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七国驸马 >  第51章:把那俩家伙绑了

是啥玩儿?那是什么东西?那玩意儿怎会冒烟呢?

正在惊疑,忽轰轰的几声巨响,那冒烟的东西竟然爆炸了。

啊!

嗷!

爆炸声响过后,向望海的耳朵被震得嗡嗡直响,他甩了甩脑袋掏了掏耳朵正要问什么回事,却听得前后爆炸的地方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

“什么回事?啥东西炸响了?”向望海甩着头说。

呼呼!

没人回答他,回答他的是山上继续扔下来的冒烟事物。

轰轰!

连继的炸响,把这二百多假胡兵吓呆了。

江南有一个霹雳堂,专门制造各种着火的,爆炸的,冒烟的暗器。比如,在江湖上非常闻名的霹雳弹也是会爆炸的东西。

但霹雳弹的爆炸,顶多就如一只大鞭炮一般,无论是声量还是杀伤力,完全都不能与眼前的爆炸相提并论的。

被炸蒙了,全都在发呆。

连续的巨响,真的会把人“炸傻”的,因为声波会影响听觉,人突然失去听觉要么会发疯一样叫喊,要么像傻子一样不知所措。强烈的声波也会影响大脑的反应,大脑会在短暂时间内没反应,人如木偶。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东西,真的被吓傻了。

虎跳涧里,忽然很安静,除了咚咚的心跳声,好像连呼吸都停止了。

虎跳涧里,黑烟在袅袅上升,峡谷里的人,像木偶一般……。

“谁…是谁…出来…出来…不要命了,竟敢伏击我东胡国剿匪大军……。”向望海毕竟然是在街上打过无数次架的人,他先清醒过来,抬头对着山坡上狂吼。

呵呵,居然东胡剿匪大军呢。

“哈哈…向望海,你个出卖祖宗的癞皮狗,死到临头了还那么嚣张,知不知道这儿是哪里?这儿是大颂的地盘,这儿是大颂的国境。你剿什么匪?你这是侵略…兄弟们,山下一群侵略我国土的胡狗,大家说怎么办……。”忽然,山上传来师化龙的声音,这货跟了一年马汉山,嘴皮子功已有相当功力。

杀!

杀!杀光这些侵略者。

杀!杀光这些东胡狗……。

两边的山坡丛林里喊杀声震天,可把山下的假胡兵吓坏了,我的妈呀,上面得有多少人啊,恐怕有好几千吧,他们一人扔一块石头,都可以把我们埋了……。

“别…别啊……。”

“妈呀…太可怕了…投降…我投降……。”

……。

一阵纷乱过后,二百多假胡兵里,竟然有人喊投降。

“闭嘴,谁敢言降扰我军心,斩……。”向望海喝道,“萧营副,去,将刚才叫投降的混蛋给我正法了。”

“是。”呛的一声,萧营副抽出配刀,唰的一声就砍了一个假胡兵脑袋。

这个所谓的营副是丐帮的五袋弟子,是颍州分舵的副舵主,心狠手辣。而那个说要投降的,却是向望海从街上找来的混混,他自然砍得干脆了。

还没和对方交手,先被自己的“长官”砍了一人,假兵们顿时不敢再叫投降,有些胆子大的恶丐,反而叫嚣要杀光山贼……。

“既然你们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们吧。”山上的师化龙见状,知道再劝降已不可能了,这会得动真格的才有可能把这些王八留下。

只见他一挥手,两边山坡上,忽然点燃了很多火把。

大白天点火把,当然不是用来照明的,而是用来点火油瓶的。

沈浪不想多伤人命,期望十几个手榴弹可以将这些假胡兵吓住,然后将他们活捉。没想到向望海那泼皮也是一个狠角,砍了一个要投降的假兵丁,打消了假胡兵们的恐惧破了他的劝降之计。

这种情况,只能动真格的了,不死一些人,怕是无法完成任务了。所以,他只得任由师化龙使用火油瓶这种大杀器。

这玩儿,虽然是马汉山前世那些小弟街头打架玩的东西,但在这个世界,绝对是大杀器。想想看,百十个油瓶从山上扔下,峡谷中的人会怎样?

呼呼!

点燃了的油瓶雨点一般落在假胡兵队伍前面和后方,啥?扔不准?那是有意的好不好,先前后堵住不让他们跑,好瓮中捉鳖呀。

“哈哈,几个油罐子就想阻止我们?不知死活的臭山贼…兄弟们,给我冲,寨子里有钱有粮,有肉有酒,听说还有不少姑娘……,杀啊,剿匪有功者重赏怠战后退者,杀!”向望海举起腰刀大喊。

“兄弟们,立功的时候到了,给我冲……。”姓萧的所谓营副也大叫大喊命他的小乞儿往里冲。

把油瓶子点燃掷向敌人这种战术,可不是马汉山那个世界独创的,古而有之,这东西承传千年了,向望海和萧丐头都玩过,所以他们以为这些油瓶子和他们玩过的一样。

他们玩的是用菜油做的油瓶子,而现在瓦缸寨玩的是汽油瓶子,不可同日而语。

在他们的想象中,即使倒下几百斤菜油,他们也可以冲过去,因为菜油的燃烧并不猛烈,而且缓慢。

但当山上扔下的油瓶子落地后,他们才发现,扔下的油瓶,并不是他们玩过的油,也不是他们玩过的罐。这种燃烧得太剧烈了,烧得太快了,热量太高了。而且,碎裂的瓶子,竟然也能伤人,锋利得很。

砰!

砰!

有一些油瓶子居然还爆炸了,破碎的玻璃片刻便伤了好些人。

霎时间,峡谷里冲锋的喊杀声没了,传出来的是惨叫和惶恐的惊叫,一些躲被不及的假胡兵,被汽油溅到身上,顷刻便成了一个火人。

虎跳涧下,两头已被熊熊的烈火封死,前不得,退不得,恐惧的气息在峡谷内蔓延。

这…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燃烧得那么剧烈?向望海和萧丐头儿被一阵阵热浪熏的头重脚轻唇干舌燥,心里也顿生惧意。

谁不怕,片刻间那几个“火人”已不动了。

“山下的胡狗听着,想活命的扔掉武器,又手抱头原地蹲下,否则…我们将直接扔你们身上烧死你们这些王八蛋。”沈浪的声音传了下来,加注了内力的声音听起来不大,但却清清楚楚的钻进每一个假胡兵的耳里。

没反应?

有反应,都在看向望海和萧丐头儿,他们怕这两王八蛋又砍人啊,所以心里喊了一万次投降,却不敢喊出声来。

“给你们十数考虑,十数不扔下武器投降的话,就别怪我们狠心了。一…二…三……。”沈浪开始数数。

山下,所有假胡兵都在看向望海和萧丐头儿。

“萧营副,冲…冲啊,带人往东面冲…只要冲过了火墙,再行两三里便是瓦缸寨山门…只要冲出这段峡谷,他们的油瓶便威胁不到我们了……。”向望海还不死心。

他不是不死心,他是骑虎难下啊,他和这些假胡兵不一样,他可是复阳县的县尉,是官啊,他不能投降啊,堂堂一个县尉投降一群山民…山贼,日后还用混吗?

“向大人,冲不得,他们计划周详,无论前后,肯定还有其他埋伏。”萧丐头摇了摇头说,“再说,这么烈的火,谁敢冲过去?这火太邪,只怕还没冲近就已被热浪烤干了。”

开什么玩笑,这么猛烈的火冲过去?那不是找死吗?

“照你这么说,我们只有束手就擒了?”向望海气急,妈的,你被人抓住了没什么,老子被抓住了就完了啊。

“大人,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被他们抓住又怎样?他们还敢杀了我们不成?回头脱身,我们重整旗鼓再来,下次多带人,小心一点,区区一个山寨,还能与我们抗衡不成?”萧丐头想的挺好的,以为还可以回去呢。

“这事实在难办,我的身份……。”向望海真的难办啊,但沈浪已不给他时间了,上面已数到九数了。

“别数…别数…我投降…呜呜…投降了啊,刀我扔了,不要烧我们啊……。”忽然,咣咣当当的扔了一地的刀,十多人抱头蹲在地上。

火,是所有动物惧怕的东西,人,本来就是动物进化而来的,当然也怕火,那火有多猛烈大家可都看到了,如果扔到他们的身上……。

谁都知道,只要扔几只油瓶在他们当中,说不定死的就是自己。

有人带了头,本来就已被恐惧压到了边缘的人便迅速的跟上,一阵咣咣当当的响声响过,除了向望海和姓萧的所谓营副,其他人都抱头蹲在地上了。

“还有人不愿意投降,兄弟们,准备火烧贼胡兵。”师化龙在山上大喝道。

“别…别啊…我们投降了……。”蹲在地上的假胡兵齐声说。

“只要有一人不投,我们就把你们烧的一个不剩,要怪,你们就怪那两个不愿意弃械的王八蛋吧。”师化龙现在也不纯朴了,他这是要把火引到向望海身上啊。

果然,他话音一落,假胡兵里便响起嗡嗡声,丐帮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埋怨自己的副舵主及向望海。

“不想死让他们弃械啊,不然我要扔油瓶子了……。”师化龙又叫道。

嗖!

嗖嗖!

……。

片刻,站起来过半数的假胡兵,他们都看着向望海和姓萧营副。

“大人…留得青山在……。”萧舵主手一甩,扔掉手中的兵器,对围过来的弟子说,“兄弟们别急,我们也降……。”

咣!

向望海终于扔了手中的刀。

“绑了,你们先把这两个最后扔兵刃的家伙绑了。”呼,山上扔下一团绳子,师化龙命令假胡兵先绑了向望海和萧舵主。

活命要紧,才不管你是舵主还是县尉了,众人七手八脚把向望海和萧副舵主给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