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扎纸匠:这是聊斋明末 >  第二十九章 功法难得

“不知道贵武馆拜师学艺的束脩收多少?”

苏浩拱手道。

孙甸介绍道:“我们武馆的收费是三年九十两银子,除了教授武功外,我们武馆还提供每天一顿肉食,每月还有一顿药膳。”

九十两?

听到孙甸的话,苏浩不禁眉头一挑,别看他现在的金银加起来足有十万两出头,但是其中的大头还是从范家抢来的那张几百斤黄金铸成的法案,若是仅仅苏家,也不过万余两,这还是苏安十几年拼了命才换来的。

而一般老百姓一家老小一年的衣食住行也不过二十余两,之前他家里雇的那些仆人,除了包他们的一日两餐,一年的佣金也不过三两多,就这在蔚县还算是高价了,其他乡绅甚至只有二两多三两,九十两银子,普通老百姓一家子不吃不喝四五年才能供得起一人学武。

想到这里,苏浩不禁感叹一下,果然是穷文富武,一般普通老百姓家庭养个读书人已经是千难万难,没想到养个学武之人更是难上加难。

看到苏浩陷入沉思,孙甸也没有催促,因为每个来询问的人都这样,九十两银子不是一个小数目,纵使是乡绅地主也不是说拿就拿得出来的,毕竟到秦淮河那边买个美娇娘也不过这个价。

“那不知贵武馆传授什么武功?”

瞎想了一会后,苏浩接着问道,他本来是想帮张嘉焘解决了失踪案的事情后,就想办法弄一本合适的内功心法,可惜出了范家这档子事,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

“我们武馆有三位教头,一位教铁布衫,一位教太祖长拳,一位教鸳鸯刀法。”

孙甸接着介绍道:“若是天赋好,还有机会被馆主收为亲传弟子,传授五虎断门刀和五虎拳法。”

“难道不能直接学五虎断门刀和五虎拳法?我可以多加钱的。”

听到孙甸的话,苏浩皱头紧皱,这铁布衫和太祖长拳什么的都是大路货,根本没有学的必要,而他想要的五虎断门刀和五虎拳法却得成为杨东的亲传弟子。

对于他来说,若是多花千八百两银子可以学到五虎断门刀和五虎拳法,那他倒是不介意出这份钱,可要他拜杨东为师,那还是免了,如果是武当派掌门,那他还能考虑一二。

要知道这进武馆学艺和拜杨东为师可是两个概念,进武馆学艺,那是我出钱,你教功夫,你我公平交易,不牵扯什么师徒情份,可一旦拜了杨东为师,那可就真的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了,古人重孝道,忤逆师父可是大不孝,走到哪都会被人戳脊梁骨的,他可不想平白无故多个爹在头上。

“这个不行!”

听到苏浩的话,孙甸斩钉截铁道:“五虎断门刀和五虎拳法是五虎门秘传,非五虎门亲传弟子,一律不得修炼,否则杀无赦!”

听到这话,苏浩的心不禁一沉,他之前似乎把事情想得太简单,连五虎门这种三流门派都对自家功法看得如此严实,那么华山这种一流门派对于自家功法的看重就可想而知了。

而他需要的功法,必须是那种直指武学大师的顶级功法,这种功法在任何一个门派都是不传之密,谋划这种功法,恐怕真的是不死不休的生死大仇了。

“那我再考虑考虑吧。”

想归想,苏浩还是摇了摇头道,然后转身走出了武馆,既然不能学五虎断门刀和五虎拳法,那留这里也没什么用。

至于找门大路货武功暂时练着,苏浩完全没有这个想法,悟道点获取艰难,无论是范归胜还是那头妖虎,都不是那么好杀的,这么珍贵的悟道点,他可舍不得浪费在那些大路货武功上,这种武功的极限可能就是二流境界,他是脑子有病才会练这种武功。

出了武馆后,苏浩并没有继续逛,而是直接回了客栈,福伯作为两百年的老鬼,和苏家的先人们走南闯北,或许知道的更多。

“福伯,我之前不是说过想要寻找一门内功心法来修炼吗?”

车厢里,苏浩沉声道:“不知道那里可以找到顶级的内功心法?”

“少爷你是认真的?”

听到苏浩的话,福伯的纸脸皱了起来,他之前确实听苏浩提起过这件事,但是他当时也跟苏浩说很难了,没想到苏浩竟然还没有放弃这个想法。

闻言,苏浩不禁苦笑道:“福伯,这控纸秘术修炼久了会短命的,我还不想英年早逝啊,现在靠着养元诀,我还能勉强维持现状,可是消耗的精气神太多,养元诀也终有一天会无法弥补身体的损伤的。”

养元诀虽好,在修复元气损伤方面有奇效,但是终究不是修行功法,无法增强自身体质,养元诀就像润滑油,它可以减少机器磨损,却无法让机器自我修复,一旦元气被彻底损耗殆尽,那么养元诀也同样起不到作用,否则苏安就不会死了。

“少爷,练武难,想要有所成就更难。”

闻言,福伯叹了口气道:“我苏家自得到扎纸匠传承已两百年,也曾有想要改走武行的想法,可最终还是放弃了,你可知为何?”

“为何?”

苏浩也有点好奇,他们苏家不缺钱,想要练武肯定不难,而且练武所用的药膳也买得起,苏家为什么非抱着控纸秘术这种旁门左道不放。

“练武难,想要获得好的内功秘籍更难。”

福伯叹息道:“内功修炼奇经八脉和十二经脉,越好的内功心法,修练到的经脉就越多,功力增长速度就越快,像武馆常见铁沙掌,铁布衫之类大路货,通常只练一处经脉,这种武功练到死也不定能练满六十年的功力,达到二流的境界。”

“而好的功法都在各大门派手中,想要学到好功法,那就只有拜入各大门派。”

说到这里,福伯突然停了下来,转而问道:“少爷,我之前不是说过苏家先人也曾有人去华山拜师学艺吗?那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苏家到现在还在修行控纸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