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生84,从养鱼开始 >  第0082章找铺面(求首订)

八六年的春节在熙熙攘攘中过去了。

老卢和卢昌中代表卢家去拜年。

而卢昌华则去了连队领导家走动。

这会儿拜年的礼节,要带着礼品去的。

卢昌华三份礼品,每份都是两瓶酒和两盒点心。

如果要给领导拜年,都得早早的去。

卢昌华大年初一上午,先去了韩建华家。

进门就说拜年话。

“韩主任,过年好,韩姨过年好,韩颖过年好。”

一个不落。

韩建华笑呵呵的说道:“过年好。你怎么来的这么早啊?!”

“给领导拜年能不早点么,不能耽误您去拜年不是?!”

“你这小子,油嘴滑舌的。”

韩颖拿出了糖果招待他。

“别客气,我还得去其他领导家,拜年都得拜到嘛。”

“你小子啊!”

卢昌华刚走,韩颖就追了出来。

“这几天都在家吧?我过两天去找你。”

“啊?我……”

他刚要说自己要进城,韩颖已经转身进屋了。

他跨上摩托去了李振国和张主任家。

三分场这仨人就是天,他这年节必须要到。

到了下午,老卢和卢昌中才回来。

他们刚回来没多大一会儿,左邻右舍的孩子就跑来拜年了。

卢家早就备好了红包。

每个孩子给两毛。

这些孩子心里高兴,又能来看电视,还能得着钱,真合适!

初二,卢昌中就返回了场部,他要去赵家拜年去。

老卢原本初三就想进城找铺面的。

卢昌华给拦了下来。

“爸,时间还早,很多人过年还没回来,咱不急。至少要过了初七才行呢。”

“也是,很多单位初七才上班。”

老卢不是不明白,而是太着急了。

卢昌华给了胡大贵足足的假期,让他好好的休息,过了十五再去水库。

可这小子哪里在家呆得住啊?初四就跑水库去了。

可能是自家里也没什么人和他聊天,还不如在水库自在呢,还没人跟他唠叨。

正月初八。

卢昌华陪着老卢进了城。

老卢以前还是经常进城的,只是没儿子去的那么勤。

现在卢昌华可比他熟悉。

俩人在八道街的转盘道下了车。

沿着大街步行,边走边看。

虽然很多单位已经收假了,可街边的饭店很多都没开门。

有的门上贴着红纸,写着春节放假的时间。有的什么都没有,一把链子锁锁的死死的。

八道街是农垦街。

这条街上的单位都是北宁农垦局的各直属单位。

街边的饭店酒楼小吃铺,很多都是农场人开的。

从转盘道一直走到农垦局机关大院,也没看到合适的铺面。

爷俩走走停停,还跟人打听情况。

看样子八道街是不行了。

去七道街吧。

也是这样的情况。

逛了小半天了,爷俩又累又饿。

就在七道街与交通路的交叉口找了一家国营饭店。

一进去,几个穿着白大褂工作服的大姐正凑在一起闲聊。

对进来的一老一少,爱搭不稀理的。

“想吃点啥?”

老卢作为家长,在外面他得张罗。

“我随便,吃点就行。”

“吃饺子吧。”

老卢对着挤在一堆的服务员喊道:“服务员,点菜。”

那几个大姐还依依不舍的聊了几句,其中一人这才拿起身边的菜单子,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吃点啥啊?”

“饺子,两盘。”

爷俩坐在椅子上歇歇脚,走了一上午,腿都走麻了。

那服务员大姐没动地方,就那么看着老卢。

“两盘饺子。”

老卢以为自己没说清楚,就提高声音重复了一遍。

“六毛。”

那大姐不耐烦的说道。

“涨价了?”

“哼,现在啥不涨价啊?过两天还得涨!”

那大姐撇撇嘴说道。

卢昌华拿出钱来递给她。

“咋的?我们还能跑了?还没吃呢就先给钱啊?吃完了再给呗!”

老卢还是第一次听说吃饭先给钱的。

在东北都是吃完了再结账。

那大姐眼睛一瞪就要耍彪。

收银台的大叔见状,笑呵呵的说道:“这是刚实行的规定。”

那服务员大姐气哼哼的拿着钱走了。

东北国营饭店的手工鲜肉水饺,皮薄馅大,肉质鲜嫩多汁,这钱花的值。

两大盘饺子上来,香味四溢。

卢昌华是真饿了。

一盘饺子没够。

老卢吃了十几个,就把盘子推到他面前。

“给你吃,我饱了。”

卢昌华勐然一愣。

这个场景在前世出现过,让他记忆犹新。

那年他在家里养了上百只大鹅,冬天杀了卖肉。

当时,卢昌华也就是这个年龄吧,老爸陪着他一去来北宁卖大鹅。走了一天,又累又饿,终于把带来的大鹅卖了。

俩人来到一家国营饭店吃饭。

当时吃的就是饺子。

他年轻,吃的多。

一盘饺子不够,老爸就把自己的那盘给了他。

当时的卢昌华没有什么想法,拿过来就吃。

他狼吞虎咽的样子,让饭店的服务员大姐都心疼了。

一个劲儿的说,“慢点吃,别噎着!”

而同样的场景再现时,卢昌华突然发觉,这盘饺子自己吃不下去了。

自己已经不是前世那个懵懂少年,而是重生回来的幸运儿。

“爸,我饱了,你自己吃。咱爷俩还客气?!”

卢昌华笑呵呵的说道。

老卢看看儿子,咧嘴一笑,说道:“你这孩子。”

这盘饺子,老卢吃的很仔细。

吃完饺子,爷俩又喝了碗饺子汤,原汤化原食。

出了饭店往前走,就是六道街了。

这儿卢昌华还很熟悉,他来了很多次了。

第一百货已经营业了。

只是门前没有什么人。

“爸,咱们进去逛逛?”

“走吧,一百很有名的。”

爷俩进了一百,在各个柜台和楼层都走了一遍。

今天顾客少,营业员倒是很多。

两人现在也没什么心思买东西。

转了一会儿,暖和暖和手脚,才出来。

六道街往里走,饭店也不少,卢昌华还在这一片吃过。

就在第一百货的左手边,六道街口上,有三间房子,锁着门。

上面贴着一张红纸。

“库房出租。”

卢昌华一看就是一喜。

这儿平时的人流量很大。

它紧挨着第一百货的正大门。

这么好的地方,怎么没人要呢?!

他有点想不明白。

红纸上的落款,正是第一百货。

这三间房的左手边也是一个大门。

有一个老头守着。

“师傅,这三间房是什么情况啊?”

“咋的?你们要租啊?”

“我就问问。”

卢昌华递给老头一根烟。

门卫老头见状,脸上露出了笑模样。

“这是我们单位的库房,有点小了,这才拿出来出租的。”

“师傅,这房子有人租吗?”

“嗨,年前来了好几波了,都没谈成。”

老头狠命的吸了一口,吐出一股白烟来。

“咋回事呢?”

卢昌华循循善诱,老卢也抽着烟,仔细的听着。

“原来是仓库,水电啥的都得后弄,成本可不小,人家嫌贵了呗。”

“多少钱哪?”

“听说一年要八百,人家不干。”

“那……”

老卢刚要说话,卢昌华就拉了一下老爸的衣角,抢先问道:“多大面积要八百啊?”

“面积还真不大,只有六十个平方。”

“嘶,这可真不便宜,面积太小了,干啥都不方便。”

老头捏着烟屁股,又勐吸了一口,这才不舍的扔在了雪地里。

卢昌华赶紧又给他续上。

老头的褶子脸立马就平展了许多。

“嗨,他们是不了解情况。”

老头吐着烟圈,嘴里就没停过。

估计平时他就被人忽视,好不容易来个看得起自己的,他算是打开了话匣子了。

“我们这个大院就是百货大楼的货场,听说开春就要换地方了。”

老头得意洋洋,这可是他无意中听到的最隐秘的消息。

“到时候,这院子哪儿不是地方?还不是随便使?!”

老卢爷俩对视了一眼。

“师傅,我能进去看看不?”

“看吧,没事。”

卢昌华带着老爸走进了大院。

出租的三间房是临街的,只有六十个平方,所以价钱很贵。

三间房的后面就是一块一千多个平方的空地。

这是货车卸货的地方。

货场的西边是第一百货后门,北边和东边都是库房,南边就是那三间临街库房和货场大门。

临街的三间房被夹在第一百货大门和货场大门之间。

看完了这里的布局,卢昌华暗暗点头。

只要自己把这临街的三间房租下来,以后这里的所有场地和库房怕只有租给自己了。

为啥?这种地方谁会花大价钱租不临街的房子?就是开饭店这会儿也得找临街的。

租了。

爷俩交换了一下眼色,就和老头告辞。

他们又进了第一百货。

跟营业员打听了一下租房子的事,得到了肯定答复,两人就去顶楼办公室找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