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狄达摩II >  章叁伍玖:作弊

社会是由无数坚固的齿轮构筑而成的。查理国王显然没有对齿轮的根基造成巨大影响,但他显然使用自己的手指直接拨快或拨慢了齿轮的转速。社会的结构和运行方式显然因此造成了不可逆的影响,但生活还是得要过下去。

梵冈的每个夏天总是对一众家长意义重大,实际上并不只是梵冈的夏天,雅力士所有的夏天都很意义重大,因为各个学校的招生拉开了帷幕。有人言:一个好的学校可以奠定一个人的命运。这种因果论最符合雅力士人民的心理构筑,正因为此,各位能够出得起钱让孩子们到浸染塔刻印魔纹的家长们把招生看得极为重要。当然,普通学校也因为这几年刻印魔纹人数的降低而逐渐兴起,在此暂且不加以深入讨论。

骑士学院和魔法学院都是相同的六学年制,由浅入深,层层推进。虽说每一种学院的教育体制并不一样,但二者竟然在学年之上达成了罕见的统一,这大概也算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招收对象是**岁的孩童,需要学到十四五岁之后再进行一个学与不学的抉择:到底是直接去工作还是继续学习更加艰深的魔法知识。

相当大的一部分人都选择去工作,好学校实行自由选择制度,稍差一点的学校则是实行分配制——毕竟找到一个好工作并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不过在查理领导之下的雅力士还算欣欣向荣,就业机会在一种奇怪的社会架构调整之下蓬勃生长......

不过这一切都和梅林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因为他今天的任务是去参加中央魔法学院的考试,若是能取得一个还算过得去的成绩,那么他就会被录取。虽不能明说是关系户,但也算是半个关系户。一般来说,还算过得去的成绩大概会在第一轮笔试之时就刷下来,根本不会给他什么后续的机会。

对于帮助梅林通过考试的方面来说,谢尔顿实际上是有些惭愧的。因为他来不及对梅林即将学习的知识体系有一个系统的了解,相应的学前班也没办法去上......只能以一种自学的形式让他准备考试。这种风险显然是很大的——正所谓死马当活马医,谢尔顿也只能做到这些了。以一个父亲的角度来讲,谢尔顿总归是猝不及防且不够格的。

中央魔法学院的大门总算是敞开了,全国各地的孩子们穿着各种形式的服装,有激动,有兴奋,有忧虑,或有迷茫地往小门深处走去。一个个或热切,或渴盼,或希冀的目光跟随着他们前进的脚步,却又好像即将触碰到火炭的坚冰,总会有些局促与恐惧。那些目光隶属于家长,他们怎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步入这所全国最好的学校呢?

梅林和谢尔顿同样是孩子与家长当中的一员,但谢尔顿貌似嘱托的底气并没有那么高......他觉得,只要梅林能够在笔试的一门课程当中及格,他就谢天谢地了——起码梅林可以进行接下来的考核。若是第一天的笔试没能通过,后面几天的所有测试都没了意义。

这是梅林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的生面孔,恐惧与兴奋充斥着他的脑海,在他的印象之中,他遇到的大部分人都很快离他而去,若是入了学,是否会交到一些好友呢?他似乎有些期待,却又有些恐惧,若是和自己搭上关系,是不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不过首先,还是要通过考试才是。

今天是笔试,梅林和其他学生一起来到礼堂内,由数名教师带队,将其分到不同的教室内进行考试。考试的试卷共有八个板块,为了方便起见,各个板块的题目并未出得太多,仅有一张试卷,在规定的时间内答完即可。

所有的孩子们就好像糖果罐内的一颗颗糖果,而教室就好像安放糖果的盒子,每个孩子必须按照一定的座位顺序就坐。梅林坐在靠窗的第二排。他望了望四周,竟是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孩子似乎也认出自己,朝他挑了挑眉,眼中略略地现出惊讶之色。

艾伦·范斯彼尔德正坐在梅林的右边,一身干净的灰,衬得他的眼睛紫亮紫亮的。他面前的桌上摆了一只暗金色的魔法笔,也不知道是外面买来的,还是手工定做的。反正梅林觉得艾伦的笔很漂亮,看起来并不突兀。

班里充斥着哗哗的翻书声,似乎只有梅林和艾伦的桌上没有书本,梅林一度觉得这些人要把自己的眼睛给瞪到书里去才罢休。离开考还有半个钟头,门口张望的老师也只是低头看着手表,没有什么表示。

“你看起来很自信。”艾伦先开口,嘴角竟是浮现出一丝先前不曾见过的笑容,“能够进得来这个门,表明你的父母花了不少心思培养你。”

“我只有父亲。”梅林言简意赅地说。

“啊,对不起。”艾伦简短地道了个歉,旋即摆出一副疑惑的姿态,“你叫......马林?”

“啊......是的。”

“不好也不坏的名字......”艾伦眨了眨眼,旋即说道,“如果之后还能见到你的话,可以交个朋友。”

时间本身是恒定流动的,但总归是会觉得或快或慢的,对于这些刻苦学习的孩子们来说,这半个小时的时间还远远不够他们复习的。更不如说,现在临时抱佛脚实际上大部分是无济于事。

考前的警告是千篇一律的,卷子很快发了下来。梅林从取出属于自己的魔法笔,接过试卷,便开始一题一题地看下来,原本舒展的眉头骤然蹙了起来。因为开篇的这些关于炼金学的题目他一道都不会。如果之前的《爆炸小天使》的难度是天使版,那么这套试卷里的难度便是一个超大的恶魔。简单地举一个例子,先前看的书里面的情况都是一些烧瓶如何拿稳的知识,而考试的内容并不只是讲的这些,而是如下:在处理低质量蛛晶的时候,需要用以下哪一种魔法镊子提取蛛晶之中的纯净部分?将其步骤全部写下。

更加该死的是,这些关于炼金学的题目足足占了整张试卷的三十分......如果他一道都答不出来的话,那估计就真要玩儿完。

实在是没有办法,梅林只好往下看,这是关于雅力士的历史题,里面大多是关于各种各样历史人物的生卒年月。梅林虽然对这些东西知道那么一点,但也仅仅是一点而已,不可能记得那么清楚。他拼命求助于梦魇,问他是否有相关的记忆,但收到的回答也只是“我怎么可能会去记这种东西”而已。

总而言之,历史部分,梅林也只是稀里糊涂地做下来了,反正是四选一,蒙大概也可以蒙对几道。不仅仅是梅林觉得两眼一抹黑,整个教室内的所有孩子们普遍脸色花白,甚至有人浑身颤抖,都害怕下一刻会不会口吐白沫就这么死去了。全场唯一镇定的人大概就是坐在梅林右边的艾伦了,他手中的魔法笔唰唰地在试卷上划动,好似作画一样。梅林瞥见对方如此迅速,顿感一阵羡慕。

“要是我也可以做这么快就好了......”马尔克斯同梅林说。

“你根本没有什么系统性的训练,怎么可能拼得过那些人呢......天方夜谭。说实话,接下来的题目你大多也不会,既然不能明目张胆抄,那你就把莫尔放出去,让它看不就行了吗......”说实话,梦魇梅林给出的歪点子还不少,这次看上去貌似还有点用处。

梅林简要地扫了一眼卷子后方的内容,除了占星学比较简单以外,其他的都基本上在看天书......若是要通过这门考试的话,的确得要找一些看上去不大靠谱的方式。

梅林心念一动,莫尔很快就被唤了出来,长时间呆在梅林的指盖处的莫尔此时也颇为激动,大概是受了他这几年的不少福泽:“大人,您看起来终于想起我啦!您要我做什么,我立刻去办!”

“帮我去把我右边的那个人的答案给记下来,然后反馈到我这里。”梅林无声命令道。

莫尔很快地去了,由于符文生物隐蔽性很强的特点,包括老师在内的任何一个人都没能发现它的踪迹,即使发现了,这种能量聚集的轻微程度也只会被判定为恰巧路过的弱小符文生物罢了。只见他在艾伦的头顶上晃了一圈,便很快地回来了。它吐出一个小小的,露水一般的半透明的魔力小珠,顷刻间融化在梅林的头顶,一副细致入微的图景瞬间进入了梅林的脑海之中:艾伦的试卷竟是在短短时间内已经写了大半了!大部分的内容梅林虽然知道单个字是什么意思,但合起来就看不大明白了......

这救命稻草,看来是不抓也得抓,梅林看艾伦胸有成竹的样子,也就没了顾虑,挑一些简要的部分大抄特抄起来......

而同样在奋笔疾书的艾伦只觉得自己身后有一阵阴风飘过,一个激灵随着一个寒战抖落下来......就好像自己是被什么似是而非的存在给看个精光......

最终,第一天考试的梅林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走进了考场,稀里糊涂地抄着考了一场试,又稀里糊涂地走出了校园......他现在总算是知道了,谢尔顿也会有靠不住的时候——虽然他早就发现他买这些书的时候肯定靠不住。

他现在只是希望,自己能够继续参加下一天的考试。作弊虽然有一种罪恶感,但这种罪恶感就好像一块石头沉入深不见底的湖水一般,一小会便不见了踪影。

“你快变得和我一样了。”梦魇梅林打趣道。

马尔克斯立刻做出了回应:“不会的。下不为例,嗯,下不为例!”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