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的梦,能穿越 >  第二十五章: 回归

王海峰这事结束后,时间一晃,又过了一个多月。

工厂的事,也逐渐恢复了稳定,没了王海峰的作妖,陈大博现在也安分不少。

虽然偶尔还出去喝点小酒,但是绝不敢再去沾赌博那玩意,就连发工资那天,有几个工人在工厂玩扑克,也被人怒斥一顿。

这点让陈灿很满意,至于能不能维持下去,那就不是陈灿能决定的事了。

为了防止张秀兰发现那十八万消失的秘密,陈灿连同陈大博撒了一个慌,说暂时工厂需要用钱,先挪用了,暂时把张秀兰瞒了过去。

时间如流水,陈灿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也只剩下最后十天了。

没了王海峰的生活,让陈胜男更加沉浸工作中,每天跑东跑西,彻底掌控了整个博大服装厂,现在的她,已经成了工作狂似的女强人。

王芬夫妇那笔五千件的大订单,也让博大服装厂再一次扩大了规模,如今代工厂增加到八家。

而且随着秋冬季节全面启动,如今市场上秋冬装开始大卖,而博大服装厂几乎牢牢占据高档服装龙头位置。

主要还是这个年代的高档服装市场并不大,博大服装厂靠着这两款女装,可谓是一举成名。

很多高端客商,都闻讯而来,这也让博大服装厂吃到最大的一块蛋糕!

而那些高仿的工厂,渐渐陷入价格战中,渐渐沦为背景板。

当然,利润能增长这么快,还有一个功劳,便是陈胜男把工厂管理得井井有条。

陈胜男的确是一个人才,虽然她并不是博大服装厂的老板,但是在那些客商眼中,只有和陈胜男谈合作,他们才会放心。

陈大博的能力,显然支撑不了他的野心,那平庸的能力,已经注定他这辈子掀不起多大风浪。

陈大博也渐渐失去主导地位,开始退居二线,每天喝喝茶,喝喝酒,依旧和一群打工仔吹牛打屁,享受他那小人物的快乐。

见识到陈胜男的能力后,陈灿也对陈大博放弃扶持了。

陈灿只希望他,每个月吃着分红,再按照自己规划,买几栋楼,让未来的自己成为包租公的儿子,就满足了!

第二个月的利润接近九十万,最后决定拿八十万出来分红。

按照分红规则,陈大博分四成,就是三十二万。

陈灿和陈胜男各三成,各自分红二十四万!

陈灿这次直接让陈胜男帮忙开了一个账户,把钱存在这个账户中。

并且陈灿还和她签了一份协议,往后他所有的分红收益,全部存在这个账户中,这笔钱,也由陈胜男帮忙保管。

这也是陈灿,为了未来的自己上一道保险,万一未来陈大博再起幺蛾子,有了这笔钱,未来的小陈灿,也不会成为穷光蛋。

自己已经改变了陈胜男的命运,未来对方会走上什么高度,陈灿也不知道。

没了自己做中间人,未来陈胜男和陈大博两人,估计很难继续合作下去,分道扬镳是迟早的事。

陈大博的能力,注定跟不上陈胜男的脚步,这也是陈灿担心的事,他只希望未来的陈胜男别因为有钱了,而抛弃亲情。

当两人阶级开始产生距离后,亲人之间的关系,肯定会发生变化,主要还是陈灿很清楚陈大博的尿性,这家伙为人太拉跨,容易伤人心。

现在这个世界,因为自己的出现,已经走上另外一条未知道路!

关于自己离开这个世界,陈灿其实隐隐约约也有一些猜测。

随着时间临近,陈灿感觉这个世界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排斥力,就像自己本来不属于这里。

还有一点,自己母亲张秀兰也快生了,陈灿每次想靠近对方肚子,去摸一摸未来的自己。

结果每次一靠近,就像有一股无形的吸引力似的,在拉扯陈灿的精神气。

这种奇怪的感觉,让陈灿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就像自己一不小心,就会重新回到母亲肚子里似的。

难道一个世界中,真的无法存在两个相同的自己?

陈灿已经猜测到一些东西,或许母亲肚子里的自己出生的那一刻,就是自己该离开的时候了。

在最后的十天中,陈灿该交待的,也都交待了,该准备的,都准备了!

陈胜男或许察觉到什么,独自面对陈灿的时候,都是满脸担忧,甚至好几次想拉着他去医院看看。

陈灿笑笑没有任何多余解释,在最后三天,他也放下所有的工作,开始独自游玩这座城市。

来这个世界这么多天了,陈灿一直在忙碌,在准备,可从未真正放松心情,好好游玩这座城市。

沿着珠江,他一路闲逛,漫无目的地闲逛。

九十年代初的羊城,其实对于陈灿来说,还很陌生。

这座城市对于他来说,自己就是一个过客。

前世的陈灿,在粤省一带,待了差不多二十年,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是孤独的,这座城市,并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

亲情,爱情,友情,对于陈灿来说,每一样都仿佛离自己很远。

站在珠江边上,陈灿看着远处的波涛,思绪飘飞,右手不自觉地握住胸口位置的玉佩。

或许从自己穿越那一刻开始,自己的人生,已经改变,一个新的未来,一个多姿多彩的人生,在等待他!

陈灿突然想起前世的自己,第一次来到羊城,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彷徨无助,面对陌生的未来,那种小心翼翼,现在还记忆深刻!

陈灿站在路边,打了一个的士,直接去了火车站。

到了火车站的站前广场,看着一张张期待还有憧憬的面孔,如同前世的自己。

陈灿笑了,挺好的,这才是人生!

陈灿正准备离开,突然人群中,一个人女人的哭声让他停住脚步。

他转身一看,看到一个穿着花衣的女孩,正茫然无助地蹲在地上哭泣,看不清面容,只看披在肩上的两条乌黑辫子。

陈灿上前几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女孩抬起头,露出一张白皙如花的鹅蛋脸,对方双眼含泪看上他。

陈灿没想到这妹子这么漂亮,这到让他想起前世一首歌。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陈灿露出一抹玩世不恭的轻松神情,嘴角一笑,轻轻问道。

“美丽的姑娘,需要帮助吗?”

女孩看着眼前这个大男孩,眼中有些畏惧,又有些期待,最后鼓起勇气,轻声开口道。

“你…你能借我一些路费吗?我钱被人偷了!”

陈灿笑着从口袋中,掏出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从里面抽出一张,剩下的,直接递了过去。

女孩看到这么多钱,连忙想后退,嘴里连忙开口拒绝道。

“不用那么多,我不要那么多!”

陈灿却笑着上前,一把强硬塞进女孩手里,随即在女孩耳边说道。

“记住,以后出门在外,不要相信陌生人,再见!美丽的姑娘!”

说完,陈灿转身便离开,他身后的女孩,紧紧攥着那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耳边还回响陈灿的话,脑海中全是那张玩世不恭的笑脸。

待她想询问对方名字的时候,抬头一看,哪里还有那陈灿的身影。

这天早上,刚睡醒,陈灿便感觉自己特别疲惫,强行睁开双眼,整个人世界在他眼中,有些扭曲变形。

他脑海中的倒计时,已经显示7.59.59,最后八小时!

陈灿很清楚,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如今工厂的事情,也基本稳定下来了,陈大博暂时也没啥大毛病,张秀兰肚子里的自己,即将出生。

甚至自己嘱咐陈胜男的事情,也早已经嘱咐了,对于他来说,这个世界,已经没啥遗憾了!

陈灿甚至懒得挣扎,随意躺在床上,任由时间流逝。

直到中午,陈胜男急急忙忙推开陈灿的房门,说张秀兰要生了,现在要马上送医院!

陈灿不得不挣扎爬起,刚站起身,他甚至感觉自己有些恍惚,精神也集中不起来,有一种晕眩的感觉。

好在陈胜男此时紧张张秀兰的事,并没有注意陈灿的异常。

陈灿洗了一把脸,这才感觉自己精神恢复了一些。

陈大博喊来一个救护车,扶着张秀兰进去,陈灿和陈胜男也挤了上去,几人一路到了医院。

张秀兰此时羊水已经破了,整个人满头大汗,到了医院,妇产医生检查过后,连忙招呼护士把病人推进产房。

陈灿昏昏沉沉跟到了医院,陈胜男进去服侍去了,陈大博又急急忙忙回工厂去取生活用品,只剩下陈灿一个人坐在医院走廊椅上。

脑海中的时间,还剩两小时三十七分,陈灿此时基本确定,产房中的张秀兰大概会在两个多小时后,生下另外一个自己。

而自己,也将在那时候离开。

只是陈灿不清楚,自己会以什么方式离开,原地爆炸?还是灵魂融合一体?

陈灿坐在医院的走廊上,昏昏欲睡,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产房中,时不时传来张秀兰的痛苦哀嚎。

张秀兰每一次痛嚎,陈灿便感觉自己精神越发恍惚,渐渐,他也察觉到不对。

脑海中的倒计时还剩下五十九分钟,可张秀兰已经痛嚎一个小时了。

“这是要难产?”

陈灿心顿时揪了起来,妇产医生进进出出好几次,满脸郑重。

产房中的张秀兰痛苦嚎叫声,并没有随着时间减少,反而越发短促急切,连呼吸都好像都不稳了!

陈灿顿时暗叫不好!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出现,导致这个世界中的自己无法出生?

生孩子的痛苦,陈灿自然知晓,但是连痛两个多小时,那绝对是异常了,到时另外一个自己,估计活活憋死也不一定。

陈灿只感觉胸口压着一块大石头,堵着难受,胸口闷得慌!

陈灿摸在胸口位置,突然摸到那块圆形玉佩,整个人精神一怔!

难道,和这块玉佩有关?

陈灿咬了咬牙,一把扯下胸口的玉佩,大步走到产房前,朝里面看了一眼,看不清状态。

陈灿敲了敲房门,不一会儿,陈胜男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此时也是满脸焦急,额头上全是汗水。

陈灿连忙把手上的玉佩,一把塞到她手上,语气郑重地开口道。

“姐,把这块玉佩放到大嫂手里,和大嫂说,这是我送孩子的!”

陈胜男此时没想到陈灿这个时候,还来说这事,有些埋怨地看了一眼陈灿,转身便想进去。

陈灿却神情很郑重地拉住她的手,给了对方一个眼神!

或许是这个眼神,让陈胜男愣了一下,随即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玉佩,最后咬了咬牙,转身进了产房。

产房中的张秀兰此时额头上全是汗水,头发也全被打湿,一个护士偶尔给她擦了擦汗水,可这完全没用。

张秀兰只感觉肚子里一阵绞痛,可如论如何也生不出来,妇产医生来了两拨了,可都神情郑重地摇了摇头。

这种情况,他们也是第一次遇到,原本想进行剖腹产,可孩子的位置很刁钻,医生也不敢擅自开刀。

陈胜男有些迟疑地走到产台前,把玉佩塞到张秀兰手里,随即在她耳边说道。

“嫂子,这是小五给你的,说送给孩子!”

张秀兰刚攥紧玉佩,突然一阵疼痛袭来,整个人猛的睁大眼,就在下一瞬间,她只感觉身上的疼痛,一下全都消失了。

仿佛肚子的孩子突然就安静了,甚至还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产房中的众人都大为吃惊,医生连忙上前查看。

这一查看,医生顿时大为惊奇,连忙朝护士喊道。

“准备接生工具,直接顺产,孩子位置对了!”

随即产房一阵忙活,坐在外面的陈灿此时感觉,这个世界好像开始旋转扭曲,他整个人无力坐回椅子上。

脑海中的倒计时渐渐加快,八分十七秒!

六分三十二秒!

三分七秒!

五十九秒!

五十八秒!

十!

九!

八!

七!

六!

五!

二!

一!

……

陈灿此时已经无法睁开眼睛,脑海中已经陷入混沌状态,他双眼艰难睁开一道缝。

他只看到整个世界开始如电影一般开始加速,突然又开始倒退,随即整个世界开始崩塌,耳中仿佛听到镜子碎裂的声音。

再然后,耳边的声音渐渐远去,世界渐渐化为混沌意识,他整个人彻底失去意识……!

陈灿猛的打了一个喷嚏,整个身体感觉从半空中跌落,屁股下的椅子翻到,他整个人跌了一个狗吃屎!

陈灿痛哼一声,揉了揉屁股,迷迷糊糊站起身,当眼神开始聚焦,他整个人如遭雷击!

“卧槽!自己这是回到现实了?不对!怎么还是在县医院?”

看到病床上,陈大博那消瘦佝偻的身影依旧紧闭双眼,陈灿整个人懵了!

他下意识摸上胸口位置,那个圆形玉佩还在!

难道这是做梦?

陈灿整个人都不好了!

自己穿越的记忆,现在清清楚楚在脑海中浮现,难道得癔症了?

等下,陈灿突然感觉脑袋一阵眩晕,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仿佛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凭空多了一段突然才想起的记忆。

那段记忆好像原本就属于他,只是突然才想起而已,但是陈灿脑海中有一个声音清楚告诉他,这段记忆,属于另一个自己,只是如今,两人的记忆,包括人生经历,已经彻底融合。

窗外的月亮依旧是那么圆,血红的月色照在陈灿脸上。

过了许久,呆立当场的陈灿脸上,突然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他娘的!原来这并不是做梦,因为就在刚刚,他多了一段仿佛尘封许久的记忆,那就是自己的人生记忆,就像那本来就是如此!”

而且!

就在刚刚,他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

“新手任务已经完成,穿越系统已经激活,正式开启!欢迎宿主,来到穿越者的世界!”