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超物种玩家 >  第30章 功臣

上缘花苑52号。

阿依古丽猛然睁开双眼!

此时应正值天明,她理应在偌大舒适的别墅中,睁开眼就是精心设计的欧式吊顶。

可现实是,她已经置身于一片黑暗,阴风阵阵,吹乱她耳旁的秀发,带来丝丝凉意。

这是哪儿?

“姜哥哥,长本事了嘛?”

区区黑暗,并没有让这位杀人如麻的神山圣女受到威慑。

就算让她想破脑袋,也不相信一个一态·认知体的新手,能够伤到她分毫。

“我们之间实力的鸿沟,你不会到今天还没认清吧,嗯?计算你吸收了我的蜘蛛茧,我还是有办法找到你的……”

阿依古丽牵起嘴角,向前迈开**的脚丫——噗呲。

尖锐的碎玻璃扎入了“少妇”的脚底。

阿依古丽呻吟一声抬起脚掌,想要将玻璃从脚底拔出……

这时,地面动了。

单脚支地的她根本来不及调整重心,身体便瞬间失衡,跌了出去!

她的后背冲撞到了一整面巨大的镜子。

巨大的冲击力之下,镜面碎裂!

碎片抛洒向四面八方……

有的划破了阿依古丽的皮肤,有的则干脆扎进了她的身体,疼痛瞬间从四肢百骸传来,焦灼她的神经中枢。

“姜哥哥……太过分了。”

这一系列恶作剧般的变故,让阿依古丽既吃惊又生气!

一种被猎物玩弄的屈辱窜上心头。

她骤然化形。

“少妇”身躯被高高托起,雪白的四肢被八条粗壮有力的节肢取代,发肤脱落,八只对称的紫色圆眼蓄势待发地环伺周围动静。

完全体的孔雀蜘蛛,在任何路面都能如履平地。

她完全做好了撕裂一切猎物的准备——她才是猎人,不是猎物!

直至一道惨白的身影,远远拦在了她前面。

孔雀蜘蛛坚挺步伐在这一刻迟滞了。

那身影她并不陌生。

……熟悉的体态,深邃立体的五官,与生前的鲜活美艳截然相反。

一股沉重的窒息感扑面而来。

八只眼的瞳孔同时收缩,曾经将她无数次拉入深渊的梦魇,正在心底逐渐复苏。

高山盆地,广袤的红枫林。

热情单纯的姑娘,陌生的山外客,罪恶发酵的夜晚……

“别过来……”

鲜艳的孔雀蜘蛛下意识地倒退,惨白的身影也紧跟着她的步伐。

她拔地而起,向任何可能的方向攀爬奔逃!

可无论转向任何方向,那道身影依旧出现在她的前方,远远地、注视着她。

阿依古丽逐渐狂躁,蛛丝喷涌,将那身影覆盖、推出,但下一刻,那道身影又飘飘渺渺地回到了她的视线。

换来更加剧烈的殊死挣扎!

和那些深陷蛛网的困兽如出一辙,现在的阿依古丽仿佛被上了发条的玩具,疯狂逃窜,竭力破坏,为了逃避一种伤害,而不计代价地制造出更多的伤害。

一刻钟后。

阿依古丽褪去蜘蛛态,鲜血淋漓地蜷缩在地上,捂着脸崩溃大哭。

“姜哥哥,我错了,求求你……别让她在这儿!”

泪水涌出眼眶、不断沿着指缝掉落,淌进嘴里、落在大腿,和血污合流。

她已经退到了一个狭窄逼仄角落,退无可退。

可她的背上,仍攀附着一个眼神空洞的虚影,牢牢地贴在她背后,寒息喷涂在她的颈部。

她也不敢抬头。

在她的前方,永远立着一道婀娜苍白的身影。每当她抬起头,或转向任何一方,那道身影都会精准无误地掠入她的视线。

和从小到大的每一次噩梦重叠,带来深刻刺骨的恐惧。

只有通过不断的杀戮,才能平息那种恐惧所带来的焦灼感。

不知哭了多久,阿依古丽几乎力竭。

她在心底做了无数次挣扎,终于再次、战战兢兢地抬起头。

那道如同梦魇的苍白身影已然消失。

目之所及,只有桌台上的一盏白蜡,散发出温柔调和的光芒。

那一刻,阿依古丽像个刑满释放的犯人,高度紧张的神经瞬间的松弛。

她情绪翻涌,眼里泛动着不可思议的色彩。

恐惧带来身体的冰冷和紧绷,烛光却带来温暖和安慰。阿依古丽挣扎着向那烛火靠近,哪怕体力在迅速流失,她仍然鬼使神差地递上双手,借以驱赶恐惧的余韵。

于是,她的手渐渐靠近,烛火也主动迎接了她。

包裹住她的手指,拉住臂弯,连身躯一并卷入了巨大的金色旋涡……

上缘花苑别墅区。

随着一道火光在某栋别墅二楼厨房中燃动,爆炸声震耳欲聋!

叶小荆率队赶往现场的路上,甚至都能感受到爆炸的余波。

……

手术室内。

蔡医生为姜潜完成了关胸缝合,一切尘埃落定。

凭借他作为超物种族群的顽强恢复力,开刀带来的损伤将很快复原。

他的命,又一次保住了。

状态也还算稳定。

蓝君贤,以及蔡医生为首的医疗团队,守在安全屋外围的津平特殊行动部的同事,对于这件事的成功,情绪上比姜潜本人更加欢欣鼓舞。

而姜潜除了稍显疲态之外,对此并未产生太多的惊喜。

毕竟,接触了超物种世界的三天以来,每一天,都是生死危机。

也是够够的了。

但这次事件的影响远不止于此。

姜潜能摆脱蜘蛛茧活下来,是超乎绝大多数人意料的。

但他在命悬一线时,还能最大限度地利用蜘蛛茧,完成官方对通缉犯孔雀蜘蛛的精准定位,却是狠狠刷新了所有人的认知!

至此,事情的性质已经非常不同。

姜潜,一位刚刚成为持牌者的一态·认知体新手,短短三天之内,从急待官方决策和援助的危险因素,变成了孔雀蜘蛛案的功臣。

官方总部专项组、评估单位、孔雀蜘蛛专案组、京津特殊行动部,都将重新评估和考虑各方在此事上的态度,投注的资源和筹码。

……

此时的手术室内,医疗团队的其他人员、仪器设备均已经撤走。

而蔡医生,则借口观察术后状态为由,主动要求陪护在姜潜身旁。

实际上她仍然在震撼于在本次手术中亲眼所见的一切。

尤其是重瞳之下,姜潜所展现的“毒抗”能力,除了一句“bug”,她想不到更好的形容。

“你还是大学生吧?”

趁着蓝君贤在门口打电话,蔡医生率先发起人才招揽的攻势:“毕业后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的生物毒素实验室?地点位于京城CBD,实验资源充沛,薪资丰厚,一切生活用度实验室会为你报销。”

蔡医生目光灼灼,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想要一个年轻人了!

谁料姜潜的回答还未等到,蓝君贤握着电话回来了。

两人顺势望去。

蓝君贤的表情稍显凝重,沉声问道:“姜潜,你到底都做了什么?”

这句话令在场的蔡医生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同样的问题,刚才蓝君贤已经问过,虽然姜潜的回答很不正经,但蓝君贤当时的表情也没有像现在这样严肃。

莫非,出了意外?蔡医生内心不安地揣测着。

只有姜潜保持着平和,好像只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我看房子里有香薰蜡烛,就拧开了液化气。”

他指的是“意念连通”后,自己支配孔雀蜘蛛的身体的作为。

液化气从罐中释放需要时间,惧魔分身有效拖延了时间,干扰了孔雀蜘蛛的注意,当液化气密度达到一定浓度时,一点火星都能将整栋房子引爆。

蓝君贤沉默着。

蔡医生却仿佛依旧没听懂什么意思。

看蓝君贤的表情,她甚至以为对方要兴师问罪了!

“孔雀蜘蛛归案了。”

半晌,蓝君贤沉吟一声,简明扼要地说道:“上缘花苑52栋发生了爆炸,小荆赶到的时候,孔雀蜘蛛已经身亡。她的部分残骸已被回收,我们将通过基因技术手段复原其形貌、核准身份,此案便可告一段落。”

“那栋别墅的女主人和孩子也已经获救,目前都平安无事。”

蓝君贤表情逐渐舒缓,对姜潜郑重道:“吾仅代表孔雀蜘蛛专案组感谢你,让这次猎捕行动未折损一兵一卒,顺利收尾!”

原来是这样……听到这话,蔡医生终于松了口气。

再望向姜潜时,内心又多了几分钦佩和敬意。

姜潜脸上也流露出笑意。

“不过小荆对此倒是有些遗憾,所以才托我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蓝君贤以一种调侃的口吻说道:

“不管你用了什么方法,在总部的人事任命下达前,你都不需要向任何人交牌、交底。无论是能力还是道具,在合法范围内,你都有自由掌控和使用的权利。”

“多谢提醒。”

和姜潜交代完,蓝君贤又彬彬有礼地看向蔡医生:

“好了蔡医生,我建议你别想着挖墙脚了。不出半天时间,排队等着吸纳这位同学的部门将会从安全屋排到津平飞机场。你那种小门小户优势不大,还是放弃吧。”

听到这话,蔡医生口罩下的冷艳面庞不易察觉地僵了僵。

随后,她优雅地起身,落落大方地与姜潜和蓝君贤握手道别,仿佛一点也没有计较。

“蓝老师,您玩儿麻将吗?”

临别前,蔡医生难得有兴致聊起了家常。

“麻将?”蓝君贤身为高端商务人士,似乎对麻这种市井娱乐并不在行。

蔡医生微微一笑,语气真诚道:“我祝您和您的上家一同胡牌。”

“哦,谢谢……”蓝君贤礼貌地回应。

蔡医生走后,他略带疑惑地转过身来问姜潜:“什么意思?”

“没玩过,不太懂。”姜潜不假思索道。

这时,熊队敲门进来。

“蓝老师,借一步说话。”

两人移步门外。

熊队这才压低声音道:“是位女士想见姜潜一面。好像还是个公众人物,有治安署高层的介绍信背书,您看要不……”

蓝君贤微微皱眉。

津平治安署是怎么做事的?

处于安全屋隔离中的人物,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吗?

“不行,姜潜刚完成手术,现在不方便与外界接触。”蓝君贤一口回绝,全然不顾有些高层的面子。

……

PS:

这段总算写完了!

怎么说呢?在构思和塑造的过程中,惊喜和遗憾都有吧。

有些埋伏笔的地方受到争议心态还是会产生一丝丝波动,萌新的心态果然还需要历练。

但这也是表达和交流的快乐源泉啊,是和书友共筑此书的羁绊,所以惊喜和遗憾都一起享受吧^_^

然后跟大家商量下更新时间的问题~

从早7晚7调整为:中午12点左右,晚上10点左右可以吗?

早7晚7的更新时间虽然是我理想的目标,但现实中实在有点费作者啊……万分感谢书友大大们的宅心仁厚,抱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