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十方乱世,极道武夫 >  第十五章 血气三关

夕阳残照,落日余晖。

秋风瑟瑟,方胜望着院子内飘零的枯黄落叶,暗自叹了口气。

突破失败了。

虽然有沸血丹相助,但他修炼的时间还是太短,而且之前服用血满草,导致内里不调,最后关头,终究差了一点。

不过失之东偶,收之桑榆。

虽然没能成功突破,但令方胜感到欣慰的

是,炼妖壶终于满了。

这让他陷入了纠结。

是靠自己的努力,再试一试,还是直接借助炼妖壶,完成突破。

毕竟他从开始锤炼气血到现在,不过十几日,剩下的时间,还很充裕。

这次,虽然没能成功突破,但在沸血丹的帮助下,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气大涨。

他有信心,能在剩下的时间内完成突破。

他不想只能依靠炼妖壶,而是想凭自己的努力与天赋,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

方胜抬头望向天边,金色的夕阳上,是深蓝色的天空。

…………

“什么,你突破成功了?”

正窝在躺椅上休息的石坚眼前一亮,放下手中的茶碗。

他清楚记得,自己这个弟子入门不过一个多月,半个月前,才开始锤炼气血。

五虎门的弟子,大多家境贫寒,修炼不易。不像那些高门子弟,能有数不清的补药帮助。

所以,每一个成功突破的弟子,都颇为珍贵。

没想到两天内,居然有两名弟子接连突破,这让他老怀大慰。

更重要的是,和最后关头勉强突破的萧长舟不同,方胜在修炼资源匮乏的情况下,仅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完成突破。

这说明他天赋异禀,潜力巨大。

“师傅,弟子昨夜忽有所感,一番修炼之下,终于侥幸突破。”

方胜双手抱拳,沉声道。

昨夜,他想了很多。

想靠自己的努力和天赋来突破,固然有志气。

但如果自己用炼妖壶协助突破,是不公平的话。那有的人有钱,能够请更好的老师教导,而有的人因为没钱,连武院的门都进不来,难道就公平?

有的人天材地宝当饭吃,有的人连基础的疗伤药都用不起,难道就公平?

有的人练武之余,还要养家糊口,而有的人回去之后,还有老师专门指导,难道就公平?

人生在世,很多事情本就不公平。

如果说有钱是一种天赋的话,炼妖壶何尝不是自己的天赋?

他又何必矫情!

所以说——我,方胜,天赋异禀!

而且人生不是打游戏,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风雨飘摇之际,他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提升实力,保全自己在意的人。

在安全的范围内,展露天赋。让石坚对他更重视,更愿意投资他!

“好!好!”

石坚站起身,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连说了两声好。

“走,跟我进内院。”

方胜抱拳行礼,紧跟在身后。

看到方胜突破成功,进入内院,院子里其他学徒纷纷投过羡慕的眼神,尤其是那些师兄们。

望着方胜一步步走进内院大门,刘金刚长叹一口气,神色落寞。

入门也好,锻体也好,明明都是他先来的,可为什么……

…………

后院的面积比前院,要稍小一些,布局简单利落,脚下是青石铺筑的地板,院子两侧摆放着两排兵器架。

架子上面摆放的只有一种兵器,那便是刀,密密麻麻各式各样的刀。

后院的弟子也很少,目之所见,只有两男一女三个人。

女子二十来岁,一身黑色劲装,五官精致,脸庞右侧有一道浅浅的疤痕,给人一种异样的美感。

一男子同样二十来岁,身影瘦削,面容冷峻,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冷意。

另一男子便是萧长舟,正在练习中的他,看到方胜进来,难掩惊讶之色。

“师傅好!”

见到石坚进来,三人纷纷停下手上的动作,抱拳行礼。

石坚点点头,笑呵呵道。

“认识一下,这是你们新入门的师弟,方胜。”

“各位师兄师姐好。”

方胜双手抱拳,笑着打招呼。

三人也都面带微笑,抱拳示意。

“小胜,我给你说一下,这是你三师姐郭丽,四师兄白云飞,八师兄萧长舟。其他几个师兄,都要事情在身,有机会你们再互相认识。”

石坚一挥手,示意他们各忙各的,然后把方胜带到一个角落。

“你刚刚突破,我先给你讲一下武学都有哪几个境界。”

方胜点点头,紧接着倒上一杯茶。

石坚接过茶,笑着讲解道。

“锻体之路,分为炼血,锻骨,炼脏三个境界。”

“人之气血潜藏经脉,由练体催生,血气旺盛后,又可以锤炼筋骨,温养内脏。所以炼血境,又被称为养血境,是锻体一途根本中的根本。”

“炼血境,又分为气血三关。第一关,气海关,位于体前正中线,脐下1寸半;第二关,命门关,在第二腰椎与第三腰椎棘突之间;第三关,神庭关,头前部入发际五分处。”

“每突破一关,你的气血便会强盛一分。等突破神庭关。就说明你对气血的掌握已经十分精妙。此时,便可以开始内练。”

石坚放下茶杯,走近方胜的身体。

“而呼吸法,便是武者搬运气血的法诀。我现在教你呼吸法,一会儿有点痛,你忍住,仔细感悟劲力的运转。”

石坚抬起手指,朝着方胜身体各处点了过去。

一股巨大的劲力透过指尖传进方胜肉身,强行带动他体内的气血,按照特定的线路运转起来。

方胜身体一震,额头上汗水直流,全身的肌肉仿佛撕裂一般,疼痛难耐。

…………

下午,方胜一脸疲惫的从五虎门离开,脸色苍白,脚步虚浮,仿佛身体被掏空。

他没走出多远,一个身姿婀娜的绿衣女子走了过来,抬手行礼,柔声道。

“敢问公子可是五虎门方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