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舅母,我……我这里有些新作的点心,你要不要和哥哥姐姐先尝尝?”

被云老国公夫妇两个用眼神怂恿了半天,胆怯的小柒宝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把糕点送到了柳青瑶的跟前。

她打量着眼前这个瘦小乖巧的丫头。

哎!

其实如果只是说长相的话,小家伙还是有些可爱的。

只是因为云家人对她以及云末菊之间的态度,柳青瑶马上脸色一变,连看都不想再看她一眼。

“不用,我和小菊还要小轩素来不喜欢吃甜食,你拿回去吧。”

她抱起云末菊,为云末轩擦去眼泪。

在她眼中,就算云家发生的一切与小柒宝无关,可潜移默化中的影响,还是让她对眼前这个小家伙,没有半分好感。

“哦!那……那好吧,本来……本来外婆还与我说你一定会喜欢呢。”

听到小家伙喊了一声外婆,柳青瑶立马会了点意。

她拿起其中一块放进嘴中——

果真,那熟悉又香甜的味道,只有素来与她要好的云老夫人才知道,她吃糕点不喜欢里面加白糖,而是需要新鲜的槐花蜜。

“这……这糕点是哪来的?”柳青瑶急切的问道。

看了眼还在门外扒着的两个脑袋,柒宝低下头默默搅了下指头,“是……是外婆让我拿来的。”

柳青瑶将信将疑。

不对!

众人皆知云家老夫人,因为思女成疾而早就一命呜呼了。

云老国公也在她过世后,过的是乌烟瘴气、不知所措。

哎!这个家其实早就散了,只是柳青瑶还是不能放下当年老夫人的嘱托,才一次又一次的将这个责任扛在自己的肩上。

“你说谎,你外婆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还会有人给你做一样的点心再端过来给我?”她一把打落了木盘子里的几块糕点。

“呀!我的梨子酥!”柒宝对此并不生气,她明白舅母几人对自己还是心存芥蒂的。

她弯腰默默将梨子酥捡了起来。

来到云末菊的脚边,她静静抬头望了眼。

不错!

小菊姐姐三魂七魄是莫名已经回来了,只是因为上次惊吓太大还不稳,所以魂魄的摇晃,多少还是给她的身体带来了负作用。

“舅母,晚上要是没事,你可以捡来一件姐姐平日里最喜欢的衣服拿到后院烧了。记住,烧完后就马上回头不要停留。这衣服是替菊姐姐去受灾的所以没事,只不过这灾多少过的还会有些伤人,你俩要小心啊。”

柒宝越说越轻的话语,着实让柳青瑶有些听不明白。

她拿起一块柒宝刚才捡起来的梨子酥放在鼻尖下闻,果真

——那熟悉的梨香,只有常用瓜果做糕点给她还有小菊、小轩吃的老夫人才知道,是哪一种梨子味道,才是最香甜的。

…………

入了夜,柳青瑶抱着一个包裹出现在了先前云末菊失踪的假山上。

“娘,难道你还真要听那个小丫头的话,把姐姐的衣服给烧了?”云末轩一脸不解的问道。

在他眼中柒宝就是个丧门星,今日她来找娘还有姐姐的时候,他就想要发火,只不过顾念大房的里……

哎!不然他早就站在娘和姐姐的身前,连这个小丫头一根毛都不让她们沾上。

“哎!反正都试试吧,怪不得明天早上你姐姐就能恢复神智呢?”

柳青瑶默默的说着。

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她默默对柒宝的话多了两分信任。

从她端来的糕点里竟然有老夫人时常做的美味开始,柳青瑶就觉得已经有一个声音在心底,默默开始说服她。

“呜!可是娘,你忘记当时爹为了那个臭丫头发好大的火吗?兴许……兴许姐姐是被爹那晚吓到了也不一定啊。”云末轩像模像样的说着。

反正在他看来,这柒宝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一个好人。

所以让他去听信她的话?!

嗯!除非河水能倒着流。

“小轩,话不能这么说,兴许……兴许那丫头说的就是有用的呢?”柳青瑶不敢将自己心里想的,全盘都告诉云末轩。

因为她害怕这样会吓到他,毕竟过去了三年多,自己死去的奶奶还活着?!

啧啧啧!这放谁身上,都是很难去理解的吧。

柳青瑶按照柒宝的嘱咐把衣服给烧了,头也不回的离去,也让她在走每一步的时候,内心变得十分煎熬。

哎!

到底应该不应该听那个丫头的,还是应该怎么办?

柳青瑶望着头顶上的那轮月,心里却也是五味杂陈。

……

“咕咕咕!咕咕咕!”

一大清早,小柒宝就从擒风院跑来了老国公夫妇两的主院等着。

按理说过了一晚上,如果大舅母真的按照她说的去做,那今天一早,她那个可怜的姐姐怕是早就已经恢复正常了。

“怎么?自己不敢去看看?”云老夫人关心的问道。

看了眼云老夫人心里端着的早膳,小柒宝怯怯的点点头。

哎!她心里其实还是害怕大舅母会不听她的,可比较自己是个晚辈,她不愿意照着做,她也不能去对着她说些什么。

她将老夫人手里的早膳慢慢的接了过去,看着老夫人一脸慈爱的表情,怯生生的将小脑袋依偎在了她的怀里。

“外婆,你……你说,大舅母……大舅母会相信柒宝所说的吗?”

云老夫人拍着她的后背叹了一口气,“哎!其实这点,外婆也说不准。毕竟你大舅母独立专行惯了,能不能让她听,能不能让她去做,外婆心里还真没有什么底。”

柒宝瘪着嘴有些伤感的将自己的头埋的更深了。

哎!难道她和大舅母还有表哥表姐的关系,就注定要一辈子都缓和不开了吗?

“爹爹,爹爹,柒宝……柒宝在吗?”急急忙忙跑过来的柳青瑶,一进门就看见披着阿五肉身的老夫人,正抱着柒宝温声细语的安慰她。

她有点激动却也有些惊诧,毕竟眼前这身材肥硕的侍女,虽说她平日里没有见过,可眉眼间的熟悉感让她总感觉是在哪里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