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她拿了修仙炮灰剧本 >  25坐地起价

女主毕竟是女主,杀伤能力强,不容小觑。

莫质朴听到这些话,原本以为是她大惊小怪,太过谨慎。

不过这几天相处,从中摸索了解莫玉衡分习性,不会拿这事开玩笑,不由凝重起来:“好。”

转身离去,莫玉衡凝重,想到各个方面,一种可能是对方想要去找族长夫人萧明珠。

想要把莫质朴通过测试灵根,栽赃嫁祸在自己身上

是事实,但对方不知道,还想给自己找麻烦。

不知道就罢了,知道了就该怎么做,防范于未然。

莫玉衡看着所有的小孩没有力气,那是肚子饿的。

看着莫容隐早就消失不见,。

莫玉秋吃完东西之后有了力气:“玉衡,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莫玉衡本想要去藏书阁,又想到了什么?双眼一亮。

对方肚子饿,离开都是困难,他们缺积分,是不是隐藏商机。

“玉秋。”

莫玉秋茫然:“什么事。”

“你赶紧带着大家,去我的院子里面把馒头还有粥等食物带过来,多拿一点水。”莫玉衡看着这些趴在地上的人,在她眼里满满的全部是积分,怎能不激动

“是!”莫玉秋不明白为什么?

但他有一个优点,懂得听命行事,不会废话连篇,打破砂锅问到底。

接过莫玉衡的玉牌带着其他5个小弟赶忙离开,速度非常快,过了没多久就带了很多的食物过来。

莫玉衡笑眯眯的看着底下的人,把所有的食物摆放在高台上。

“呜呜呜!香啊,这是哪来的食物香味?”

“对呀对呀,肚子好饿了,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刚才那一股寒气太恐怖,还心有余悸,现在想动动不了。”

“不对,你们大家快看,上面是有食物是真的。”

“太好了,我们可以吃东西了。”

“可是,我们爬不动。”

……

莫玉衡没想到,效果不错,没白费把这几天所以粮食煮成食物。

她不是神仙,可以料事如神。

主要是自己院子,耳房厨房里面有一处可以放置食物,保质不坏之地。

给她提供便利,觉得一日三餐煮饭麻烦,不如自己先做好,保质着,想吃随时拿,不曾想,方便了自己。

“大家肚子饿了,可以来我这里用积分兑换食物吃,一碗粥两个积分,一个馒头一个积分,一个包子两个积分,一壶水一个积分。”莫玉衡笑着,话很是温和。

“什么?你这是抢劫,一百两银子一个积分,一两银子可以买一百碗粥和包子,不我决不会买。”一名小男孩坚决不向恶势力低头,恶狠狠瞪着莫玉衡,好似她是什么大巫婆,大坏蛋。

莫玉秋被说的心虚,他是小弟,不能拆台,还是低声道:“玉衡,这样不好吧!”

会不会做得到太过分了。

底下又有人附和,义愤填膺:“对,你这样太过分了,不怕引起大家的不满和众怒。”

“对啊!还是按照外面的价格,还可以感激你们。”

“做人要踏实,不要只为了眼前利益,伤了我们之间的和气。”

“不要像商人一样,满身铜臭。”

……

莫玉秋人被说的脸憋的通红,低着头都不敢抬了,话都不敢说。

莫玉衡非常淡定,扫视着他们还互相指责着他们几个,笑得人畜无害:“天下没有白费的午餐,往后修炼,学习吃喝穿,哪哪哪都需要积分。家族已经规定只要不把人打残打废,不抢别人的积分情况下,用什么手段赚取积分,都是可以的。积分和谁交易都是你情我愿。”

“你别太过分,争取这样的积分,难道你内心不愧疚?乘人之危。”底下又有很多人纷纷谴责着。

“对呀,对呀!我怕我们去告发你,把你赶出院子。”

……

莫玉秋心虚下的后退几步。

莫玉衡变成站在最前方,阻挡着底下好几十个人的怒火,还是那样的淡然不畏不惧:“又如何?我又没有犯规,你们都可以去告发。”

“你……”

底下人纷纷还是不满,带着怒火无法发泄,此刻他们没有任何力气。

莫玉衡拿着锅铲,在锅的背面敲了一下,瞬间全场安静下来。

躲在暗处的族长和几位长老,还有其他的子弟围观而来,目瞪口呆。

纷纷议论着。

“原来积分还可以这么赚,想当初我真的错过了一个赚积分的机会,太可惜了,太可惜了。”拍着双手,有些不甘带的佩服,而且莫玉衡这太对了,赚取积分只要不犯规,用什么手段都可以,哪怕坐地起价,趁人之危又如何?

“是啊,这丫头真聪明!一下子就嗅出商机。”

“看来我们不要一味修炼,赚取积分可能还隐藏着其他的办法,我们可以想一下。”

……

“容隐,没想到这丫头比当初的你还猛,你把大家给打倒得罪了,啥都没得到,而她是直接从他们身上赚取利益,哈哈哈,佩服佩服。”莫凌白扇子不断的在手上拍着,爽朗的笑声散开了。

许久没有因为一件事情感觉有意思。

“嗯!”莫容隐看着莫玉衡,嘴角不由自主勾起,哪怕此刻全身冒着寒气,却少了许多。

和他天天呆在一起的莫凌白,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好像见鬼的模样,不但回复了他的话,好像情绪有转变:“你这块千年寒冰,也有融化的趋势,可惜对方是一个五岁丫头,你别想老牛吃嫩草。”

莫容隐一听,侧身看着他,周深冒出来的寒气,更冷了。

莫凌白瞬间闭嘴,识相不再打趣对方:“好好好,我不说,怕你了。”

“哼!”莫容隐冷哼一声。

“不过,听说对方是单灵根天才,顿悟和心性不如何?”莫凌白似乎在自言自语,很是期待对方的成长,再过不了几年,对方会加入大宗门,不怕打压自己。

他们这些三灵根的,哪怕去宗门进入内门,得到资源培养各方面,还不如待在家族的好。

莫容隐有一种感觉,对方能够想出这样的办法赚取积分,一定是聪明之人。

而且在教导他们引气入体,莫玉衡周边好像已经吸引了灵气,差点引气入体成功,不知为何突然断了,不合常理。

他断定,莫玉衡这次应该是可以引气入体的,是她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引气入体。

有些佩服,小小年纪懂得隐藏,像这样的天才为何家族不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