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云一帆进去了,我好伤心,我不活了,我不去了。”

一辆出租车里,坐在后座的高挑美女捂着脸在抽泣。

她穿着一身清凉套装,上面是粉色小背心,包裹着呼之欲出的鼓鼓囊囊,下身则穿着紧绷的牛仔短裤,露出了雪白的大长腿,可谓是皮肤细腻足玩年。

“滚蛋,我咋不知道你追星了,不想去就给老姚那家伙打个报告,看他批不批。”坐在驾驶座的是个不修边幅的大叔,胡子拉碴的,还叼着根烟,不过因为开车没点火。

“屁,就姚长风那不解风情的家伙,估计又得把我扔训练场去,我可受不住。”白琳放下手,略施粉黛的妩媚脸庞上一点泪痕都不见。

“妈的,大半夜的还把我叫出来出任务,不知道美少女都需要用睡觉来保养皮肤的嘛,祝他一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

白琳骂骂咧咧的,让人不由惋惜,那么漂亮的脸上居然长了张嘴。

“记录仪开着的。”大叔淡淡地说了句。

“淦!你个浓眉大眼的……”高挑美女顿时急了,伸出手指着他。

但还没等她的文明用语说出来,突然一个急刹车,美妙的推背感传来,波浪起伏,她重重的摔在座椅上。

“到了。”说着,大叔就直接下了车,车钥匙都没拔。

白琳推开车门,就准备出去。

但这时,忽然有“滴嘟滴嘟”的声音传来,一俩救护车从他们车旁飚过。

白琳刚推开一点的车门……

嘴里骂骂咧咧的,她换了一边下车。

大叔看见这一幕,笑了笑。

“我很好奇你科目一是怎么过去的?”

“那教练是个色鬼,我略施手段就过去了。”她昂首挺胸,一脸骄傲。

“啧啧,一个黄花大闺女,说起这话也不害躁。”大叔往她身上瞟了一眼,摇了摇头,往一旁小区里走去。

“淦!”

落在后面的百灵,迈着大长腿,嘴里继续说着文明友好用语。

她握着拳头,想要动手,可惜,这大叔她打不过。

“喂,任务是什么?”她问。

“不久前这里出现了比较强烈的灵气波动,还有雷声,上面让我们来调查下,看是有人不守规矩争斗还是又有什么精怪成精了引了雷劫。”

“雷劫?这年头还有精怪能引得来雷劫?”、

“谁知道呢,前不久不是听说茅山那边有雷劫吗,那雷云连绵几千里,群里都传疯了,你没看?”

“前不久考试呢。”

大叔:……

“哎,据说现在灵气要复苏了,不复末法时代了,是不是真的。”

“谁知道,几十年前就这样说了,可我到现在还不是在底层……等等,我感受到了,这纯粹的雷力残留,还有这精纯的灵气……”

大叔皱着眉头,此时他双眼有微光泛起,这片空间的异常在他眼中一览无余。

“往这边来!”朝旁边一脸茫然的白琳喊了一声,他朝着附近的一栋居民楼跑去。

白琳紧跟其后,一双高跟鞋踩得地面哒哒响。

他们的速度非常快,仅仅片刻就来到了一张门前。

“源头就在里面。”大叔小声的说,同时他敲了敲门。

“你好,外卖!”

……

小城不大,救护车仅仅十多分钟就来到了医院。

楚歌本来只是感觉有些不对劲,想要再回去看看,然后就从猫眼里看见她蜷缩在地上,痛苦不堪。

而等他再度爬上阳台,她则已经晕过去了。

呼吸还在,但身体发烫,任凭楚歌怎么喊都喊不醒。

面对这种情况,楚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作为新时代优秀青年,他从小就记得120.

于是,救护车来了,楚歌背着她上了车。

上车后,医生也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只是给她做了点降温措施。

而等到了医院后,他们就神奇的发现,黄铮迪身上居然不烫了。

她就像是睡着了,一切正常,可惜还是喊不醒。

病房内,楚歌和医生一脸懵逼的对视着。

“她有什么病史吗?”医生问。

“我不知道。”楚歌摇头。

“那她为什么会晕倒?”

“我不知道。”

“她是吃了什么奇怪东西吗?”

“我不知道。”楚歌还是摇头。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怎么做的男朋友?”作为单身狗的医生怒了,怒斥这个走了狗屎运长了一张好脸的男人。

“我不知……我不是她男朋友。”

“大半夜的跑她家里你不是她男朋友?”

“……”

楚歌发现他解释不清了。

医生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也没继续问,然后给挂了瓶葡萄糖,就离开了。

楚歌:???

他坐在一旁,看着床上的黄铮迪,又看了看离开的医生,也叹了口气,今晚上经历的都是些什么事啊!

先是在游戏里的一波三折,然后就是他的英雄救美,结果人似乎没救到,还跑医院来了。

唉!

……

另一边,一片狼藉的客厅内,白琳坐在椅子上打着哈欠,而大叔则拿着一个袖珍记录仪正在汇报情况。

“房间里有大量雷力残留以及非常精纯的灵气,从威力来看,估计应该是某位擅长雷法的宗师,而除此之外,在房间里还有另外一股力量,残留很少,比较诡异,看不出来源,但其所属应该已经被雷法击溃磨灭了。”

“具体情况大致如此,视频我已经上传了,注意查收。”

随着话落,一道语气平淡没有一丝起伏的话语从记录仪上传来。

“好的,辛苦了,对了,根据汇报,刚刚有一男一女从这个小区乘坐救护车去往了第一人民医院,,女的昏迷,男的正常,麻烦你们俩去看一下。”

“好。”

大叔应了声,但一旁白琳就不干了,大声喊道。

“喂喂喂,姓姚的,这大晚上的你是想让我们通宵吗?”

“是的,你有意见吗?”从记录仪传来的话语继续依旧没有起伏。

“没……没有,我就想问,有加班费吗?”白琳缩了缩头,小声问道。

“没有。”

“哦哦,那不打扰了,您忙。”

平淡声音没有在乎她,继续不带起伏地响起。

“如果发现那名男性就是目标,及时汇报给我,同时观察下对方是否有趣。”

大叔,白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