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诸天大明联盟 >  第八十八章 祈康平

“混账......”

朱厚照震怒,靖江王算什么东西,也敢跟他闹。

老朱长兄的后裔,身份地位的确不一般,但都隔了多少年了,再亲的血脉关系都早就不亲了,想要给他添堵,靖江王朱约麒不够,其背后的靖江王一脉也不够。

敢挡在他面前的,宁王就是最好的榜样。

“传旨,让靖江王朱约麒亲自来京城一趟,朕需要他给朕一个满意的交代。”

靖江王朱约麒自以为仗着身份特殊,朱厚照就不敢动他,却是想的太多了,为了变法强国,实现自己的宏图大志,朱厚照就没什么人是不敢动的。

就是靖江王一脉的源头,朱约麒的祖宗南昌王朱兴隆,朱文正来了,敢跟朱厚道唱反调,朱厚照就敢将其丢到辽东种地种到死。

皇权面前,父子兄弟都会反目成仇,何况朱约麒只是朱厚照隔了好几代的亲戚,压根就不怎么亲,甚至因为利益问题,已经站到了皇权的对立面。

朱厚照要拿靖江王开刀,群臣皆是眼观鼻鼻观心,都在装聋作哑。

他们都知道一旦靖江王来了京城,要想再回去就不可能了,只会被朱厚照当猪养着。

可知道归知道,要他们为靖江王发声也是不可能的,现在变法浩浩荡荡的进行,大家都是自身难保,谁又还有力气去管靖江王的破事。

群臣无声,朱厚照扫视了一眼,问道:“众爱卿可还有本要奏!”

群臣等的就是这一句话,早就准备就绪的几个大臣相互交流了一下眼神,其中一个吏部考功司主事走出来,高声道:“臣,有本启奏!”

“准奏。”

“臣,弹劾应天巡抚祁康平贪污受贿,买凶杀人等十大罪状,恳请陛下明查,切不可使狂徒继续逍遥法外。”

此话一出,朝堂变色,或是窃喜,或是凝重,或是愤恨......

应天巡抚祁康平何许人也,朱厚照一手提拔,安插在江南,用以制衡江南士绅豪门的一枚棋子,弹劾祁康贪污受贿等罪状,不亚于是在打朱厚照的脸。

一瞬间,所有人都明白,文官集团的反击到了!

朱厚照亦是心中一怒,但表面上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呈上来!”

刘瑾取过奏折递上,其中写满了祁康平的各种罪状,贪污受贿,圈地捞钱,买凶杀人,基本上贪官该干的事情,祁康平全都干了!

“怎会如此?”

朱厚照看完奏折,第一反应就是不敢置信,觉得应该是文官集团在栽赃陷害祁康平。

毕竟祁康平在他印象中是一个秉性纯良,有远大志向,有为百姓做事之心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将其放到应天巡抚这么重要的位置上。

其绝不可能干出这么多伤天害理,丧心病狂,甚至灭绝人性的事。

可仔细想想,文官集团似乎也没有刻意捏造事实,栽赃陷害的必要,谁都知道他手里握着锦衣卫,东西两厂这种情报能力极强的暴力组织,任何栽赃陷害,只要仔细一查,就绝对逃不过他的双眼。

文官集团明知祁康平是他的人,还敢大大方方的弹劾祁康平,这其中或许真有些猫腻。

只是朱厚照不敢相信这才几年,当初意气风发的青年就蜕变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贪官,是本性如此,还是江南风气真能让温润如玉的君子也变成了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心中惊疑不定,从个人私心上来说,他是愿意相信祁康平是清白的,是文官集团在栽赃陷害。这个人是他一手提拔的,他不希望祁康平出事。

然而手里清晰记录着祁康平一条条罪状的奏折,又好像在不断提醒着他,祁康平好像真的出了问题。

“祁康平啊祁康平,但愿你不要让朕失望才好。”

朱厚照心中暗暗一叹。

祁康平现在已经沦为了他跟文官集团斗法的棋子,祁康平不出事还好,若真的罪大恶极,那他就是再欣赏祁康平,也必须将祁康平依法严办。

见朱厚照沉默不语,文官集团之人无不心绪澎湃,跟朱厚照斗了这么长时间,他们总算是看到了一点反抗成功的希望。

“陛下,臣原籍苏州,对应天巡抚之事也曾听说过一二,其仗着官居高位,在应天一带可谓无恶不作,百姓深受其害,如不将其铲除,朝廷法度何在,威严何存。”

“臣去年回乡省亲之时,也曾听说过一些关于应天巡抚不好的事迹。”

一个个迫不及待的跳出来,能不能破坏变法,阻止朱厚照不断在他们身上割肉,就全看这一次了!

“好啊......”

朱厚照气得当场杀人的心都有了,早不弹劾,晚不弹劾,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弹劾,这些人抱着什么样的目的,他一清二楚。

而他此时已经基本可以断定,祁康平绝对出了问题,并且百分百跟文官集团脱不了干系。

弹劾祁康平的官员全是江南士绅豪门出身,应天巡抚管辖范围又正好在江南,这其中要是没什么猫腻,打死他都不信。

“查!”

对于文官集团的步步紧逼,朱厚照只有一个“查”,不得不查,不能不查。

“陛下圣明!”

文官集团出身的官员顿时露出胜利的笑容,一个个脸上都充满了自信。

祁康平是经不起查的,就算没有他们推波助澜,祁康平本身做的那些事就足够让其万劫不复。

一旦祁康平落网,他们又可以借题发挥了,必须阻止变法继续进行下去,不然他们辛辛苦苦积累的家产全都要为朱厚照做嫁衣。

“退朝!”

冷冷的瞥了一眼露出得意笑容的那几名官员,朱厚照直接拂袖离去,心中杀机汹涌,一群记吃不记打的贱骨头,上次的教训还没让他们学会听话,那他不妨再来一次。

“传信给高凤,让他给朕把祁康平带回来,另外让他搜集祁康平贪污的证据,朕倒要看看,究竟是栽赃陷害,还是祁康平真的堕落了!”

回到豹房,朱厚照立即给刘瑾下达命令,脸色无比的阴沉,他要在三司会审之前,见一见祁康平。

他一手提拔的应天巡抚竟然有可能是个超级大贪官,还被文官集团当做以他扳手腕的工具,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背叛与欺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