆匆离去了。

江小凡带领谢烟客返回长乐帮已经过去了十天!对于谢烟客来说这是让他震惊的十天!

这个“狗杂种”简直就是一个妖孽!

这十天里,无论谢烟客教他什么武功,他都是一看就会,一学就精!

甚至都不需要他去讲解,一些武功招式江小凡只需要看一遍,然后自己琢磨几遍,就能把里面的发力技巧琢磨的一清二楚!

而且这小子活学活用,丝毫不拘泥古板!教他一套武功,他马上就可以运用到实战之中,而且绝对不会出现新手比武把一套武功从头到尾打一遍的情况!

他会把每一招每一式都运用到最合适的时机。

等他学到了两套以上的武功之后,他还可以在实战之中交叉使用,不同的武功切换之间浑然天成,仿佛浸淫其中多年一般,丝毫不拖泥带水!

短短十天时间,拳法、掌法、指法、腿法、兵刃、轻功身法等等,谢烟客一身武学已江小凡被他学去大半,差一点儿就被他榨干了!

此时谢烟客正在跟他对练。

此时双方出拳快如闪电,带起阵阵破空之声,劲气四射!

有时劲气打在旁边的空地上,留下一个坑坑洼洼的小洞!

然而他们双脚辗转腾挪期间,却是悄无声息,地面上连一个脚印也没有,这是几近于踏雪无痕的上乘轻功。

谢烟客越打越心惊,他们已经过了30余招,此时他已经使出了七成功力,却没有占到明显的上风!

要知道前天这小子连二十招都没撑过!

这狗杂种学武才几天时间?要知道他可是练武练大半辈子!尤其是最近几年,他因为要守着狗杂种这臭小子,很少走下摩天崖,专心致志练功,只觉武功大有长进!

他本来对自己的武功充满信心,只觉得除侠客岛之外,天下大可去得!

可这几天他的信心却被严重打击到了!

跟狗杂种比起来,自己这大半辈子才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他只能心底感叹,这已经不是天才了,这是个妖孽!

以前在摩天崖上也没有发现这小子习武天赋如此恐怖啊!

江小凡却越打越兴奋,他感觉到谢烟客没有用全力,实际上他也收了两分力!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兴致。

诸般武学信手拈来,不仅有谢烟客教他的武功,还有同贝海石那里学来的五行**掌,以及他前世的一些战斗技巧,他都用了出来!

丁当和侍剑还有一些长乐帮的帮众站在演武场之外,看着场中两道快若闪电的人影!

这几天他们亲眼见到江小凡的战斗力他犹如坐了火箭一样蹭蹭往上涨。已经从最初的震惊到现在变得有些麻木了!

贝海石也站在这里,此时他的心情有些复杂,他的毒药已经配好了,却没有拿出来给江小凡用,他怕万一被发现了会被打死!

他已经不是江小凡的对手了,更何况还有一个谢烟客,这位乃是老江湖,想给他下毒可不容易!

站在他身后的一个人比他心情更加复杂,这个人叫做展飞,就是那个被石中玉戴了绿帽子的倒霉蛋!

由于江小凡比原著中的石破天更早醒过来,所以并没有发生展飞刺杀帮主的剧情!

此时还是江小凡苏醒之后展飞第一次见到他!

看着场中二人交战的情景,他觉得自己此生恐怕报仇无望了!

场中两人又过了十余招,仍然未分胜负,谢烟客觉得自己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

他招式豁然一遍,从拳法变成了掌法——碧针清掌!

这套掌法是他压箱底的绝学,他也才练成不久,还没有传授给江小凡!

江小凡顿时觉得压力大增,这套掌法真是妙到巅峰!

他只能勉励招架,节节败退!

不一会儿就退到了演武场边缘的一棵树下,这棵树并不高大,两人的劲力震着这棵树簌簌晃动,树叶纷纷落下。

谢烟客突然屈指连弹,片片树叶犹如暗器一般射向江小凡!

弹指神通!

这一招江小凡也学过,他依葫芦画瓢,同样屈指弹去,将激射而来的树叶一一谭落。

不过他的弹指神通用的再好,终究无法与浸淫此道多年的谢烟客相比,一枚树叶穿过了他的防御,在他肩头的衣服上划了一个口子!

谢烟客赢了一招,抽身后退,他看着江小凡,本想说教两句,免得他志得意满。但是张了张嘴,终究没说什么,扭头一言不发就走了。

唉,他练了半辈子的武功,和一个刚习武几天的小子比,结果压箱底的绝招都使出来了,才赢了一招,还有什么可说的!

江小凡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又受到了打击,没有叫住他!

丁当已经跑了过来:“天哥你太棒了,我觉得你要不了多久就是天下第一了。”

江小凡伸手揉揉她的脑袋,想起原著之中,武功绝顶的白自在,连侠客岛上一个劈柴的小厮都比不过,感慨道:“离天下第一还差得远呢。”

贝海石此时也走了过来,拱手向他见礼,江小凡随口问道:“贝先生,侠客岛的事情有消息了吗?”

贝海石道:“还没有,不过帮主你让我们寻找的那位史婆婆有消息了。”

侍剑此时端了一盆水走过来,把毛巾浸湿了给他擦汗。

他一边表示让贝海石继续说,一边自己接过毛巾在脸上擦了擦。

丁当本想把毛巾从侍剑手中抢过来,自己给天哥擦汗,结果见江小凡自己接过毛巾,她也就停止了进一步动作。

贝海石继续说道:“咱们帮中的弟兄们是在长江上发现了这位史婆婆的踪迹,丁家的丁四爷正在纠缠她,非要请她到碧螺岛去做客,这位史婆婆不肯,二人已经斗了好几次,丁四爷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四爷爷?他为什么要纠缠这位史婆婆呀?”丁当惊讶道:“这位史婆婆功夫不弱呀,四爷爷居然都赢不了她!”

江小凡笑道:“或许你四爷爷是看人家长得好看,想要把人家抢回去做老婆呢!他不是还没有老婆吗?”

丁当嗔怒的打了他一下:“胡说八道,四爷爷就算要抢老婆,那也是抢一个年轻漂亮的,这史婆婆一听就是一位老婆婆,四爷爷抢她干嘛?”

“你四爷爷也是一位老爷爷呀,人家史婆婆现在是一位老婆婆,那年轻时说不定也是一位风华绝代的美人儿,那时候人家是史姑娘,史小姐,”江小凡感叹到:“如今她老了,变成了史婆婆,你四爷爷却依然没有忘记她,真是个痴情的种子呀!”

听到江小凡的话,丁当的眼神兴奋起来:没错,这位史婆婆说不定是四爷爷年轻时的情人!

她一把抓住江小凡的手臂:“天哥,我们一起去见见这位史婆婆好不好?看看她究竟有什么过人的地方,一大把年纪还能迷的四爷爷团团转。”

“好啊!”江小凡欣然应允:“就咱们两个去,我这个孙女婿,自成婚之后还没有见过你四爷爷呢,顺便拜访他一下!”

“咳咳,”贝海石咳嗽两声,迟疑着说:“帮主,咱们长乐帮家大业大,正所谓树大招风,咱们还是有不少的对头的,帮主虽然武艺高强,但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看还是在帮中挑选一些好手跟随,也好有个照应。”

“不必了,”江小凡道:“真带上帮中的弟兄,遇到危险时也不知是我保护他们,还是他们保护我?”

贝海石道:“可是……”

姜小凡挥挥手打断他的话:“再说了,我不喜欢走到哪里,屁股后面都有人跟着。”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贝海石:“贝先生,你是怕我趁机跑了,所以特地找人来看着我的吧?”

贝海石剧烈咳嗽两声,连忙说道:“岂敢岂敢,帮主既然不喜欢有人跟着,那就不让他们跟着了,您请便!”

———————

“我手持流星弯月刀,

喊着响亮的口号,

前方何人你报上名,

有能耐你别跑。

我一生戎马刀上飘,

见过英雄弯下小蛮腰,

飞檐走壁能飞多高,

我坐船练习水上漂。

……”

一艘小船飘荡在河中心。

江小凡坐在船头,嘴里哼着歌,丁当依偎在他身边,两人一起把鞋袜脱了下来,双脚浸入水中!

丁当的小脚不停的在水中晃动,溅起道道水花。

“天哥,你唱的是什么歌啊?”

“大笑江湖。”

“你从哪儿听来的?”

“嗯——以前听一个叫小沈阳的唱过。”

“这歌挺有意思的,我也要学。”

于是接下来二人进入了教歌模式。

一开始江小凡唱,丁当听,慢慢的就变成了嘴对嘴的教……

再然后……

好吧,没有再然后了,毕竟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虽然四周没人,但也不适合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

所以当江小凡准备有更进一步的动作时,丁当一把的推开了他。

“我去撑船。”她面红耳赤的站起来,拿起竹蒿撑船去了。

小船顺流而下,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正是碧螺岛西边的一片水域。

长乐帮的人就是在那里找到了史小翠的踪迹,虽然人家不会待在一个地方不动,但他们到了在仔细寻找便是。

江小凡觉得有剧情惯性的存在,要找到她们应该不难。

小船又在江中行驶了一会儿,,突然之间,远处传来两下尖锐的啸声,在寂静的江面上显得十分凄厉刺耳。

紧跟着一阵大笑之声传来声音苍老豪迈:“小翠儿,我等了你一天一夜,你怎么这会儿才到?”

丁当抛下竹篙,任有小船顺流而下。她站在船头张望道:“是四爷爷的声音!”

只听那苍老的声音又继续传来:“你爱比剑也好,斗拳也好,丁老四竟然奉陪到底,小翠儿,你怎么不回答我?”

小船在江中顺流而下,这时说话声已经比刚才近了些,江小凡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只见江面上有两艘船离的极近!

其中一艘船上有一个老人,手中提着一个铁锚,一下抛出,铁锚落在另一艘船上,将那只船压的向一侧倾斜。

紧跟着那老人一个纵身跃到了另一艘船上,大叫道:“小翠儿,我来了,咱们是不是就动手?”

那船后稍一名船家大叫:“你这么搅,两艘船都要给你弄翻了!”

那老人怒道:“快给我闭上你的鸟嘴。”

说着提起铁锚扔出去,两艘船立即分开,那船家见他如此神力,将一只两百多斤的铁锚扔来扔去,如若无物,吓得再也不敢出声了。

江小凡见到了这一幕,笑到:“丁当,那老人就是你四爷爷吧?”

叮当道:“对,就是四爷爷。”

她说着看了看四周的水面:“这离得太远了点儿,咱们一时半会儿怕是过不去。”

却原来此时丁不四所在的船,也是顺流而下,向远方驶去,他们的船一时追之不及。

江小凡哈哈笑道:“没关系,也不算远,过得去!”

他说着顺手拿起船上的两块船板,另一只手握住叮当的手臂:“我带你过去。”说着飞身而起!

结果他们还没有飞到两条船之间一半的距离,就急速往下坠去。

丁当吓得哇哇大叫:“要掉下去了。”

在他们接近江面之后,江小帆顺手扔出一块船板,脚尖在穿板上轻轻一点稍微借力,再次拉着叮当飞身而起!

当他们再次下坠的时候,他再次扔出一块木板接力,如此便顺利跃到了丁不四所在的船上。

丁不四站在船头听到了叮当的叫声,扭过头来观看,见到两个人犹如仙人一般,在水面上轻轻一点,便飞上了船。

“什么人?”他惊呼一声,待到仔细一看,发现其中一人是叮当,奇道:“咦,丁当,居然是你?”

他伸头瞄了一眼二人身后的小船语气更是讶然:“你这是成仙了吗?这么远的距离,”他伸手比划了一下:“就这么飞过来了?”

丁当此时也是晕乎乎的没有回过神来,便没有答话。

江小凡抱拳行礼:“小子江小凡见过四爷爷。”

“你谁呀?”丁不四的目光落到他身上,:“唉,你小子拉着我侄孙女的手干什么?赶紧给我放开!”

江小凡拉着丁当的手晃了晃:“我和丁当已经成亲了,拉一下手,有什么问题吗?”

“成亲啦?”丁不四叫到:“怎么可能,我侄孙女成亲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丁当已经回过神来,在一旁弱弱的说道:“这事确实有点仓促,没来得及告诉你,我们这不是马上就来看你了吗。”

“真成亲啦?!”丁不三瞪大眼睛,瞧瞧丁当,又瞧瞧江小凡,突然说到:“小子,我得考教考教你,看你能不能配得上我侄孙女儿。”

他话音刚落,便上前一步顺手向江小凡肩头抓去。

张小凡并指如刀,向他抓来的手腕上切去,这是丁是亲拿手里的一招,唤做“白鹤手”,是前几天江小凡和叮当切磋时学到的,此时使出来得心应手。

丁不四“咦”了一声,反手勾他小臂,江小凡立刻变招,左掌拍出右手直取对方双目。

丁不四喝到:“好,这是老三的擒拿手!”

说着伸臂上前,压他手肘。

江小凡双臂转圈,使出一招二龙戏珠,直击他两边太阳穴。丁不是双手向外一分,快如闪电般像江小凡手臂上震去。

他本以为这一下能将江小凡双臂振断,不料双方手臂接触,砰的一声,船身剧烈摇晃,江小凡稳立不动,丁不四却连退数步,踏碎了脚下的一块船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