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请给我分手的理由 >  27.走!跟我进屋!

“对了,你这次的月测感觉难不难?”樱庭法子赶紧转移话题。

神木彻觉得好玩般的笑着说:“法子,你不生我气了?”

樱庭法子瞪了他一眼:“我是老师,怎么可能会生学生的气。”

“法子你放心的交给我吧。”神木彻肯定地说道,“在有价值的人来之前,我一定会让你完美无缺地待在自动贩卖机里。”

“我待在自动贩卖机里?”

“对呀。”

神木彻笑着说道,

“法子你就像自动贩卖机里的波子汽水,我就像手里没零花钱的小孩,踮着脚尖把脸贴在玻璃上,等到我有硬币的时候并得到你的时候,我的心就会像噗嗤噗嗤的波子汽水,把整个夏天都带给你。”

神木彻肯定,许多事情顺其自然会更好,但现在已经是踏出第三步的阶段了。

“......谢谢,不过你要好好学习喔。”樱庭法子澄澈的双眼睁大,既害羞又强装镇定地拿起碗筷到桌面上。

她感觉内心深处的缝隙裂开了一丝,有东西从那里窜出来,就像是过山车一样从她的胸口呼啸而过。

“米饭熟了,赶紧来吃吧?美雪?夏羽?”

中村美雪和东川夏羽两人像精品衣店摆在门口的模特,手里拿着高脚酒杯,脸上始终摆着一副在犯罪现场的侦探严肃脸。

果酒带来的酒精刺激让两人的呼吸都是炙热的。

在两名挚友一言不发的注视下,樱庭法子的呼吸也渐渐慌张了起来,柔美曲线上下晃动:“赶紧来吃!要不然凉了!神木也快点!”

“好的。”神木彻刻意拉开樱庭法子对面的椅子。

叮叮当当的碗筷声响起,樱庭法子的料理十分温和,齿颊留香,果然还是这种家常饭吃的更加温馨。

“啊,我的朋友喊我去聚会,我差点忘记了!”中途,中村美雪突然拍了下头,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来。

樱庭法子好奇地问:“有聚会吗?是谁?”

“法子你不认识啦,是我小学同学。”中村美雪拿起车钥匙,对着东川夏羽使了个眼色。

东川夏羽正手撕着鸡腿,愣了一会儿就急忙吞了下去:“啊对对对,那是我和美雪的小学同学。”

“你们两人以前在一个小学?我怎么不知道?”樱庭法子问。

“在!总之还有很多事你不知道!”东川夏羽回到房间戴上帽子,又披上了外套走到玄关处,“法子我们先走啦。”

樱庭法子皱着眉头看着桌面上才吃到一半的饭菜:“那你们早说啊......浪费这么多要怎么处理啊。”

“放冰箱,夏羽会吃掉。”中村美雪说。

“对,我会吃掉。”东川夏羽竖起了大拇指,但是视线却落在神木彻身上。

神木彻微微一笑。

两人走了后,客厅内只剩下神木彻和樱庭法子两人。

“法子,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神木彻放下筷子,双臂抵住桌面,意在言外地提起嘴角。

樱庭法子愣了一下,那两人走了后,餐桌上的热闹气氛宛如一场幻境。

“啊嗯......又要剩很多了。”为了不让神木彻注意到她的慌张,樱庭法子表情紧绷着,一直在吃着菜。

不对?自己为什么要慌?樱庭法子的脑筋突然转过来。

神木彻站起身来,椅子发出「咯吱」的声音,这动作把樱庭法子吓了一跳。

“你的脸颊。”

“嗯?”

神木彻抬起手,往着樱庭法子的脸颊伸去,在她的唇边,有一颗小米粒。

樱庭法子的呼吸霎时间慢了半拍,目不转睛地看着神木彻接下去的动作,他的食指盛起那颗米粒,在触碰的那一瞬间,脸颊好像被狗尾巴草给扫到了。

他难道......要把这米粒放进嘴里吗?像少女漫画里那样的......

神木彻的食指黏着米粒,樱庭法子就像对着逗猫棒目不转睛的小猫。

当看见神木彻就要送那米粒到他嘴里的时候,樱庭法子的心里突然涌现一股占有的诡异情绪。

吃下去吧,能吃下去吗?

“法子,你在看什么?”神木彻忽然手指一转,直接将米粒摁在纸上。

没有吃下去!

樱庭法子的脸宛如火烧云,在心里痛骂自己怎么能想那么过分的事情!

“没有,我没看什么。”她急忙摇头。

神木彻笑着说:“法子你想让我吃下去吗?”

“才没有,而且太不卫生了!怎么可能会想这个!”樱庭法子不知所措地移开视线,“神木你怎么能这么想......”

神木彻点了点头,扭头看向窗外,夜幕降临星光点点,空有风声。

樱庭法子偷偷瞄了他一眼,问:“神木你的声乐学到哪里了?”

“一个都没学。”

假的。

“哎......”樱庭法子惊诧了会儿,随后无奈地扶着额头说,“所以说了不要想着逞能,半个月的时间哪里够啊......真是给我添麻烦......”

怎么可能会有人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双簧管就能上台表演的,要是真的有,那他绝对是上帝派来促进人类社会文明发展的天才吧?

“因为我想和法子多在一起,所以一个都没学。”神木彻忽然拿起碗筷走到洗碗台,“如果法子觉得教我是浪费时间,可以早点和我说。”

樱庭法子的脑袋上浮出问号,他生气了?

“我没有那个意思,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啦!”樱庭法子急不可耐的辩解声在他身后响起。

“樱庭老师不用勉强自己,我知道我这个人喜欢逞能。”神木彻一边洗碗一边说,“现在我连双簧管都没有买,声乐也没学,你对我没信心也正常,我碗洗完就走。”

他说的很认真,樱庭法子略显失落的脸庞上撑起微笑,神色黯然地说:“神木,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很相信你的哦。”

“这样。”神木彻关掉水龙头,转过身来神情冷漠,“那樱庭老师好好教我,我欠你个人情。”

人情?

樱庭法子一怔,忐忑不安地望着神木彻,她从没见过神木彻摆出这一副姿态过,平日里他在自己面前总是吊儿郎当嬉皮笑脸的。

他肯定是生气了。

樱庭法子深吸了口气,鼓起勇气站起身拉着神木彻的袖口:“走!跟我进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