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一剑擎天 >  第十一章:天下乃皇之天下

随着这道刀芒的呼啸而来,那群弓箭手,顿时是脸色大变。众人只听得耳畔,传来了一声震天巨响。这一刀过后,场中顿时是烟尘漫天。

只见那原本坚固的地面,被风怀安这霸道的一刀,给震得寸寸龟裂。而那几十名弓箭手,此时正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他们痛苦的呻吟着,显然是受创不轻。

仅仅一刀,便重伤了数十人。风怀安的这一刀,可是震住了场中的所有人。炼气境七重天的武者,虽然还算不得是真正的修士。但是在这凡人的世界里,也的确算得上是盖世强者了。

风怀安一招既出,随后便在风仁平的身旁收刀而立。此时,再也没有一名官兵,敢贸然上前。所谓人的名、树的影,风怀安的刀,可不是谁都有命能接下的。

“尘儿,不用担心。有爹在这,谁也伤不了你。”

风仁平拍了拍风洛尘的肩膀,并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风洛尘此时,也是感到了一种别样的安全感。也许风仁平并无修为在身,但是风洛尘却知道。只要父亲不倒下,就不会让别人伤害到自己丝毫。

“韩大人,你真是好大的官威啊。你如此兴师动众,不分青红皂白的,带着官兵来我风府肆意抓人。不知这天下,还有没有王法?”

看着被打伤的风府家丁,风仁平也是真的怒了。也许这些家丁,是最普通不过的下人。但是在风仁平的心中,他们却都是自己的家人啊。更何况这韩青云,还想伤害自己的儿子。这件事,风仁平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哼,风仁平,你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啊。平日里他在杭州城中,便是为非作歹。本官念他年幼,便给了他多次改过的机会。不成想今日在楼外楼中,他又持械行凶,还打伤了多名百姓。”

“这是非对错,我们暂且不谈。如今这风洛尘竟敢抗旨拒捕,还打伤了如此多的官兵。此等目无法纪之人,我必须要将之拿下以儆效尤。”

方才风怀安这霸道的一刀,亦是使得韩青云有些心有余悸。韩青天如今不知去了哪,这风怀安也是无人能敌。既然来硬的不行,那就一口咬定对方目无法纪。若是他们一再拒捕,那便是与朝廷作对。

“哈哈,韩大人这颠倒黑白的本事,小弟真是望尘莫及啊。尘儿虽顽劣,但也绝不会做出那欺辱百姓之事。今日楼外楼中所发生的一切,我也略有耳闻。”

“贵公子与尘儿常有争执,平日里他们便是摩擦不断。对此你我也是有着共识,孩子间的争斗,我们一向是不插手的。”

“前几日,贵公子可还以众凌寡,将尘儿给打了一顿。不成想到了今日,他们十几个人在楼外楼中围攻尘儿,最终却都被尘儿给丢入了西湖之中。哈哈哈,莫非你们韩府的家丁,全是酒囊饭袋不成?”

“十几个人打不过一个人,还有脸上门兴师问罪?怎么的?就允许你儿子打别人?你儿子被人打了就不行?平日里,你中饱私囊也就罢了。没想到今日,竟然还让食朝廷俸禄的官兵,来达成你的一己私欲。”

风仁平的言辞无比犀利,这也引得围观的百姓,对着韩青云指指点点。今日楼外楼中所发生的一切,本就不是什么秘密。韩天宝被丢入了西湖之中,全是他咎由自取。而韩青云此行,很明显就是为了帮韩天宝报仇而来。

韩青云的心中无比郁闷,其实他也是有苦难言啊。若是风洛尘只是把韩天宝给揍了,说实话他也拉不下面子,来对付一个晚辈。但韩天宝乃是韩家三代单传,如今他不能人道,这皆因风洛尘而起。

只是韩青云又能如何?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总不能挺直了腰板说,你儿子一脚把我儿子给踢成太监了。如今我儿子不能人道,我韩家也将因此而绝后了。所以我才找上门来,希望给我那太监儿子报仇雪恨?

杭州城的百姓,本就无比的八卦。若是韩青云如此说了,不用半日的功夫,韩天宝成了太监的消息,便会闹得人尽皆知。到时候韩青云这张老脸,可就没地方搁了啊。

“呵呵,韩大人。你儿子技不如人,你做老子的为其出头也就罢了。但你这句抗旨拒捕,说的可是有点不对啊。”

“哼,抗旨?尘儿抗的是谁的旨?难道是你韩青云的旨吗?你韩青云什么时候,可以代替当今皇上下达圣旨了?”

风仁平一声大喝,却是把韩青云惊的冷汗直冒。方才他未曾注意,说了好几次抗旨拒捕。这本是他的无心之言,没想到却是被风仁平,给抓住了把柄。

这抗旨拒捕,虽然仅仅四字。但是内中所代表的含义,却是极其深远。当今天下,乃是皇上的天下。而这圣旨,也唯独只有皇上能下。韩青云的这一句抗旨,也是有着假传圣旨之嫌。

此事若是传入了皇上的耳中,那韩青云必然是吃不了兜着走。若是皇上心情好,知道韩青云乃是无心之言,那便也罢了。到时最多小惩大诫一番,贬官三级而已。

若是皇上恰巧心情不好,也不用去纠结韩天宝,能不能传宗接代了。韩府的上下满门,绝对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而韩家的绝后,恐怕也就在今日了。

“韩公子受了些伤,韩大人关心则乱,这也能理解。不过有些话,还是不要乱说为好。当今这天下,乃是皇上的天下。而这圣旨,也就皇上一人能下。”

“也许是本官误会了,风公子虽然顽劣,但也不至于欺辱百姓,本官这就回去查明真相。今日在本官的唐突之下,还伤了贵府不少人。贵府家丁的诊疗费用,本官会一力承担的。风兄,今日多有得罪,还请多多包涵。”

风仁平的话,也是引得围观的百姓议论纷纷。韩青云不过就是一个县令,又怎能颁布圣旨?此时韩青云心中惶恐,哪还顾得上去捉拿风洛尘。毕竟韩天宝能否人道,也比不上韩府一家老小的安危吧?

韩青云对着风仁平拱了拱手,他说了几句场面话,就想告辞离去。没想到风仁平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又把他给气了个半死。

“诊疗费?不用了,我比你有钱。”

风仁平的这番话,也是使得风府中人,哈哈大笑了起来。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自家的老爷,就是如此霸气。虽然身上的伤依旧疼痛,但是自家老爷,总算是为自己出了一口恶气。

韩青云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心中恼怒万分,却也不敢多言。他一声令下,便带着那群官兵,灰溜溜的走了。行至半途,韩青云再也忍耐不住,终于是喷出了一口老血。这趟风府之行,可真是憋屈至极啊。

且不说那韩青云,已经郁闷的吐血了。此时的风府门前,那些围观的百姓,也是陆续散去。风仁平连忙安排那些受伤的家丁疗伤,并为他们请了杭州城中最好的郎中。

风府的家丁们,虽然有不少挂了彩,但是好在没有性命之忧。风仁平不仅拿出不少人参、灵芝,助他们恢复元气。他还给了众人不少银子,作为补偿之用。

这些银子,足足有着数百两。虽然还不至于让他们富甲一方,但也足够他们一生衣食无忧了。风仁平的这些举动,亦是使得这些家丁的心中,无比的温暖。风仁平将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家人,这也正是他们忠心耿耿的原因。

巧的是,风仁平请来的那位郎中,便是此前帮韩天宝就诊的那位大夫。风仁平也是从这位大夫的口中,知晓了韩青云暴怒的原因。

原来韩家三代单传的韩天宝,竟然成了一个太监。而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正是自己的儿子风洛尘。得知了真相的风仁平,倒是有些开始同情韩青云了,他的确是有些可怜啊。

风仁平今日,能如此轻易的放过韩青云,他其实也是有着自己的打算。他的确可以不顾一切,让风怀安将那些官兵给尽数斩杀。甚至可以修书一封,去朝廷告发韩青云这些年的种种劣迹。

但是如此一来,恐怕会后患无穷啊。韩青云并不是什么善茬,若是真的将其逼急了,恐怕对谁都没有好处。暴怒的韩青天,可不是谁都可以抵挡的啊。纵然是风怀安,也不是他的对手。

而且风仁平并不是一个人,他还要为了整个风家考虑啊。他家大业大的,有不少伙计还指望跟着他养家糊口呢。

“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这小子,怎么突然变的那么厉害了。你风叔都和我说了,被你打伤的那三人,可都是拥有着炼气境一重天的实力啊。”

在安顿好家丁之后,风仁平便带着风洛尘去了他的书房。随行的,还有那风府管家风怀安。风仁平看着自己的儿子,眼中也是有着一丝疑惑。此时的风洛尘,竟然令他感到无比的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