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百世求仙 >  第七十五章 金丹洞府

“好不容易回趟家,如今倒好,家没了。”

李青悄然从白莲岛离开。

对方四人,均隐藏了修为,不知根底。

炼气四层以上修为,直接御气升空,不吝惜动用法力,算是散修中的大款。

御气与御器不同,前者耗损法力大,后者损耗小。

“四人之中,或该有炼气六层。”

李青不免多想:“博湖之说暴露了?”

李青能得博湖仙游录,别人自然也能得,白莲岛被修士发现,为迟早之事。

因百越大川高速发展,此一时,大越国这一带修士实在太多。

挖坟掘墓确能起连带反应。

建武帝或没想到,当年他命镇北王掘一座古墓,竟引出如今这个灵弱盛世。

其间,缺不了天授帝的接力。

再之后,月沧海、天圣帝、许绍国,到澜沧山尸道修士,到各路散修,到众修以不可阻挡之势向大越国之外的国家推进。

古墓出得多,自然也带出各类旧时代修仙界及洞府消息。

白莲岛或在其中暴露。

洞府出世,又带出大量子灵根,子灵根在修仙盛世,该不算多出奇之物。

毕竟,单原灵根,李青已见了三株。

都是连带的。

今筑基都出了好几位,仿照百越坊立坊种田。

当年将月沧海炼成活尸的那位筑基,就在原月国之地立了仙坊。

修士增多,必然导致国家弱化,一些修士占城割据当城主,也是常有之事。

少数国家,直接被修士瓜分。

现存国家,多请修仙者为国师、供奉。

“如若不料,那四人大抵为白莲而来,将白莲引出地表,起码要二三十年,莲子已被我所取,白莲又带不走,白莲岛暂无多大价值。”

“若是其修为弱,我自当挥手将其碾压。”

李青思索一番,计量白莲岛被占,无直接损失,便暂且作罢。

等将来筑基或确定对方底细,再料理四人。

……

李青一路往京城飞,几日后赶至建武皇陵。

光阴似水,建武帝不知不觉躺了快一百年,已修成飞僵。

百年成飞僵,也属建武帝为凡人之躯,方养得快,其战力远不如甲木、丙木。

百年过后,建武皇陵也成了大阴古墓,说不得会被散修掘开。

李青刚以镇尸铃将建武帝收回,又一修士从建武皇陵路过,遥遥喊道:“见过道友。”

“道友好。”李青礼貌回一句,此处属大越京城地界,修士都算和善,不敢闹事。

“我最近查得一处有些历史的大阴古墓,急需同道相助,道友可有意……”

来人话未完,李青已踏剑而走,只道:“不了,尚有要事在身。”

……

半个月后。

百越坊。

洞府区。

三四九号洞府。

初晨,红罗帐内,两道人影几番纠缠,不时传来女子的轻嘤声。

云过雨歇后,宫缺从床上起身,轻道:“娘子,我该上值了。”

白芷略带娇嗔道:“歇两日又无妨……”

“娘子,切莫这么说,我如今得方堂主看重,过得二三十载,阵堂执事之位有望,一日不可懈怠啊。”

“哼,什么方堂主看重,还不是靠我白家。”白芷顿时不满道。

白芷生气,宫缺也不恼,点头道:“是是是,全靠娘子。”

白芷这才做罢。

忽而,一道剑令从外飞入洞府。

宫缺接过剑令,一看内容,顿时大喜:“李师兄原没死,师兄他活着回来了!”

“哪个李师兄,值得相公如何看重。”白芷懒洋洋道。

“就是李青李师兄啊,几年前入门时,我之阵道知识,全赖李师兄指点……”

宫缺道着,白芷却懵了。

“啊?”

“他不是死了,怎么活了啊……”

“我我我我……”

春香楼。

舞姬莺莺燕燕,觥筹交错间。

“不用停,接着奏乐接着舞。”有人大喊。

这话不是李青喊的,而是涂灵。

三年未见李青,涂灵煞是高兴:“李师弟,英子我养得极好,还以为你死了,见你活着,当真不容易吧。”

“怎么我一回来,大家都传我死了,”李青奇怪道,“刚去了趟阵堂,师弟们见我,一个个感慨万千。”

“哎,都怪我,师弟当年探亲前,不是与我说,若是三月未归,当是死了,我当初见你未归,以为你死了,特去阵堂相告,大家便以为你死了,都赖我。”涂灵叹道。

“世事难料。”

李青随意道:“三年前探亲,巧陷一洞府,被困三年,实属无奈。”

“何等洞府?”涂灵讶然,“这可是机缘。”

“阵道洞府。”

“那是该的,被困阵道洞府,实属当然。”

涂灵问:“可有收获?”

李青摇头:“无多大收获,得一本阵道真解,比坊内的稍全面些,还有一瓶效力一般的回气丹,仅有六颗丹丸。”

“那也还行。”

李青与涂灵正吃着酒,却见宫缺忽然跑了进来,喜道:“李师兄,你真活着啊。”

“坐坐坐,过来吃酒,”李青拉其坐下,“听说你娶了白堂主孙女白芷为妻?”

“何来娶,不过为攀高位,入赘白家为婿,算不得什么,师兄莫小瞧了我。”宫缺稍有郁闷道。

“修仙一途,一世争锋,有机缘,自当抓住。”李青笑笑。

一年多前,白菱筑基突破失败,身死道消。

白菱临终前,将白芷配给她看好的宫缺。

白菱早先说煤一事,除白家少数人,并无外人知晓,宫缺不知内情。

白家不说,李青自不语。

时间往往能淡化一切。

白家不好与李青重提旧事。

李青正好借机透露自家已在坊外成家之事,白家知之,还以为李青专给其留的脸面,高兴不已,再不提姻亲之事。

……

自李青重归百越坊,转眼一晃又过去两年。

百越坊又死了两位巨头,涂渊堂堂主和执事堂堂主寿尽前尝试突破筑基失败,身死道消。

自此,百越元年时,澜沧山十三巨头,已去其六。

不过,此刻也有一个利好消息传入百越坊,通过几十年的探索与追踪,武堂终于发现了一个似乎存有筑基丹的仙家洞府。

据说洞府主人是一位金丹修士,且善于炼丹。

消息传至百越坊的这一天,李青正在给英子送葬。

英子死了,二十岁。

英子二代,以五岁之龄,正式上位,成为新一代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