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欢迎来到崭新的世界 >  015.黑袍人

就在江宁准备和江之岛一起去大堂品尝美食的时候,雷鸣炸响,眼前所有的光源突然一同熄灭,只剩下冰冷的黑暗如同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江宁被这一现象吓了一跳,但是他很快冷静了下来,从刚刚轰然炸响的雷声来看,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似乎只是因为雷雨而导致的停电。

“江之岛?你在哪?”

人这种生物,不管是谁,在未知的情况下总会产生恐惧感,而且这种恐惧还会随着时间慢慢放大,江宁也是如此。

江宁下意识的呼唤着在这个陌生环境下的自己唯一有记忆的可以称为朋友的家伙,但是许久过去,本来应该在身旁带领自己去大堂的江之岛此刻却没有了声音。

接着,他惊讶的发现,向来拥有沉着冷静心态的自己竟然在这个时候开始慌乱起来,甚至呼唤江之岛名字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

江宁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陷入了这样的困境之中,他深吸一口气努力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朝前走了一步。

这时,江宁只感觉到自己的身边掀带起一阵微风,毕竟在这种什么都看不见的时候,感知能力和听觉是会变得很灵敏的。

“是你吗?江之岛?”

声音自江宁口中说出,偌大的长廊中回荡着他的声音,经过一系列的回弹再度钻入他的耳中。

这次回应的声音倒是没有响起,江宁只觉得自己直冒冷汗的手被细滑柔软的另一只手牵住了,接着身旁的那个人将整个身体都靠在了他的身上。

“是我,刚刚看你一直在那幅画前发呆,我就去大堂看了一下有没有什么美食,结果没想到就停电了。”

江之岛的声音有些莫名的低落,江宁怎么想都没办法理解这个情绪背后的含义,难道是因为发现大堂里没有她喜欢吃的东西而低落?还是.......

“啊对了,我刚刚下楼的时候看到旅店的二楼有杂物间,那里应该会有照明工具,要不我们去看看吧?”

就像是翻书一样的动作之后,江之岛声音中的低落情绪转瞬间烟消云散。

江宁皱了皱眉头,但是出于不要打草惊蛇的目的所以没有出声询问,在他的心里早已经感觉身边这位牵着自己手的少女有些不太对劲了。

就在江宁还没有回答的时候,从楼下底层,估摸着是大堂的位置,传来了很有中世纪风格古老的敲钟声,足足持续了十二下。

所以,现在是十二点了吗?

江宁皱了皱眉,他明明记得刚刚江之岛声称是已经到晚饭时间了,难道说在这个世界观中这里的吃晚饭时间不是六七点而是十点多?或者说,是这个世界的时间过得很快?又或者是.......楼下大堂里的钟坏了?

“喂,我们先下去吧。”

虽然不清楚江之岛究竟想干什么,但是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那么不管做什么都需要找到照明的东西才行,所以江宁主动牵住少女的手准备离开这里。

但是......江之岛却纹丝不动。

“滴答。”

听到了水珠滴在木地板的声音,江宁隐隐察觉到,在江之岛的身后出现了一团轮廓模糊的黑影。

午夜的十二声钟响已经结束了,那令人不安的余音却在江宁的脑子里久久回荡,一股莫名涌起的寒意攀上了他的脊背,进而穿刺进皮肤,深入骨髓。

就好像是在江宁的脚腕锁上了一只无形的镣铐,使他难以挪动半步。

之后,江宁听见了一声短促的,宛如翅膀扇动的声音。

他什么也看不见,本该如此。

如果不是那道闪电的光刚好从窗边滑进,照得整个走廊煞白,他的视线根本不会捕捉到这个画面——

江之岛廉的眉心处,不知道被什么工具开了一个拇指大小的血洞,身体向后缓缓倾倒,表情依然定格在前一个瞬间。

而不远处,站着一个身形奇特,戴着诡异面具,不知性别的黑色长袍人。

黑暗重新填满了江宁的视野,但是血肉和骨骼灼烧的味道依然腐蚀着鼻腔黏膜,提醒着他刚刚所见的一切。

不久前还曾经与自己交谈的人竟然以如此惨烈的方式死去,而且还是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一股强烈的呕吐感涌入胸腔,江宁忍耐了片刻,终于弯腰拼命呕吐了起来,但是由于他是空腹,吐了半天除了酸水之外竟然什么都没吐出来。

眼前,那个黑色长袍人依旧冷冷的站在那里,散发着让人不敢靠近点可怕气息。

这个人不仅体态异样,就连影子都格外阴寒,刚刚闪电的光芒透进来的时候,他的黑影落在地上,就像是空间中突然出现了无底的深渊,江宁总感觉那个洞里随时都会爬出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不由得浑身发冷。

但是,现在的状况已经不能允许江宁继续逃避下去了,自己又不怎么熟悉这里的空间,也不知道眼前这个黑袍人到底从何而来,不过能够悄无声息的来到两人身边肯定代表着他很熟悉这里。

如果想要逃离这里,就算自己速度再快,也难以逃离黑袍人的手掌心。

所以在一阵艰难抉择之中,江宁选择了主动进攻,发起挑战。

但是,更加让江宁感到恐惧的是,无论自己用尽各种能想到的攻击方式,甚至顺手抄起墙壁上的挂画朝黑袍人砸去,他都感觉到自己的攻击就好像是落入了虚空之中,无法伤及其的真正内核,只是浮于表面。

倒是黑袍人,微微一展长袍,江宁就被一股突然爆发出的巨大力量击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走廊尽头的墙壁上。

“咳咳......”

喉咙一甜,一大口新鲜的血液自喉咙中喷出,江宁大口喘息着,身体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不禁闭上了双眼。

即使闭着眼睛,强烈的眩晕感依然裹挟着江宁。

最初,江宁感觉自己与周围的环境是出于名为“分离”的状态的,不过渐渐的,他听到了一些声音,由模糊转到清晰——

那是雨水猛烈敲打着屋顶,冲击着玻璃的声音。

最终,让他睁开眼睛的,是一声奇怪的闷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