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温星想了想说:“首领,其实这个事情怎么说呢。”

“既然崽们是部落未来的希望,是部落下一批强大的力量,那么我们更应该好好培养。”

“每个崽崽的天赋有限,他们擅长的也都不一样,这一点我们干预不了。”

“至少我们可以教导他们不能破坏部落中的任何东西,包括那些一花一草。”

她淡淡的目光看过神情迷茫看着她的小莽。

开口又说:“小崽崽活泼顽皮,这一点没问题,就算打架也是,雄崽崽就是应该这么热血有野性。”

“其实这些都是小事,现在的问题是小莽把桑树破坏了。”

“可能你们觉得只是几棵桑树而已,外面多的是这种树。”

“这不是树的问题而是行为的问题。”

“从崽崽的一个行为就能看出他未来的发展。”

“部落的领地范围中有几棵桑树,这会带来不少的方便,比如可以在短时间内抓白丝虫,桑树结果了也能吃果子。”

“我不知道小莽在抓了白丝虫之后,他那会儿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破坏了那几棵桑树。”

“从他的立场,他完全没有必要把那几棵桑树破坏了。”

旁边的巨人们很莫名其妙地看着她说这个行为问题。

大家都不认为小莽的这种行为哪里不妥了。

边特:“他确实没有破坏那几棵桑树的必要,也不是多大的事情。”

言下之意,是她小题大做了。

白温星摇摇头:“如果所有的小崽崽都像他那样随意地破坏,觉得无所谓,会不会在哪天森林中再也没有桑树了?”

“这不单单指的是这次的桑树,在没有必要破坏的情况下他还去破坏,那就表示他的心里他潜意识是有那种搞破坏的情绪存在。”

“你们觉得这是小事,可从长远的发展,小崽崽们要品行端正,不能心生恶意,这样他才会成长得更好,以后成为更加优秀的雄性。”

“小莽现在还小,他很棒的,就是有些行为习惯不好。”

“比尔是不是也这样?”

说了那么多,这一句才是重点。

父母是孩子的榜样,父母什么性格,孩子大多数是偏不了。

庞里很配合地说:“比尔倒没有那么坏,之前一听小莽影响部落发展,直接上手揍了一顿,比尔还是很爱护部落的。”

白温星目光似有若无地看了眼莫莉,莫莉瞬间就炸了。

“你这是在说我把小莽教坏了?”

白温星微微浅笑:“不算坏,也好不到哪里去。”

“娜娜找我麻烦,是因为她喜欢敖慎,她把我当成情敌了,有这种情绪在,她找茬很正常。”

“你找茬是什么原因,没有原因的找茬就是坏,就跟小莽的行为一样,没有必要却还要去做。”

大家算是听明白了,弯弯绕绕说了一大圈,就是骂莫莉把小莽带坏了。

要是不弯弯绕绕地说一大堆,大家还不能深入地带入这种感受中。

现在一听,太有道理了!

野蛮生长是一回事,这样的好处带来的是小崽崽们强大的战斗力,还有激发了骨子里的野性。

但对提升品行方面没有太大的用处。

白温星正是指出了这一点。

莫莉被气得脸都发青了。

“首领,我有个想法。”依偎在庞里怀中的辛娅笑着说了一句。

边特看向她,等着她的想法。

辛娅看了眼乖乖绕线的阿尤,开口说:“阿尤以前是敖慎在照顾,白温星现在是敖慎的伴侣,这几天都是她在照顾阿尤。”

“阿尤的变化你也看到了,白温星照顾得挺好的,也教得很好。”

“莫莉脾气太不好了,这样会影响小莽的成长,小莽很快就要进入觉醒期,如果他像莫莉这样暴躁乱来,很容易就会出事。”

辛娅说得很含蓄,没有很直白。

但那个意思很明白。

“那是我的崽崽,白温星生不出崽崽,凭什么抢我的崽!”莫莉紧张地抱住小莽气的眼泪都来了。

如果她之前跑过来找白温星骂几句只是因为小莽被比尔揍了,她心里有气,想骂几句出出气。

现在是真的慌了,害怕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只要首领一点头,小莽就不能在她身边了。

小莽捏紧拳头表情浮现了恼怒。

可以说人家孩子教得不好,但不能抢孩子啊。

其他的不说,莫莉对小莽是很好的。

白温星抢在边特开口之前说:“首领,崽崽还是喜欢待在自己阿母身边,莫莉脾气不好,也会影响小莽的脾气变得不好,变得冲动起来。”

“但从一个母亲的立场,她对小莽是尽心尽责的。”

“这个是小事,教一下就好了。”

“就是我这边有个小发明想让你看看,是之前敖慎给我做的衣服,用了白丝虫的丝线缝合。”她顺势把这个话题带过,跑进屋子里拿了一套新的兽皮衣给边特看。

轻薄一点的兽皮用的是丝线缝合,衣服缝合得更加精致好看。

“缝合这套衣服的丝线是两股丝线合并的,稍微细了一点,但是强韧度是足够了。”

“如果只是给不需要太大动作的雌性做衣服,完全可以了。”

“细一点的线比较适合缝合一些薄一点的兽皮,尤其是天气热的时候,这样缝合的话也会比较精致。”

“今天阿尤绕的丝线用的是六股合并的,丝线相对会粗一点,可以缝合更加粗一点的兽皮。”

边特接过这套衣服仔细看着缝合的位置,确实很精致,也比用兽皮带绑定的更加密合。

他眸光闪烁,显然很满意。

白温星想了想,又跑进里边拿了一条兽皮,她让阿尤站起用兽皮在他腰间量了尺寸,开始现场制作裤子。

把丝线绑在鱼骨针的尾部,穿过兽皮开始缝合。

崽崽活动量大,怕丝线不够牢固她来回缝合了两遍加固,还用力扯了扯,确认很牢固了。

她给阿尤做了一条裤子,腰间比较宽松,还是加兽皮带,可以调整大小。

一条灰色又别致的大裤衩很快就制作完成了。

不同于以前巨人们穿的兽皮裙,这种兜底的裤子让边特更加惊喜。

就是内部一些多余的兽皮需要等敖慎回来了切割掉。

“来,阿尤,你穿上试试。”边特让阿尤来试穿一下。

阿尤看着手中的丝线有些犹豫。

“试试,这个我来绕,我都看会了。”庞里过来接过他手中的木棒,学着他刚才那样的动作绕线。

阿尤过来,众目睽睽之下脱了身上的兽皮裙,换上了白温星新做的裤子。

裤腿宽松,腰间松紧可以固定。

白温星让他坐一坐,蹲一蹲,各种动作尝试了一下,裤子丝毫不影响他的动作。

裤子做得宽松,也不会出现夹屁屁的情况。

“好好好,很好。”边特那张严肃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

看他高兴了,白温星放心了,她开口说:“其实白丝虫的丝线可以做很多东西,就是现在丝茧不够,不然抽出丝拉扯松软,可以一层一层地铺在一起,用大一点的兽皮包裹着,可以做保暖的被子或是在草窝中铺着。”

“丝线的柔软和兽皮的柔软感觉是不一样的,丝线更加轻软一点。”

“首领,我们部落可以专门打造一个养白丝线的房子,我们自己喂养,保护一下,它们吐丝做茧也会快一些。”

“到时候把丝茧收集起来做被子,不管是大洪期还是寒冬能保暖不少。”

边特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我们自己养可以加大白丝虫的存活情况,那些虫子在野外很容易就被其他的动物吃了。”

白温星见此,看了眼小莽,又对边特说:“从小莽破坏桑树的动作看,他的力量很不错,可以让他帮忙收集丝茧,采摘桑叶。”

“崽崽们都是部落未来的希望,这些东西让他们多做做熟悉一下,以后就做得更好了。”

“就是煮茧抽丝,阿尤现在都做得很好呢。”

莫莉不爽的正要开口拒绝,边特直接答应了。

“小莽,明天开始你负责部落附近的桑叶收集,还有丝茧,有问题吗?”边特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目光冷肃地看着小莽问道。

小莽垂眸很顺从:“知道了,我会去收集的。”

边特:“白闽找点人把养白丝虫的房子造好,就在敖慎家这边建造。”

白闽赶忙应了声。

事情就这么轻松化解了。

娜娜走到表情很不甘心的莫莉身边安慰了一句,拉着她离开了。

小莽在离开的时候,目光复杂地看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