漕浏社区虽然叫做社区,但实际上区域很广。

在车上坐了半小时,屈宁才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果然跟在网上看到的内容一样,这里已经开始打地基了。

建筑工人们正有条不紊地进行测量放线。

也就是说,这个项目实际上也才刚刚开始。

“王先生,你看,这规模,绝对没有打折扣。”

赵主任十分自信地跟屈宁保证着。

屈宁则是若有所思:“赵主任,我想问一个问题。”

“你说。”

“为什么这么急?”

赵主任一愣:“急?”

“我虽然不懂建筑,但也也看得出来,这工程也就是这两天才刚刚起步,捐款信息的发布也就是两周前的事儿。”

屈宁盘算着时间:

“从开始筹款到开始施工,整个过程不过半个月,为什么要这么着急?”

“这个嘛...”赵主任笑着道:“虽然你看到的是这样,但是实际上筹备早就开始了,如果真是两周前才开始筹备,怎么可能有这么详尽的设计图呢?”

“不对,我看过你们的设计图,数据和指标各方面其实都还很粗糙,有很多部分其实能看出是赶制的,而且在随时修改。”

这也是王天德告诉屈宁的,他一共看过两次设计图,但两次有些地方的标注并不一样,这说明设计图是改过的。

虽然王天德不是建筑公司的员工,只是一个程序员,但是对数字极其敏感,十分确定两次看到的设计图不是完全一样的。

赵主任也被问住了,只能强行解释:“设计图本来就是要根据实际情况来改的嘛,这很正常。”

屈宁有些失望地摇摇头:“不对,赵主任,如果你不把真实的情况告诉我,你让我怎么放心捐款?”

他说这句话,其实也是实在没辙了,这才打算诈一诈试试。

可没想到,还真的有意外收获。

或许是为了让屈宁放心捐款,又或许是为了其他的,赵主任的目光明灭不定许久,才终于叹息一声:

“我只能说,你的捐款一定是会全部用在修建孤儿院上面的,如果你不放心,各项支出也可以给你看,但是其他的东西真的不能告诉你,这不仅对你没有好处,说不定更是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屈宁压抑住心里的欣喜,刚想试探孤儿院是不是有一些别的用途,但话到嘴边又突然联想到了什么,咽了回去,改口道:

“工程是建设局外包给暮星建设公司的吗?”

赵主任想了想,点点头:“算是吧。”

“嗯,行,赵主任,那我先回去了,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屈宁笑了笑,打算离开。

虽然他没有具体说明到底捐不捐,但到了这份上,赵主任已经权当他同意了,便没有再追问什么。

在他看来,这已经是心照不宣,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可赵主任说话滴水不漏,屈宁也并不逊色。

其实从头到尾,在王天德身份掩饰下的他都没有明确表示过会捐款,高抬贵手,那我就放心了,乍一听意思很明确,但实际上并没有表态,自然也不能作为口头承诺。

离开工地,屈宁找了个咖啡厅,开始在手机上查找关于暮星建设公司的资料。

这不查不要紧,一查屈宁却吓了一跳。

这所谓的暮星建设公司,其实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公司,只不过是一个子公司,而且才刚刚起步。

一个刚刚成立不到一年的公司,竟然已经做到了行业前列,这无疑是十分夸张的。

不过再看它的母公司,屈宁突然就释怀了。

因为暮星建设公司的爹竟然是荒星,那个在涉猎了各行各业,海陆空全面发展,几乎已经融入了每家每户的全国最大企业。

这让屈宁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因为自己遇到的每个事件好像都跟荒星有关。

这次的孤儿院是荒星的建筑子公司在建,上次的杨凯也是,在事后了解之下屈宁才得知他是荒星的娱乐子公司高管。

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一直让屈宁跟荒星的人过不去似的。

屈宁揉了揉脸,忍不住被自己的想法给逗乐了:

“这次的锅是不是这暮星建设公司的锅还不一定呢,真是想太多。”

甩掉这样的离谱的想法,屈宁又查看起了暮星的履历。

一年内发展成现在的规模,除了总公司的帮扶,屈宁觉得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

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有用的信息。

屈宁转念一想,不禁自嘲地笑了笑:“我是真傻逼,就算有内幕网上肯定也找不到啊。”

想到这一点,他干脆转变了思路,从孤儿院着手。

方向一换,还真给屈宁找到了些蛛丝马迹。

大概是在一个多月以前,本市市长曾经去慰问过孤儿院。

但是唯一的一所孤儿院迄今为止已经存在了二十多年,很多设备早就失去了功用,而硬件条件差,自然工作环境也就差,再加上当初建造的孤儿院规模不大,到现在已经可以说是人满为患,愿意在这种地方工作的人自然也就没多少。

所以在里面的生活条件可以说是十分艰苦。

见到此情此景,市长不由得为此而感到心痛,曾在开会的事后提起过,如果能有一座新的孤儿院就好了。

看到这里,屈宁顿时变得兴奋起来。

就是这个!

他继续看下去,果不其然,不到一周,暮星就提出打算出于慈善目的自费修建一座新的孤儿院,并号召全市人民捐款,号称捐过款的人可以在孤儿院前面的石碑上永久留下姓名。

这下子,屈宁一下子就悟了。

所有迷雾一瞬间全部散开,露出了清晰的脉络。

这暮星高层可以说相当鸡贼,想收获好名声,同时在相关部门那里刷好感,又不想出钱,竟然能想到这种法子。

其实单就这一点来说,屈宁还是比较欣赏他们的智慧的,不过他们错就错在,征集不到足够的善款竟然要去压迫剥削普通老百姓,这一点屈宁是万万不能苟同的。

“啧,我可不能看着你们在资本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啊,那么,让我们来开始这场愉快的纠正吧!”

在确定这个事件就是个单纯的大手笔的拍马屁之后,屈宁的胆子大了不少,已经开始想着这一次的节目播出之后,自己能恰多少米了。

只是,此时的他却忽略了一个问题。

就算是想要刷好感,这项工程也可以慢慢来,是什么,导致了暮星如此急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